【歌凯】少年游#32

#32

***

倒是诚如郭晓然所说,新的格局形成了。

王凯在抓不到郭晓然的时候,就会跟着胡歌去自习。

偶尔也是会看书的,会的,看侦探推理小说。

有一天他站起来晃了一圈,十分惊喜地回来把胡歌拽到最最靠里的一排书架:“这里居然有名侦探柯南诶。”

“……………………那你要借吗?”

“呃,可是借这个书,有点幼稚吧?”

“……………………”

——所以你是真的想看吗!!!

王凯抱肘站着,低头看着那一排漫画,春夏之交,阳光正好,图书馆的高窗投射进来的仿佛是无穷无尽的风光。风啊,穿过走廊,跑啊,撞到人心上。

胡歌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凯哥,你要是真想看,咱们一起借。”

王凯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不太好吧…………”

“好的呀,”胡歌的脚尖轻轻一转,朝着王凯的脚尖:“怎么不好?”

 

***

“你们有吵过架吗?”鲁豫问:“据说情侣之间不吵架就不对了,是吗?”

“是的吧……”胡歌想了想:“有诶,吵架,肯定是吵过的。”

“因为什么吵架,能讲吗?”

“能讲的自然是不重要的,不过有时候也是,真的会吵的。”

他们的确是吵过架的,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特别是头几年,新人,累,日子过得不顺,也不如想象中风光。不如意啊,躺在一起,唉声叹气的。

那个时候王凯在北京租的房,胡歌拍戏赚的第一笔钱,已经拿去给姆妈看病,顺带在上海给父母换了一套新房,所剩寥寥。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但在刚毕业的头几年里,两个人的确是过得窘迫,王凯的资源不够,胡歌的活动又不少,想要买套自己的房子,还因为地点争论了起来。

王凯坚决地想把房子买在北京,这让胡歌有些难过,他希望把家安在上海,暂时住在父母家也没什么。如果一起努力的话,很快就可以再供一套很不错的房子出来。地段都选好,袁弘和张歆艺甚至也陪着去看过,还想过做邻居——王凯却说,他是要在北京发展的,房子的事,自己可以不用管,他一人解决。

那怎么可能?

胡歌焦头烂额的,还想再拖上一阵,却突然听说,王凯问他爸妈借了钱,手一挥就把首付交了,房址选在朝阳区。

没问过他意见,没让他参与。

他气炸了,着实因为这事儿跟王凯冷战了很久,跟姆妈讲,王凯实在太任性了,算不上是个懂事的人。主意太正,不听劝,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讲一声,我算是什么,嗯?

胡妈妈当时身体也不好,当然见不得儿子辛辛苦苦的还受委屈:你已经很忙了,还找了个同行,他也忙,你们两个啊,闲起来没饭吃,忙起来吃不上饭,这怎么想都不合适。要不你自己考虑吧。

胡歌倒是考虑了,也跟朋友抱怨过,多数也是替他说话的,说王凯这次是有点过分。只是劝分的也没有,都让他自己看,自己考虑。这么大的事,别人哪敢劝分,当然都是留有余地。

结果这么三拖两拖,辗转听闻王凯接的新戏,还真把他吓着了。

那是个王凯大学几年都没演好的特型人物。

 

王凯那个时候人刚到湖南拍戏,他一路追到剧组租的酒店里。跟他吵,买房,不跟我说,拍戏,不跟我说,当我是什么了,这日子你还想不想过了,你要是不想——你——

王凯看上去瘦了不少,他忍不住拐个弯儿问了:“你——最近吃的不太好?”

也不知道这句话是碰到了什么开关,王凯自他进门就一直都有点麻木的表情终于一点点松动,嗯了一声,眼圈就红了。

——真是一点招儿都没有,胡歌皱着眉头把人衣服轻轻一拉,王凯就过来了。

王凯被他圈进怀里的时候,还要问:“你是演员,我就不是吗?”

胡歌觉得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一点都没了,他把王凯搂紧了,跟他说,等房子交付了,你可不能不让我住啊。

 

***

等着真的该交房搬家的时候,胡歌专门回了一趟北京,帮王凯一起收拾出租屋里面的东西。

倒是在一本书里发现个纸片,笑了。他走过去从背后把王凯一搂,把纸片举到王凯眼前。

“诶,看看这个。”

“什么啊这是?”

“我大二下学期的借书单,打印出来的,你看看啊。”

胡歌下巴抵在王凯肩窝上,一本一本地在他耳边念,念到名侦探柯南的时候,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真是的,多完美的书单啊……都叫你给毁了!”

胡歌挠着王凯的腰,把他逼退到墙边,贴着,吻了上去。

春夏之交,穿堂风翻着书页,哗啦啦,有人攥着窗帘,攥紧了,又松开了。

 

***

跟王凯一起上自习,胡歌后来总结了一下,基本等于遛狗。

开了门王凯就蹿出去了,到地方王凯就卧倒了,偶尔他会四处溜达巡逻一番,找点乐子。

中午再把书包一收,一起吃个饭。也有晚上去上自习的时候,走在夜灯朦胧的校园里,王凯总是一会儿跑前,一会儿跑后,时不时就跑远了,跑回来的时候,嘴上叼着根火腿肠。

胡歌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类似于你真了不起和你怎么能这么傻的心情同时在心里翻涌。

也不是没劝过他:“凯哥,想睡就在宿舍睡吧,别去图书馆了。又睡不舒服。”

王凯满口答应,倒也没有回去,捧起来一本《谋杀启事》来。

王凯有个乐趣,喜欢猜凶手,但是基本都是凭直觉。他不会认认真真地把推理小说读完,每个细节都考究一遍再去猜。而是跟闹着玩儿似的张口就点。

让胡歌觉得神奇的是,他往往真的可以猜中凶手,甚至在这个人物第一次出场的时候,他就会说,噫,我觉得就是他!

他人在椅子上一瘫,腿抻直,身子一歪,像根铅笔似的,脑袋都快要碰到胡歌了。

胡歌正在看一本肢体表现简语,看着王凯拧巴又慵懒的姿势,顺便就研究了起来。

在书里来回翻翻找找还真给他发现:

这个动作说明对方亲近你,信赖你。

所以呢?胡歌翻了个页。

你们可能是亲人,或者成为关系极好的朋友,亦有可能发展成恋人。

 

恋人……

胡歌的手一滑,书脊啪嗒一声,磕到了桌面上。


评论(45)
热度(322)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