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可怕的钱包

先说几句跟看文没关系的:

我对不起大家……刚刚得知《少年游》的发货时间需要向后推迟……因为印场要赶印CP20,鉴于少年游本来就不参加CP20,就需要给加急的小伙伴们让道……也就是说4.30号之前是见不到打样了TAT……但五月初还是没问题的!大家稍安勿躁再等等哈!目前东西都有就是卡在印场了……哭了,论文排队,出本也是排队……这是个排队的世界……

总之暂且先写文给大家自娱吧!因为蛮喜欢这个互相包养梗的……而且写着写着发现这俨然变成了一个商娱AU……

————————————————————


01

[我有个哥们H,一般人可能不太熟悉,但我说起他的传闻商界的朋友估计听说过吧?就是那个“就一破公司亏五年愣是没倒还咸鱼翻身他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的H。

就是因为没倒,多少人一直都怀疑他背后有人。

说到这我就要摸着良心拍着胸脯振振有辞说一句了——还真有!

然而不是他背后有人,是他前头有人,你们意会去吧。]


这是袁弘小朋友几年前在某乎混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在一个“商界都有哪些未解之谜”的八卦问题下留下的印记,N年后被人扒拉出来,对号入座地怀疑到胡歌。

然而吃瓜群众们是脑洞大开的:她们就凭这这条蛛丝马迹掀出了娱乐圈本年度险些坐实的大八卦之一。

整个事件起源于她们留意到央视播出了一条“全国青年企业家协会第N次会议在京召开”的新闻。

现在的群众们啊,都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她们发现某个戴眼镜的小哥长得就仿佛是企业家里的叛徒。

风衣,围巾,大长腿。采访对答如流风度翩翩十足外交官风范。

——这真的不是从国家男模队请来的群演吗!!!

所以她们顺其自然地摸到了此人的微博想要一验真伪。

等等,为什么共同关注列表里第一个跳出来是王凯。


02

有些事儿就怕钻研,群众们秉持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一路攀索蛛丝马迹……

卧槽原来他们这么早就互关了啊!

原来他们是高中同学啊!

原来这个叫胡歌的家里条件那么好啊!

我去!男神啊!这个班风水怎么这么好啊!这合影不说我以为是中戏的毕业照啊!

等真的有人摸到袁弘发表的那个匿名回答之时,群众的脑补已经到达了“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生命大和谐之境界。


胡歌先是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涨了许多粉,随后发现粉丝留言里十之八九都离不开“王凯”两个字,等他猛然看到有人竟然作了时间轴长图来分析他跟王凯在某年某月可能日过有理有据不服不行甚至还艾特他的时候,他彻底急了。


“袁弘!!你在X乎上都说什么了!!你看看现在这怎么收场!!!”

袁弘心想我也没说什么啊,再说啦我都匿名了你怕什么,喂你还有没有点娱乐精神了,大风大浪都过来了……

“你看看她们都在我微博下面留言什么呢!都是你闯祸!”

“吓……冷静……待我去看看……”

看完了回来袁弘更纳闷了——“基本说的都是事实啊,你还想怎样。”

“王妃也是事实吗?!”胡歌中气十足地吼了起来。

袁弘愣了良久,结结巴巴反问:“难、难道、不是吗………………”

“拷!!!”


03

胡歌的微博已经成了一锅沸水,他特别忐忑,特别不安:王凯是公众人物,微博一定都闹翻了——

战战兢兢跑过去一看:一片平和,祥云朵朵。

这TM画风也差太多了吧!!!

他就气愤了,回来指桑卖槐地发了条状态:在我地盘闹事算什么本事,有种过去闹啊!

没想到好几个顶着王凯头像的家伙围在一起留言:我们不敢。

瞅你们那点儿出息!

——但其实他也不敢。


王凯最近在国外拍戏,并不常登录微博,就算登录他们也不会用微博互动——毕竟微博是给别人看的。

他给王凯留言:要坏事儿,好像被热心的吃瓜群众盯上了,你快上网看一眼吧!

王凯回他:我知道,不就是你走红了嘛,好啦你帅你帅你最帅了!

胡歌说不是那个啊,我是不是帅过头了——现在的网友能量真不小,你倒是看一眼啊她们都在八卦咱们……还说……你包养我。

王凯沉吟良久——竟然被她们发现了!


04

这不合理啊!胡歌找袁弘吐槽:她们明明都挖出我家背景了!凭什么还说他包养我呢!明明是我先包养他的!

因为事实如此嘛——袁弘跟胡歌解释,谁让你的传言从一开始就跑偏呢。而且你公司那几年一直在亏是事实,你们家最动荡的时候不是差点连老房都卖了么,所以也不怪别人这么脑补……

“脑补,脑补了什么?”

“你是要听黄暴版的还是小清新版的?”

“这还有小清新的?”

“有啊,王凯情深似海助你渡过难关。”

“那……黄暴的呢?”

