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他不一样

都写完了,最后来个凯凯视角。


01

王凯说,我呢不太喜欢谈恋爱。

以前还是挺喜欢的,直到有天我发现,跟谁谈恋爱都差不多。

总是要经过最初的悸动啦,心动啦,随后的冲动啦,在接下来,还有一系列活动……最后动都懒得动。

所以我总结啊:每次当我觉得我是在“维持”这段感情的时候,就是后来对方提出“我觉得我们出现了问题”的起点。

原来我累,对方也不轻松啊——既然都累了,那就分手吧。

谈恋爱太磨人了,我就不喜欢了。


这没问题,可有问题的是:他得出这个结论,是在高二。

说实话,把袁弘和胡歌都听傻了。

毕竟他们都还在琢磨“追女孩子怎么不被老师发现”的心态里,王凯的结论无疑是当头一击。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这已经不是一条起跑线那么简单了!

胡歌提问:“凯哥你这么叼,被老师发现了怎么办。”

王凯仿佛是陷进了什么回忆里,向上望着天花板:“主要还是看她好不好看了……”

“……好、好看怎样……”

王凯笑嘻嘻地:“好看的人在我这里是有特权的!你们都是有特权的~”

胡歌和袁弘听着都耳热脸红,王凯你好好说话行吗,动不动嘴上就跟抹了蜜似的乱撩,说实话当初是没见识,听一点甜言蜜语就以为是金玉良言。

后来他们才发现王凯撩人是有意无意而且不分男女。

一句话就是只要他心情好看,谁都是好看的。

这真是太丧了!


02

王凯发誓自己很冤,虽然他审美是很主观,还一阵一阵儿的。但他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胡歌跟袁弘,都长得很好看。

私心点儿说,他觉得胡歌长得更好看。

眉毛的形状很好看,像个走之潇洒的一撇,浓密清晰,睫毛很长,鼻梁高高的,嘴唇偏薄,红红的,人还很白。

嗯,总的说来呢……是他的菜。

可能是因为太是他的菜了,就不太好下手。

毕竟根据他一贯经验,下手离分手也不远了。

于是王凯想:要不我先暗恋吧!等我暗恋烦了再追,然后在一起,然后再分手,时间跨度比较大,我还能体验全套情绪——完美!

所以他开始了相当长的一段暗恋时光……还挺享受的,王凯甚至发现暗恋比谈恋爱还有意思,可以享受一种更刺激的情绪,就像跟对方捉迷藏:你藏好了心,害怕对方找到,又期待对方找到,找到了他会怎么办呢?是把心还回来,还是收起来,又或者干脆给他摔碎……

不管哪一种,都不会无聊。

——好期待哦!

王凯是个不怕伤心的人,他痛恨的是平凡与无聊,他也不怕被人看穿,厌恶的是虚伪和矫揉。


03

暗恋归暗恋,要是完全平白无波,那还叫暗恋?总得要对方晓得那么一点点,依旧像捉迷藏,藏得太好,谁还来找?

所以他对自己蠢蠢欲动的爪子不加克制。


他常将手放在胡歌的肩膀上,一边说话一边轻轻揉他的肩骨,他也时常用手背擦过胡歌的下巴,跟他讲你胡子该刮一刮了。他会去捏一捏胡歌鬓角短短的毛发,剃头去啦怎么不叫我?他上课的时候轻轻扯动对方的袖口,藏好了尺子再问胡歌,我尺子找不到了借我一下!


他乐此不疲地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真是对流氓的自己难以忍受啊——他就是喜欢对胡歌做一些戳戳碰碰的小动作,胡歌总会反问,干嘛,干嘛,乱动什么呀?

语气惊奇,可爱,有时还有点儿不耐烦。哎呀,怎么讲呢,很令他上瘾,他就更加克制不住地沉迷这个游戏。他就像躲在丛林的蕨叶后,透过草木之绿看着薄雾里的旅人,丢出一块石头吓唬他,又跟着他一起走了好远的路。

在他看来,这叫调戏。

当然最后看来——

胡歌说他:老早就撩拨我了,当我不知道,嗯?

紧紧攥着他的手腕,害的他不能如愿碰到想要戳戳碰碰的地方,难受极了。


这种感觉有点像你一直以为自己找到一个秘密花园,并且你还隔三差五扛着锄头哼着小曲儿去花园里敲敲刨刨,没有人管你也没有人制止你。突然有一天你才发现那是一片有主之地,你刚要走就感受到主人已经拉满了电网通上了高压电架起了狙击塔把你彻底围死在里头的惊悚。


胡歌就是那么一个在最后关头才亮出武器来的混蛋!

扛着锄头嚣张了快两年的王凯被狙击枪突突得直哭,胡歌还笑话他——“凯哥原来你什么也不会啊……害我钻研那么多。”

妈的,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老天是嫉妒他长得过于帅吗又给他放置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哦,好吧,还是他自找的麻烦。


04

他被骗了!!!

头一年,王凯是这种心态。

他被一个有钱的美人儿骗了!!!

第二年,王凯还是这种心态。

他被一个有钱的还痴情的美人儿骗得好惨啊!!!

第三年,王凯依旧是这种心态。

有钱的……痴情的……美人儿……啊……

第四年,王凯的心态仿佛也没什么太大变化。

美人儿啊……老子认栽吧!

第五年,王凯的心态突然有了质的飞跃。


没想到刚认栽就栽了,把王凯栽得一愣一愣地说不出话来。腥风血雨来得很快,让人措手不及,他看着胡歌憔悴的脸心疼之余也在想:唉,老天爷果然还是嫉妒心重啊!我们长得这么帅而且还在一起,惨了点也是应该的。


胡歌哭笑不得:“凯凯你还真是心大啊……”


“放心吧不是还有我呢么。”王凯心里没底但仗着自己长着一张很有底的脸说,“这个时候有波动也正常,只要熬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胡家肯定能撑过去的!”

