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囚徒02

02

威胁效果良好,胡歌看到Nick 恼火地冲他朝天比了个中指。


指头还挺长——胡歌好整以暇地说:“我真的很喜欢收集各种结局呢。”


“我求求你!我求求你!”Nick感觉耳边依稀能听到警笛轰鸣的声音,他惨叫起来,“算我求你了开门好不好——”


“既然你这样诚心诚意……”


咔哒。

门开了。


铁门自动向两边扇开,Nick松了口气,快速穿过前庭的玫瑰花园,这本不是玫瑰花季,而这恰恰是实感体验的好处——Nick能够闻到玫瑰被雨水浇打后浓郁的芬芳——他甚至停下来深呼吸了五秒钟才走到别墅前。


又是一道古铜色的大门,紧紧闭着。Nick叹了口气, 认命地拖着长音说:“胡歌——求求你啦——这扇门也请给我打开——求你啦——”


胡歌愣了两秒钟:“这门没锁。”

“………………”

Nick脸色不佳,一脚把门踹开。

 

Nick 看到系统提示:警察正在接近,寻找人质,寻找人质……

“我来找你啦,胡歌,where~are~you~~~❤”

胡歌问他:“你确定要跟我玩捉迷藏吗?”

Nick 想到胡歌的洲冠军身份,还是认怂。

“……请你就在原地不要走动。”Nick 真诚地说,“警察已经来了,等会他们会盘查的吧!你可要掩护我啊!”


(围观群众:这个劫匪真的不太行……)


胡歌再次收到电子警卫的消息,几辆警车停在铁门外,从里面跳下十几名持枪警察:“我现在在洋馆三楼东侧,就是从中段楼梯上来左拐走廊东侧尽头的房间,喂,抓紧时间,他们已经来咯。”


“好的好的、我也,马上到……!”王凯急急忙忙往楼上跑,三楼?中段楼梯上来东侧尽头的房间?等等,三楼?


王凯猛然停下,怀疑道:“你怎么会在三楼?我刚才看你卧室明明在二楼。”


“嗯,我在调查地形啊。”胡歌说,“你还不过来?他们已经在查看门口的脚印了。”


“你一个人质到底在乱跑什么啊!”Nick 责备不已,“都什么时候了还查看地形。”


胡歌正要回答他,突然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


“谁?!”胡歌吓了一跳,警惕地问。


“当然是我啊!你在里面吗?”


“你敲门干嘛啊!”胡歌很费解,“赶快进来劫持我!”


于是Nick 推门进来,习惯性地转身关门,余光看到床边有个黑眼圈的阴郁家伙正狠狠瞪着他。


“胡、胡歌!”Nick 心虚地解释到,“那个,逃生游戏玩多了,谁也不敢保证家里没别人了是不……随手关门是个好习惯呐。”

胡歌翻了个白眼:这个劫匪真的急死个人。

“过来!”他朝Nick 招招手,“看楼下。”

“嗯……你气色不太好,脸发白啊。”


“嗯,人质可能是个病人。”胡歌说,“常见设定,不碍事。看楼下,警察已经包围这里了。”

Nick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也对,有病没病对你来说没有区别……”

他话音刚落,警察就开始喊话了:“里面的劫匪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请你放下武器,立即投降!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Nick 遵从情节设定,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手枪,一只手从背后搂住胡歌的脖子,一只手举起枪对准胡歌的太阳穴,他整个躲在胡歌身后:“你你你敢进来试试啊!我有人质!看到没!”


警察视若无睹:“再说一遍,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诶?他听不懂吗?我有人质诶。”

“……………………”

胡歌默默地蹲低了一些身体,总算把身后Nick的脑袋露了出来。

 

五秒钟后,警察终于判定Nick 的劫持行动成功:“糟糕,他劫持了人质!……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千万不要伤害人质!”

“……不许进来!退后!退后!”

“好好好,我们退后!”

 

一名年轻的警察跑回车里,抓起通讯器:“队长,我们遇到麻烦了,劫匪逃到一栋别墅里,并且劫持了一名年轻男子做人质!”


