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洗猫

端午快乐!一个双向暗恋设定下在狭小空间内湿身后情不自禁的故事。

唉,本来觉得有肉的但是洗猫这个气氛真的肉不出来………要不我们下次炖肉?其实我也很想炖肉,但是一旦涉及到猫猫我自己的脑子就瓦特了QAQ

———————————————以下正文——————————————


两个好看的人对视,是很容易出事儿的。

                                                   ——鲁·我没说过·迅

  

01

在王凯看来,整个事件的进展可以用火车脱轨来形容。

“嗯……”

当胡歌的舌尖轻轻勾住自己颈侧一片薄薄的皮肤时,他难以克制地发出一丝享受的呻吟。

老天啊,真是喜欢……这个人。

他望着对方在欲望支配下变得热气蒸腾的身体,在一瞬间以为他们的关系本该如此。

而事实上,胡歌只是请他来帮忙洗猫的。


是的,洗猫。

王凯伸出手臂死死扣住胡歌的肩膀,好让自己在冲撞中稳住身体,花洒喷出的温水正不断浇打着自己的后背。

洗猫……

他湿透了,坐在浴缸里,像一只恐水的猫,被男人的手按住了腰腹从而无处可逃。


02

三个小时前,一切还好。

胡歌给他打电话:凯哥听说你最近在上海?有空来我家给我帮点儿忙呗,请你吃饭。

王凯这个人,对吃饭这件事很感兴趣。

不过在这句话里,他最感兴趣的还不是吃饭。

“你家?”王凯眼睛一闪,“好啊。”

他缓了几秒钟,又补充:“我现在就有空。”

“嘻嘻。”电话那头胡歌笑得也很快乐,干脆利落地说,“那就来吧。”


去了以后,发现胡歌正抱着一只橘猫迎接他。

“凯哥。”

王凯顿了顿脚步:“猫?”

胡歌捏着猫爪摇了摇:“来,小六子,跟凯哥打个招呼~”

猫有些抗拒的抽回爪子,翻身跳到了地上,落地悄无声息,消失得也悄无声息。

“哎呀,还想让你们先熟悉一下。”胡歌把王凯让进屋。

“熟悉一下?”王凯一边好奇地打量房间陈设,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喂……帮什么忙?”

“咦,我没讲吗?”

王凯摇头,再急忙替他开脱:“是我忘了问。”

胡歌揉了揉脖子:“也没啥大事……就是帮我洗猫啊……”

“洗猫?”

“嗯,早上把猫咪们送去洗,还以为都送走了,不知道怎么就漏了它……”胡歌拿食物引诱警惕的橘猫,“我自己来洗就好……一会儿,你帮我按住它……”

王凯的声音有点变调:“按,按住它?”

“对啊,按住它就好。哦……它的爪子有剪过的。”

王凯的表情越发僵硬。

他一边僵硬一边想:来都来了,那就洗吧——总不能这会儿开门说告辞吧!

小六子朝他龇牙。

略怕……但不能丢脸!绝对!不能!丢脸!


03

王凯这个人,经常处在一种不能丢face的自我暗示里。

即使他对那个张牙舞爪的橘色小猎手充满了忌惮,他还是认真地贯彻了胡歌的要求。

“把猫,放进盆里来。”

“哦……”

在放进去的一瞬间,那猫就跟炸了似的开始扑腾。

王凯撇过脑袋,一门心思地按住猫腰。

“小六儿乖啊,洗澡澡咯~~~~”

胡歌开始笑,他穿着宽松的T恤和沙滩裤蹲在水盆边儿,把小六子扒着水盆的猫爪一瓣一瓣掰下来,他揉着猫脑袋安抚着对方,再小声对同样蹲在地上按住猫腰的王凯说:“快泼水快泼水,它傻了,快快快!”


紧急的催促让王凯顿时紧张起来,他哦哦叫着赶紧用手掌心掬了一把水轻轻洒到猫背上,胡歌更过分,两只手不停地捧起水往猫背上泼,很快干猫变成了一只湿猫,所有的毛都紧紧贴着皮,胡须上都挂着水珠,蔫头耷脑的模样好不可怜。

王凯惊讶地说了句:“它好瘦啊!”