总归就是搞钱嘛……王凯心想,挣钱去就好了!


“挣钱真辛苦!”王凯一年忙到头,最多的感慨就是,“胡歌你以前可真是瞎大方啊!”

胡歌说:“那时候钱来的容易,家里给的多,的确是瞎大方。”


“我不管!以后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你都要听我的!不然不给你钱花!你就是我媳妇儿!快叫老公!”


也不知道这句话是戳着了胡歌什么G点,胡歌泪盈盈地看着他,紧接着就感动不已地一直把他折腾到后半夜。中途还凑近他耳朵叫了他十几声老公问他听够了没还想不想听,想听他可以再叫几百声,不想听的话只要回他一声就行……


人间惨剧啊!他怎么可能认输呢!他怎么能被威胁呢!王凯作为一只骄傲的雄狮咬着牙选择了听胡歌叫他一百多声老公,胡歌也真的神了,一边叫一边动作还能不停,妈的——那次的心理阴影尤其惨烈……害得王凯对老公一词的认知都出现了偏差,有大半年的功夫一听到这个词就腿抖,差点丧失正常生理功能。


05

胡家妈妈不管胡家庞大且种类繁多的事业,她就管三个:老公,儿子,和账。

综上胡家是胡妈妈说了算。

王凯能看出胡歌对母亲的敬爱与忌惮,他庆幸自己从小就跟大人对着来的脾气。

胡歌也纳闷:“你爸妈真的就没说你吗?”

“说啊怎么不说,以前我爸整天幻想我在外头胡来,搞大了谁的肚子被对方家长杀上门,现在我就告诉他:爹啊您再也不用担心了呢。”

“……”

“慢慢磨吧,你要坚信自己总能比他们喘气儿长。”

慢慢磨,王凯知道自己说的轻巧,可胡歌真的去磨了。

有一天胡歌甚至跟他说:“幸亏我家里出事了,我妈没空一门心思对付你。”

“喂,你想得太严重了吧……”

“我是真怕,她太重视我了,我真害怕。”

“别怕。”

那个时候王凯就知道,自己必须得混出个样子来,不能是吃饱喝足的富裕之家,必须有足够的影响力,有足够强大的根基,能应对任何突如其来的,来自内部或外部的攻击,能在相互击打的狂澜与波涛间找到一条真正的出路。

他跟胡歌,得捆在一起。


06

熬过去了,再看看,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似乎很难,又似乎没有想象得那么难。

先是胡歌的公司,亏了赚赚了亏一直都填不平窟窿,拆东墙补西墙对付了好几年,最后突然薄积厚发似的陡然壮大了,盈利简直是指数级地在增长,胡歌虽然有钱,那几年却也结结实实地穷过,穷够了也穷怕了。他看着那一路高歌的数字就攥着头发直蹦。


到了年底,王凯发现胡歌突然拎回家了几箱钞票,说:“凯哥啊!快看!这是最后一个月赚的!零头!零头而已啊!你想不到吧!我也想不到啊!有钱可真好啊!我以前也不知道有钱这么好……”


胡歌把钱都倒在床上,抛过来丢过去,搂着钱差点哭出来。王凯刚准备调侃你这是撒币啊,就被一双手摁进了钱堆里。胡歌那天真是高兴坏了——他也差点坏了。


接着是他的作品,播出的越来越多,虽然质量参差不齐吧,观众总能挑出几部好的,主要是业内有人认可,同行找来合作,有名声儿有口碑了,竟然慢慢也有一些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资源找上门来——

“终于上道了啊——”


他看着胡歌,眼角不知何时爬出了细纹,他用双手捧住胡歌的脸看了又看,十指间十年。


07

“内蒙——妈的——胡歌你不作妖就会死是吧!”

他恨不得把胡歌也扔进河里去:捞!现在就给我捞!不捞出来你也别出来了!

胡歌说:“你以为我不想捞吗!绝版好不好!”

我真是把你宠坏了,王凯心想,瞒着我乱拍照片,出了事还跟老子叫板——他把烟掐了扑过去揍胡歌:“万一出来了怎么办!你就说怎么办!”

胡歌也不甘示弱:“跳河好不好啊!这都能出来老子就跳河去!”

“你自己说的!你给我跳去!”

“跳就跳!我就拉着你一起跳!”

“你他妈傻吗?我会游泳啊!”

胡歌反驳:“我聪明着呢,你会游泳,你还会救我呢!”

“谁救你!”

“你!”

“凭啥!”

“凭你爱我!”胡歌攥着他的手腕说,“凭我爱你。”

王凯一下说不出话来。

胡歌吻他,他也吻回去,胡歌咬他,他也咬回去,两个人都在对方身上留下了指痕与牙印,没别的,就是想狠一点,眼睛都红了,眼泪是滚烫的,就像铜汁红铁,烫得他神志不清,他想起那个少年啊,视线像一把利剑从最后一排穿过人群而来,穿透他的心脏。

死都不分开。


王凯那天想烧房子,想放火想杀人,他想着一把火把这个家烧了得了,他跟胡歌就躺在床上等死。等他们死了,让人从灰烬里翻出来,他们躺在一起,他们的手攥在一起,成了炭。

真相大白。

胡歌跟他在一块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其实他从没说过我爱你,胡歌也没说过,喜欢就够,谈爱太沉重——太累。

可是胡歌终究是不一样的,十多年了,他不一样。


【END】


评论(36)
热度(465)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