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殊琰】地邪05

设定靖王比林殊大,而萧景琰比梅长苏小……没有别的理由,就是想同时嗑年上和年下……

 

***

林殊那挑衅的眼神,让梅长苏在瞬间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

他只想让这家伙魂飞魄散,或者永世不得超生。

可是他无可奈何。


他看着毫无防备的萧景琰,看着他不设防的躺在自己的床榻间睡得香甜,看着他舒展的眉毛像一只俯冲的鹰,看着那轻薄的红唇泛着潋滟的光,看着他形状美好的下颚陡峭的线条,他甚至感受不到林殊的存在,他感受不到林殊的存在——梅长苏唯有拼命这般说服自己,才能按捺住自己内心那个疯狂的念头。


他攥着拳头在原地站了很久,突然轻声问道:“你生前也这样吻过他吗?”

林殊挑衅的表情突然黯淡下来。

“没有。”


如果没有,那便是有人将执念带到了黄泉。以至那碗孟婆汤喝下,也不能将那份执念冲刷殆尽。


于是梅长苏的表情也黯淡下来,他看着林殊少年郎俊俏飒爽的样貌,想起林殊战死时不过三十有三。原来这不是他死时的样貌,而应该是——他初遇靖王的模样。


“我记得史书记载靖王有妃柳氏,有二子,直到北梁灭国,他的后人也存续至新朝……”


“殿下他——”林殊低头看着沉睡的萧景琰。


他什么?他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吧。梅长苏叹了口气,不再去管那个只知道紧紧贴着萧景琰的小鬼,转身出了房间。

芝焚蕙叹,物伤其类。

 

***

那把剑——甄平很快有了回音:是把好剑。

“废话。”


“而且不是一般的剑,我找了全天下最好的铁匠,他说那把剑用寻常的锻造之法,是绝对不可能毁不掉的。”


“哦?”

“之所以毁不掉,是因为有人用了附魂术。”


“这个,我也讲不清楚,不过我请了个能讲清楚的人。”


甄平一侧身,梅长苏抬眼一看对面站着的白衣男子,便立即问道:“甄平,说吧,这人骗了你多少银子。”


“也就五百两……嗯?”


“喂,怎么能说是骗呢,像这种情报,我才开价五百两,还不是看在,咱们世代睦邻,百年友好的份上吗!”


“谁跟你世代睦邻,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不见君,我心里十分美。”梅长苏翻个白眼,“飞流,快把这江湖骗子给我打出去!”


“喂喂喂,小飞流!别别别,你几日不见功夫又有长进啦~~~”蔺晨东窜西逃还不忘大呼小叫,“附魂术啊!是殷朝传下来的邪术!跟你讲我家世代研究阴阳五行,旁的不知这些东西门儿清!使器物附魂,魂不灭则器不毁……嗷嗷嗷!小飞流你年纪不大下手还挺狠!喂!梅长苏你——你要是不感兴趣,我就告诉萧大公子——”


提起萧景琰,梅长苏脸色更差:“飞流,杀了他灭口。”


飞流早有此意,只不过平常总被梅长苏阻拦,此刻惊喜问道:“可以吗?”

蔺晨急忙捂住嘴巴:“好好好,我不提,我不提,我错了我不该触霉头……不是,触您老人家逆鳞。”

“飞流,你先等会儿。”


飞流遗憾地收回了手,看着蔺晨屁颠颠跑到梅长苏身边:“被附魂的器物可以长存,只不过那魂魄就比较可怜了,永世不得超生,这你该晓得吧。”


何止晓得。梅长苏波澜不惊地点点头:嗯。


“这种邪法早已失传,但是这把剑是千年以前,北梁时期……”

“我知道。”

“剑尚完好,那魂也该在吧?”

梅长苏瞥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蔺晨大喜过望:“诶,看你这样子……你见着了?”


阴阳眼也不是谁都有的,蔺晨家专搞“旁门左道”,也不见有几任家主生就阴阳眼。反倒是梅长苏这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居然生来一副“明慧”眼,令他如何不气。


“喂,什么样子啊?说说么。”

“你怎么这么感兴趣啊。”

“我们这个圈子的,哪个不知道赤焰少帅林殊,手握阴兵符,可以驱鬼神,百战而无败绩。”


“你怎么能确定,那把剑上附的就是林殊的魂呢?”

“我也不确定啊,所以才问你啊!你要是确定那是林殊……”


“嗯?”

“那多厉害啊!林殊可是战神诶!”蔺晨一脸崇拜,“像你我这般人物,他只消那么轻轻抬一抬剑,咱们就都人头落地了……要是能够一睹其风姿,我也不枉此生。”

“……”


“喂,你什么表情,你究竟看到他了没?”


看是看到了,梅长苏回忆那小鬼头毛躁又可怜的样子,实在难以与战神联系在一起,他沉默一阵,突然产生几分好奇:“诶,蔺晨,你说——是谁令他附魂的呢?”


能够令他心甘情愿附于剑上永世不得超生之人……


评论(24)
热度(265)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