“嘿嘿,是啊。”胡歌笑着捏了捏猫脖子,“平常看不出来,下水就现原形咯~”

胡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跟你一样。”

王凯的手不经意间抖了一下。

这是说他们有次一大帮人去泡温泉,在王凯换衣服的时候,胡歌曾经转圈儿把他观察一番,说:凯哥你看着挺衣架子的,想不到这么瘦啊。


猫突然用力向上一蹿,胡歌眼疾手快地双手捏住猫腰,将越狱失败的小六子按了回去。

“喵嗷嗷……”

小六子发出一声哀嚎,把走神的王凯拉回现实。他看着小六子在水盆中尚不死心地挣扎,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湿热,低头一看,前胸湿了好大一片。

“凯哥,想什么呢?别走神儿啊!哦,对了,你肯定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吧?”

“啊?啊……”

“没事儿!”胡歌安慰他,“你没有经验,洗猫跟打仗似的,你那衣服……算了,你走的时候穿我的吧。”

王凯刚想说没事,等衣服干了就好了,水盆中的小六子突然蹬着踹着往他身上拱。在胡歌把猫从王凯身上揭下来之后,果不其然,他看到王凯肩膀上的布料被猫爪勾出两个洞。

“调皮!”胡歌拍了一把猫脑袋,又关切地问,“衣服破了?抓伤你了吗?”

“应该没有,没觉得疼。”王凯解开扣子扒下衬衣,露出半个肩头拧着脖子查看,“嗯,没有,只抓到了衣服,没事儿。”

哗啦啦啦——

水花四溅。

小六子到底还是挣脱了胡歌的钳制,地面湿漉漉的,它缩在墙角,紧张兮兮,浑身的毛都绽开了。

就好像谁要把它怎么样似的。


03

如果让我再选一次——

王凯想:我大概还是会来洗猫。

洗猫是一场恶战。

吹猫是另一场。

当胡歌用毛巾裹住小六子的脑袋,交给王凯抱住的时候,后者有一种被强塞一个炸药包的错觉。

其实也不是错觉,当吹风机扫过猫屁股的一刹那,小六子立即剧烈挣动起来。

“稳住稳住!”胡歌喊,“好好好,宝贝儿,我换个低档,低档……”

王凯抱着——湿漉漉的猫——意识到一件事:

他的裤子也湿完了。


对坐吹猫。

此番风力不大,小六子只会间歇性痉挛一阵,王凯的衣服上又多出几个洞来,胡歌看不下去了,从王凯手里接过猫哄了一番,看了看王凯已经可以用“浑身湿透”来形容的衣着,把小六子放到自己腿上。

“你来吹吧。”胡歌指挥他,把毛拨开,好的,这里,嗯,尾巴上的水拧一拧,很好,翻个面……

两个大老爷们按住一只猫伸出手不停地强撸

画面很诡异的。


04

二十分钟后,情况越发诡异了。

王凯觉得,自己的手总是会碰到对方的手。

轻微的触感让人浑身发毛。

“为什么温度这么高?”——胡歌似乎是呢喃着说了这么一句,王凯抬头看他,额头一层细密的汗珠,浴室的镜面蒙上了一层白雾——“你忘了开换气扇吗?”王凯问他,“还是吹风机太热了?”

胡歌摇头否认:“有多热?猫都没事。”

王凯看着胡歌:“我觉得挺……我挺热的。”

“热?”

胡歌舔了舔嘴角——缺水,他觉得缺水,在这个充满蒸汽的环境里他的身体却越发干燥,就好像有人在他心里烧柴似的,把他的水分都烘干了,让他从里到外地干渴起来。

此刻王凯那双湿润的眼瞳成了两汪幽深的潭水,正无声地引诱着他。


闷,湿,热。缺氧,眩晕。朦胧又迷离。猫也不再叫了,胡歌看着王凯解开的两颗扣子时,王凯也正看着胡歌被水打湿后紧紧贴在身上的T恤。

猫越来越蓬松了,它甩动着尾巴,转着眼珠,它蠢蠢欲动想要脱离这个火热的地狱。

它觉得束缚它的那股力量越来越弱了,终于,它逮了个机会,跳出了胡歌的臂弯——它本能地跑到了浴室门口——哦!这门锁着!!!