对面一个慵懒的女声气定神闲地回答到:“冷静点儿,我很快过来,别墅定位发给我,我调查一下户主信息。”

“已经发过去了。”

 

弹幕里有人说:卧槽,没听错吧!队长是鸥姐吗!

 

僵持中。


警察虽然将别墅团团围住,但为了确保人质安全,不敢贸然进入主建筑物,他们在别墅的两个出口做了重点布控,并选择花园中的工具间作为临时指挥部。


 从最新发来的建筑平面图来看,劫匪所在的位置是一间图书阅览室。


这个房间最大的好处就是独立,因为屋主是一位富豪兼纸籍收藏家,阅览室里是他收藏的珍品图书。老旧的纸质书籍非常脆弱,因此这个房间被设计成独立的防火防水防爆模式,强攻困难,并且,富豪近日人在美洲联邦参加一场高级别的拍卖会,目前联系不到,里面的人质是他最宝贵的独生爱子。


为了方便采光,那个阅览室三面都是防弹玻璃,甚至连顶部都有防弹天窗,视野良好,警方动向一目了然,易守难攻不说,那个阅览室里,此时此刻还有富豪这辈子最看重的两件东西——书和儿子。

 

警察A(资料显示:姓名:张鲁一,年龄:33,血型:O,身高:182cm) 分析完资料,感叹道:“麻烦了,这个家伙做出了整个房屋结构中的最优选择,多少年没碰到这么狡猾的劫匪了。”


围观群众们看着正在满房间溜达东看西看的Nick和躲在窗帘后面仔细观察室外地形的胡歌心说:多少年没碰到这么狡猾的人质了。


 

此刻Nick 也在感叹:“喂,这些纸质书做得很细腻嘛,差点都以假乱真了。”


胡歌很惊讶地回头看他一眼:“这些纸质书还有哪里不真实吗?我感觉和你房间那些没有区别啊。”


简直是问到了行家的痒处,Nick迫不及待地开始炫技:他打开其中一本盖在脸上深深吸了口气:“多了去了,比如——味道。”


“这个啊……”


“嗯,不同的纸质味道不同,新旧图书的味道也不同,这些书都是从真品那全息扫描来的吧——虽然样子完全一样,但是气味扫描成本较高,书的味道又各有不同,需要调配,因为纸质书籍并不常见,不像植物的味觉数据那么容易获得,制作的时候当然会有破绽啦。”


“哦……”


“虽然没什么用……”Nick 掂了掂书,捻着书页说,“这些书的重量也有问题,比如这本书虽然厚,但是纸质是轻量级再生纸,实际重量会轻很多,不应该有这么重……”


胡歌愣愣地看着他。


“嗯?怎么了?”

“没有,我觉得你……”认真起来还蛮可爱的。


 “喂——里面的劫匪,您饿了吗?您从早上抢了银行到现在可是一直没吃饭啊,又跑了那么远的路,我看这饭点儿也到了,我们队长正在上山的路上,要不让她给您带份外卖吧?”


胡歌的话被人打断,他低头一看,花园里站着一个胡子拉碴,瘦了吧唧的中年男子,正手持扩音器冲着三楼喊话。


Nick 一边咽唾沫一边说:“他这是在让我们放松警惕,不要相信他!”

(围观群众:为什么要加们?还有你好好说话别咽唾沫啊!)

 

“原来你是抢银行来的。”胡歌调取了城市地图,“最近的银行距离这儿也有十多公里,你能跑到这也是能耐啊。”


“喂,这可不是我的锅,游戏设定好吗。”


胡歌斜睨他一眼:“抢了多少啊?”


“我还真没数过。”Nick 放下背包,拉开拉链,露出一叠一叠的纸钞,“反正,反正这里面全都是的吧……沉得要死。”


一包纸钞才几个钱。胡歌嫌弃地说:“你这来钱也太慢了,我建议你还是绑架我勒索赎金算了。”

 


评论(32)
热度(266)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