“也有,你为了渡过难关委身王凯……塞了好一场动作戏呢。”

“小红花你果然对知音体念念不忘啊!”胡歌再仔细一琢磨,“这两个听起来区别也不大啊……”

“本来就是那么回事儿啊。”


05

袁弘一直觉得,自己为人多年最震惊的事情莫过于还没成年的就被后桌的一对狗男男给带崴了三观。

今天他终于把这件事从他最震惊事件NO.1上给划掉了。

他再看自己的匿名回复最后一句:

[不是他背后有人,是他前头有人,你们意会去吧。]

妈的果然一语成谶啊!!!——袁弘捣着眼回忆青葱岁月:那个时候明明是王凯用手指去撩拨胡歌的喉结,还是在高三课堂,给他纯洁的心灵刷上了第一道黄漆……


当然后来胡歌也好王凯也好自己也好黄漆都没少刷,但也就是这道最初的黄漆,让袁弘一直崇拜王凯,坚信他是个非常上道的老司机,可以把胡歌这种纯情少年玩弄于股掌之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种。


因此他时常担心他哥们让人给骗得财色两空。


也许真是知音看多了,在整个大学时代,袁弘总是脑补出这样的画面:某天,胡歌突然哭着给他打电话说王凯把他甩了。然后他就大半夜跑出来陪哥们在北京的街头喝了一夜的闷酒,一起骂王凯真不是个东西。


实际上他的脑补不是没有理由,一方面胡歌是真舍得给王凯花钱——不计成本,活脱脱就像个对包养的小白脸动了真情的富婆,另一方面,他也是听说了太多这样的走红后明星攀上更高的枝头就翻脸不认人的故事,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老话儿都是这么讲的。


脑补了一千遍一万遍,万万没想到,他接到的第一个胡歌哭着打过来的电话竟然是:“小红花啊……你知道么,就我跟王凯那事儿……我妈!我妈她——”

“啥?!你冷静点,怎么了!你慢慢说!她怎么了?!”

“她终于松口了啊——呜呜呜呜……!”

这不是很好嘛?袁弘费解:你哭个毛啊。


胡歌边说边哭,跟自己想象的抽泣凝噎完全不一样,更接近于嚎,嚎着嚎着又开始狂笑,笑完了说要请袁弘喝酒,疯了、疯了……袁弘后来还跟媳妇儿描述,说他那个时候脊背一阵发凉。


“我当时就害怕啊,哪天要是凯哥不跟他好了,他得成什么样啊。”


许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娶的那个漂亮媳妇儿,也是娱乐圈的,虽然没有跟王凯合作过,倒是在小圈子里听过一些关于王凯的传闻。


“我们有个学姐,上学的时候曾经追过王凯,没成。后来结婚的时候请他参加婚礼,他倒是去了,然后学姐就开玩笑嘛,说我已经结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到你的请柬呢。没想到他笑着说了句:估计你这辈子都收不到了。唉哟,把那学姐伤心的哟,说这人怎么这样儿啦,不就是没追上嘛,没必要这么狠吧!老娘都嫁人了都不惦记你啦!我们都说他坏话呢,他也不在乎……”


她停住了,叹了口气,“哪儿知道他是那个意思啊……”


06

公开?只能说是吃饱了撑的。


胡歌看着愈演愈烈的舆情,很是发愁:“怎么办哟,开个发布会吗……”


王凯颇有经验:“你再坚持几天,我马上就回国了,不要回应,顶不住就约个小妞儿出去吃饭吧。”


不回应倒是很简单,微博卸了开始看书。约个小妞他也照做了,不知道王凯有没有找人拍,就是这小姑娘很可恶,一脸坏笑地调戏他,还问:“咿呀,胡歌歌,怎么想起来约我出来啦!着急了吧!说吧是不是摸摸你胸比较好!要不我搂着你香一个?”


胡歌一边维持着意味深长的微笑一边大义凛然地说:“您看哪儿合适,都行。”

小妞赶紧把她的脸凑过来,张开嘴巴:“喔~那要不你喂我吃个西兰花吧!喂,别缩脖子,你太勉强啦~”


“没有没有,不勉强不勉强,完全不勉强——”胡歌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痛不欲生的表情藏好,反正他用叉子叉了一朵西兰花,绿油油的,送到姑娘嘴边,对方咬了一口,顺便还抢过了他的叉子舔舔。

“不介意吧?”

“不……”胡歌的表情有点迷。

“喂,你想什么呢,色兮兮的。”

“啊?”胡歌摸摸下巴,色兮兮的吗?

我想什么呢?

胡歌开始回忆,哦,也无非是想起了王凯——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疯过,坐在床边你一口我一口喂来喂去,然后就把持不住地滚到了一起。王凯索食的表情有些可爱,吃东西的时候嘴巴鼓起来——食色会不会压根儿就是一种欲望,否则为什么他能对一个人同时产生食欲与情欲?


