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殊琰】地邪06

之前就有小天使质疑过为什么是北梁,因为后续的剧情需要……所谓北梁其实基本是架空…………这个不是原著向……因而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

06

萧景琰已经在江左盟小住了半月有余,梅长苏一开始还挺开心。甚至想过要是这个谜底一日不解开,是否他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而他麒麟之才,也有始料未及之事。


林殊……梅长苏想想便咬牙切齿,肺里烧得慌。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林殊,尽管没有实质上触碰到萧景琰哪怕一丝毛发。


却暗地里饱尝不少眼福。


入夜,当梅长苏坐在庭院中,抬起头仰望夜空,听着萧景琰的客居传来涓涓水声的时候,就不免联想起那个小鬼战神来,可恶——他一定,一定把萧景琰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我也好想死哦,梅长苏心想。


谁知道林殊对此并不执着:“我们行军打仗,并不讲究,殿下里里外外,我哪儿没看过。”

“……”

 

这应该是赤焰军少帅林殊,或者他的主上靖王的佩剑。梅长苏将结论告诉萧景琰:北梁末年,帝位空悬,三王相争,靖王便是其中一支。

萧景琰低着头思考:北梁,靖王,林殊……这些似乎对他毫无触动。

然而赤焰……

“赤焰,赤焰军是怎么回事?”

“赤焰军是靖王麾下最为勇猛的一支军队,有他副将林殊指挥,赤焰军在时,靖王形势一片大好,煊赫之时距称帝只有一步之遥。”

“然后呢?”

“然后,林殊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这都是旧事,梁史没有准确记载,只说骤死,后世多有猜测,无外乎罹患急病,遭人暗算,主君猜忌这么几种,但他既不是开国功臣,又没有累牍恶名,只是当世有将名在外……现在能记得他的人,也不多了……反正,在他死了以后,赤焰军也逐渐分崩瓦解。靖王似乎也无心征战,安于守成,后来索性连同治下百姓,归降新朝,做了个太平王爷,没过几年便无疾而终,如此而已。”


“你说的这些,我一概不知。”萧景琰拿起手中的剑,“但我还记得赤焰军——赤焰——”

他仿佛看到了连天的火焰,滚滚的浓烟裹着焦土呛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在他的眼前,有人执剑而拜。

那人对他说了什么,他一句也听不到,一句也想不起来。


“梅先生,赤焰军……我对赤焰这个名字真的有印象!战英知道,我看到这把剑,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赤焰二字来。这不是答案,我一定要弄清楚,赤焰军究竟发生了什么,林殊——林殊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梅长苏为难地笑了笑:“这桩悬案,我也不知啊……待我给景琰查查看。”

“多谢,多谢梅先生了,我无以为报……”


你明明有的是可以报偿之物。梅长苏低头柔善地看着对方,萧景琰近来气色不好,脸色惨白,想也知道,这一桩心事确实如他所言,令他寝食难安。景琰性格单纯,因而有时也显得过于执拗。梅长苏心疼地看着他凹陷下去的双颊:“景琰,不要这样生分,你就像蔺晨他们一样,叫我长苏就好。”


“…………”,萧景琰心想,蔺晨明明每次都是大呼小叫,“梅长苏”长“梅长苏”短的,何来像蔺晨一样。况且,他的的确确没有听谁叫过梅宗主“长苏”,总觉得不够敬重。


“景琰,咱们是朋友,就别那么生分了。”梅长苏的语气又轻又缓,却不容推辞,“我认真讲的。”


好吧,那——“长、长苏,拜托你了……”


梅长苏眉眼一弯,扬起一抹笑意,温柔得仿佛春露从松针上低落——“嗯。”

 

为萧景琰查出林殊的死因,这本来是件很简单的事,梅长苏心想。其实他只消找个机会问问那个一直在旁围观的林殊,问问这小死鬼他怎么死的就好。


没想到林殊对此含糊其辞。一口咬定,他绝对是死得突然,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能是吃饭噎死的吧。”林殊说,“反正我真的不记得了。”


“说不定你是夜袭靖王被当作登徒浪子一剑砍死的。”梅长苏没好气地说。

“那不可能。”林殊认认真真思考了一下,“殿下虽擅领兵,但论身手并不如我。”

“你居然还真的想过。”

“我对靖王真是赤胆忠心,”林殊反思,“只是这忠心害了我。”

“哦?”

“平生唯有一愿,至死方明。”

“………………”梅长苏心想:怪不得你缠得那样紧。

林殊看上去有些伤感,与他略显稚嫩的面庞不同,那伤感挂在脸上,总显出几分凄凉来:“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我若早些明白就好了。”


——————

为了开车开的脑洞,怎么还没写到车【好急,心好痛


评论(28)
热度(235)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