猫烦躁地在门口转圈儿。

有人把门打开了,猫灵巧地蹿了出去。

门又合上了。

“哐——”

有什么重物撞到了门上,猫吓得平地向后一蹦。


05

就这么开始了。

王凯甚至讲不清自己是脚滑倒在门板上的还是胡歌把他按在门板上的——总之两者差不多。


当胡歌贴近他的身体给猫放出一条生路时,微妙的站姿让两个人的嘴唇离得太近——真的太近了,王凯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被蒸坏了,他望着胡歌低垂的睫毛挺直的鼻梁薄红的嘴唇,几乎没有思考,下巴轻轻一抬就吻了上去。


很浅的一个吻,说是微风拂叶也不过分,而且很像是两个人因为离太近而无意间擦到对方的唇。遗憾的是,胡歌却反应过激一般——不知怎么,他就撞到了门板上。

背很痛……这下糟了,胡歌一定是发现我是故意——


他刚刚吻过的唇再度强势袭来,对方从唇齿间发出呜咽的声音,很像是捕食者绞杀猎物的动静,王凯只觉得一片钢针从脊背上破皮而出,他的嘴唇被对方咬得有点疼,牙齿硌到了牙齿,就像咬到一块石头那般让牙床酸痛,还有他的腰——被人紧紧钳住——很快便不满足于钳住,胡歌拢住他的腰背,像跳贴身舞一般旋转身体,头晕目眩——王凯发现自己被放到了洗手台上。


他捧住胡歌的脸,张了张嘴唇。

坏了,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还是别说话了——王凯自暴自弃地想着,放任自流地闭上眼吻了下去,又很快跟对方喘息起来。

看样子对方也不打算说话。胡歌就只剩下语气词和迷蒙的凯哥两个字——大概是吧。胡歌的一只手突然抬起来在自己头顶的置物柜里翻弄着。王凯没管他在干嘛,吻得有些缺氧了才停下来回头看——

他不得不佩服胡歌竟然在这种时候还存留着一份理智摸到了一罐凡士林。


赞许又惊讶地拿起那罐凡士林,胡歌开始扯落王凯多余的扣子好去吻他的锁骨,终于能说出完整的话来——虽然很煞风景——“帮我看看…………过期了没。”

“嘶……”

王凯被那人的舌头舔到眼眶发热,作为一个近视,他不得不眯起眼睛仔细分辨着罐体上这些蝇头小字——很快他就放弃了:“没有。”

然后他搂住胡歌的脑袋拧开了罐子,嗅了嗅,没毛病。

胡歌突然停下了动作,双手撑在王凯身体两侧,挑着眉毛看着他:“凯哥,这是我家的东西。”

王凯点头:“我,我知道。”

胡歌伸出手把那罐子夺过来放到一边:“怎么用我说了算。”

“…………”作为一个很要face的人,王凯觉得直接说好有点儿太没原则了,他就下意识地说,“……让我考虑一下。”

胡歌当即把罐子拧上盖子。

“好吧好吧。”王凯改口,两只手都伸过去阻拦胡歌把罐子放回置物柜的动作。


06

等到凡士林真的派上用场,也就宣告着他们俩的关系彻底回不去了。

这不能怪王凯毫无准备,他先前最多准备到一起吃个晚饭的地步。

怪谁呢?王凯自我检讨——检讨被打断,胡歌将他放倒在浴缸里,为什么是浴缸这种滑不溜秋又万分坚硬的地方,实在不懂……又是一记狠辣的顶撞。

“嗯啊……”

他的裤子只剩一小半还挂在左侧小腿上,随着胡歌进出的动作不停晃动。胡歌的动作越重,呼吸便越粗重,胡歌的身体有着饱满好看的肌肉线条,还有强韧紧绷的腰腹,王凯在浴缸中被顶得前后直晃还不忘睁大眼去看对方起伏的肌肉轮廓,他用腿勾住了胡歌的腰去感受那硬热的力量——这个动作让对方立即加重了进犯。

“唔啊……”难受,但爽!

他们现在想着的是同一件事,那就是对方的身体简直棒透了。


最后一截裤腿也被胡歌褪了下来,他捞起王凯的腰吻着他,他的头发上挂着水珠,湿漉漉的样子很诱人——

王凯的那双眼睛他是很喜欢的,他将王凯放在自己身上重重地起落,仔细望着他的瞳孔里摇动着破碎的情欲——

还有那好听的呻吟声在耳边苦闷又沉醉地绽开——


他早就知道跟王凯挤在同一个浴室里不是什么好事儿,洗猫是真的,想看王凯手忙脚乱的模样也是真的。

现在他看到了更多。


07

小六子动了动耳朵。

它刚从一场酣眠中醒来。在令猫沮丧的受刑结束之后,没有人来搅扰它的美梦——

夏季的傍晚,夕阳的余晖照得它很舒服,它抖了抖浑身干燥的皮毛,悄无声息地跳上床,想要在它时常倚靠的身体旁找个合适的位置接着打盹。


它愣住了,无措地蹲坐着。

主人搂抱着一只从未见过的大猫,它围着他们转了好几圈,都找不到可以容下一只小猫的地方。


评论(34)
热度(489)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