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慕苏#36~40

36

郭晓然真是太过分了!

王凯有点气,任谁初次见面不是聊这些有的没的!

一翻身想去揉小殊,小殊却不在床上。

“嗯?”

王凯开了一天车很累,惦记着小殊不能乱跑,毕竟是别人家,小殊那个熊孩子,乱跑容易生事端。打着哈欠挣扎着起床查看,刚打开卧室的门——

就看到沙发上两只毛球依旧紧紧贴在一起。

炎皇的毛这一整天就没有整齐过,被小殊蹭得乱七八糟的。这会趴在沙发上,看上去很困,时不时打个小哈欠,小殊可是在车上睡了一整天,精精神神地在旁边热情地撺掇炎皇跟他一起玩耍。

炎皇试图把烦人的小殊叼起来扔下沙发,奈何小殊瓷实,虽然比他小了半个号,体重却是一样的。困得力有不逮的炎炎颇有些无奈地喵了几声,脑袋顶着小殊的下巴转来转去。

 

37

听到炎炎叫声的胡歌也爬了起来,在客厅里看到了正试图把小殊从炎皇身上揭下来的王凯。

“嗯……”胡歌摸了摸下巴:“怎么不开灯?”

王凯跟他解释:“我就是想把小殊抱走,诶!他黏了炎炎一晚上了就没让人消停会儿。”

“哦,好,这样,我把炎炎抱走,你把小殊抱走。”

“喵~~~~~~~~~”小殊发出了好凄惨的猫叫声,可惜没人同情他,炎炎安静地窝进胡歌怀里,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王凯锁好了门,转身把小殊扔到地上,小殊敏捷落地发出了咚得一声。

“你是不是又吃胖了?”王凯往被窝里爬,一个劲碎碎念:“我开了一天车,长途诶,早上五点就出发了,你不困我还困呢,宝贝别闹了好不好?让我睡觉好不好?”

他也不去看小殊,就这么倒头栽进床褥间。

小殊安安静静地看着王凯,瞳孔发着光。

 

38

这天晚上王凯睡得很香。

他本来是比较认生的人,不过胡歌这间公寓并没有给他多大的陌生感。

不若说甚至还有点熟悉的感觉,比如在他自然而然地打开冰箱拿出了个苹果洗洗啃了吃的时候,两个人甚至都没有感受到什么异样。

王凯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确定胡歌家的冰箱里有苹果。

也比如他在觉得冷的时候自觉地伸手够到了沙发靠垫上的小毯子盖腿——他甚至还光脚在房间走来走去——就跟在自己家似的,这间公寓给他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松懈感。

明明是新到了一个陌生环境,他却没有丝毫的紧张感。

更微妙地是他好像完全不在乎胡歌怎么想的,认定了胡歌不会认为这些行为有够失礼。

事实上胡歌也的确没有任何意见。不如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是不是有违常规。

当胡歌问他为什么不开灯的时候。

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很清楚房间的格局,家具的摆放。以至于不必开灯借着微弱的月光也能找到两只小毛球盘踞的沙发。

他躺在胡歌家的床上,不知道为什么,隐约怀念着客厅的沙发。

卧在那里一定很舒服吧……王凯迷迷糊糊地想,特别是午后两三点种……太阳照在身上真的好暖和哦……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没经历过胡歌家的午后两点。


39

睡到自然醒真的很舒服。王凯精神饱满地醒来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昨天晚上真是自己一个人睡得吗?睡得实在太死,但是隐约有种奇怪的违和感。

总之就是,独自醒来对王凯来说应该是常态,但今天的感受跟平常并不一样。

不一样的还有卧室,他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真是奇怪,昨天为了防止小殊偷跑,还专门反锁了呢。

胡歌似乎比他醒得早了不少,他走到门口,看到胡歌正在看杂志。

“早啊……!”对方笑眯眯跟他打了个招呼。

“……嗯!”

初来乍到,自己一觉睡到快十点也是有点过分。王凯一声不吭地冲到卫生间,以最快的速度洗漱。

甚至连小殊和炎炎也都吃过了早饭顺过了毛整整齐齐的样子呢。王凯看着自己一头翘毛,怎么梳也盖不下去,欲哭无泪地顶了块湿毛巾。

 

40

吃着胡歌给他热的早餐,突然听到胡歌问他:“凯哥你……一晚上都睡得很好吗?”

“是啊!”王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可能是太累了,我昨天睡得特沉。”所以今天才起来晚了。

“哦,哦……”

“怎么了?”王凯突然捕捉到了一丝欲言又止的气氛:“难道小殊他又闯祸了?!”

“喵嗷~”小殊跳上了桌子,把爪子伸进了王凯的豆浆碗里以示抗议。

“没事……就、顺便问问,担心你睡不惯么。”

“哈……挺习惯的,很习惯!”说真的,比在我家还习惯呢。

看着小殊跳下桌去蹭炎炎,被炎炎抗拒躲开,失落地绕着炎炎转,王凯心里生出了一丝你活该的幸灾乐祸。

活该!谁让你碰我的豆浆!


评论(36)
热度(343)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