他紧张的时候就会吞咽口水,因为他总觉得喉结那里发烫。王凯在那年夏天给他下了蛊,他用手指轻轻按着自己的喉结,让他同时感到饥饿与灼热。

“走神儿啊?想谁呢——”


07

过两天王凯也回来了,当天早上跟他视频,竟然还穿着机场被拍到时的那身衣服。

“让你们公司的人把合同和宣传企划都赶紧送来。”

“啊?什么……”

“代言啊!”王凯说,“你怎么还愣兮兮的。”

“哈?你、你还签啊?”胡歌说,“都已经这样了……先缓缓吧,或者明年换你……”

“都已经这样了,缓什么缓!本来就是同学,剩下的都是推论,你怕什么。”王凯说,“就一起出席发布会,顺便讲讲咱们的——哥们情谊,懂?入股的事情有人说吗?”

“有啊,已经有人在说了……不要紧吧?”

“没事,”王凯说,“幸好我在袁弘的公司里也有股份,这都没什么。”

胡歌立即抓住重点:“你在袁弘的公司里?”

“一点棺材本儿啊。我要是倒了怎么办。”王凯故作轻松地说。

“喂!乱讲!”胡歌立即反驳他,“你倒了还有我呢!”

“拉倒吧你。”王凯说,“我倒了——你跑得了?”

跑不了,胡歌心里知道,他跟王凯攒在一块这么些年,哪一个都不能倒。


08

“我们合作不行吗?盒盒盒盒盒盒——他本来就是我好兄弟啊。我还算是个小股东呢!啊?你们不知道啊?当年撺掇他跟我一起报中戏,他死活不来……盒盒盒盒盒盒……是吧,多浪费是吧!”


也不是没有被人围观过,实话讲,最严重的时候被十来个股东围在一起下最后通牒都没有现在恐怖。胡歌僵硬地站在王凯旁边接受闪光灯的瓢泼,内心只剩下王凯的一句话在轰鸣: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呵呵呵哈哈哈……”

于是他开始颤抖并傻笑。


他一定不知道他们公司的员工此刻都狂翻白眼:“我们老板这是踩着电门了吗?”


“对,就是帮他忙,我啊袁弘啊,还有其他几个哥们,最早都是那个公司的股东,其实是大家一起创业,他家境好,出资最多——袁弘是后来才分出去的。嗯,就是那个袁弘嘛,娶了我师姐那个。盒盒盒盒盒盒不是我不是我介绍的。我还纳闷呢,都公开了我还纳闷呢——这保密工作!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好上的——”

胡歌急忙抢答:“诶你忘了吗……就是袁弘盯上她了嘛,整天往人剧组里送花送饭送秋波的……”

“盒盒盒盒盒盒……真下功夫啊……”

王凯维持着满脸笑意,并看似无意地转过身体——用鞋尖轻轻撞了撞他,胡歌突然想起来:坏了,貌似二姐当时还有对象呢!

我又说错话——胡歌吓得立即开始保持沉默,不过很快释然:无所谓,反正这一轮是袁弘先坑我们的!


“啊?想法?没什么啊,网友嘛,网上很多说法……我都不理会那些,习惯了。嗯,就不去看咯,但是他吧不是这个圈子的,不应该承受这些,嗯,希望大家还是能……嗯……理智些……”


有记者提问题:“那您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接他的代言呢。”

“因为要找他借钱!盒盒盒盒盒盒哈哈哈——”王凯大笑起来,这是他的杀手锏,没有人能从他的笑解读出任何情绪,他甚至可以用放飞的大笑解决一切尴尬的问题,“……胡歌说我这是老员工返聘盒盒盒盒盒盒……”


吃瓜群众看到了采访视频,纷纷表示:噫,原来是给新代言作秀!切!我们都被当枪使了!


09

你觉得他们信么……

暂时信或者暂时不信吧。王凯笑,幸好咱们一直都比较注意,没挖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其实要说不得了……还真有。”

“嗯?”

“你毕业那年,咱们不是一起去内蒙玩了吗。”

“对啊。”

“那个时候吧,晚上睡在帐篷里,你呢,总往我那边凑,我呢,就顺理成章把你……”

“喂,能简略一些吗!”王凯瞪起了眼睛,特别圆。

“……遥想当年勇嘛……好好好不提了,总之那天晚上咱们不是闹得挺疯,最后你啊,穿着我的外套,还没穿裤子……我当时照了张照片……”

“拷!你不是说都删了吗!”王凯眼睛都红了,“你骗我啊!”

“哎呀……是都删了……就留了一张,其实也看不出来什么,真的,可正常了,我没照你腿……就是我后来洗出来放我钱包里了。”

“……”

“压在我那名片的最最最最下面,上面还盖着我爸我妈的结婚照呢,抽出来都费劲。”

“……”

“这不是前一阵子钱包落出租车上了吗……”

“……你!”

“我后来去找了,我还找到那个司机了,但是他说他把钱拿走之后,钱包就扔河里了……”

“……”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胡歌谄媚地笑着给王凯捶背:“我找人估测了那条河的宽度深度与流速,估计就在下游河床的某一处。嗯,但是在彻底泡烂之前,咱们捞到的概率和别人捞到的概率一样——非常小呢。”

王凯听完了捂着心口:“太刺激了!这是让我要做好随时公开的心理准备吗!”

“……要是这辈子能赶上好时候,为什么不呢?”


薛定谔的钱包,在它浮出水面之前,真相永远不会露面。


【END】

评论(39)
热度(413)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