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殊琰】地邪04

04

***

梅长苏看重萧景琰,是连飞流都知道的事。

江左盟一直是梅家经营,历经五代宗主,势力范围不小,然而成为江湖之中最为强大的一股势力,却是近十年的事情。

那是上任宗主梅石楠不明不白的失踪之后,少宗主于倾危之际扶难破围,殚精竭虑,不眠不休,苦心经营的结果。

那也是江左盟上下无一不敬服这位青年的原因。


江左盟能有如今的声势,耗费了少宗主不知多少心血。而唯有一件梅长苏无论如何解不开的谜,那便是老宗主的失踪。他动用了无数关系,安插了无数耳目,能了解的线索只有一条,那便是老宗主是接到了一封信才不告而别的,那信中没有旁的,只让他去一个地方。

 

琉璃厂。

 

晏大夫始终相信,这是梅长苏接近萧景琰的真实原因。

 

***

梅长苏在他的书房里翻找北梁的资料,他虽渊博,却也不是无一不晓,此刻一边翻找,一边给自己兜底:“北梁国祚短暂,传世的资料又少,说不定找不到什么线索。”


萧景琰一脸认真:“先生,您答应了要帮我的。”

“那是自然,可谁也不敢打包票……”

“若是这个谜解不开,我寝食难安。”

“景琰,这你放心,”梅长苏笑眯眯地,“江左盟旁的法子没有,让人睡着的方法还是很多的。”


“………没有跟您开玩笑,”萧景琰的语气更加严肃了,他见梅长苏依然笑语盈盈的样子,便努力威胁道,“要是解不开,我就赖这儿不走了!”


“哦,这我倒是……”求之不得——梅长苏瞥了萧景琰一眼,又看看他身后那个少年幽灵,这会儿他正旁若无人地抚玩着萧景琰那微微发红的耳垂——梅长苏神色一凛,改口道,“景琰,不如你再让我看看这把剑。”


“怎么了?”

“甄平擅剑,我让他帮你看看。”

“哦……”


萧景琰不疑有他,双手奉上。梅长苏捧着剑出门招呼飞流,待走到萧景琰看不到的地方,他便收起笑容,冷冷道:“去,拿给甄平,告诉他,要是能想办法毁了这把剑,我重重有赏。”

飞流愣愣地看着他。

“怎么了?快去啊。”

“为什么,找甄平,我也可以。”

“哦?”

“嗯!”

飞流说着,便挥剑砍向花庭里的怪石,飞流力气异于常人的大,几块巨石登时便被他砍碎,他平素不爱用剑,便是不同的剑经不起他三下两下的挥砍,只是那把剑——

尽管黯淡,但依旧完好无损。


“哼……”

背后有人轻蔑地笑了起来。

 

飞流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只是惊异地捧着那把剑,一个劲地嘟囔“厉害、好剑”,而梅长苏回过头去,倒看见廊下站着那个少年,带着一脸的不屑:“有殿下在,尔等鼠辈,休想动我。”

梅长苏轻声问道:“你说的殿下,可是里面那位?”

少年懒得回答他,他早就发现这人能够看到自己,但同时他也看出了这人对殿下的不轨之心。

要是他活着,一定会弄死这个胆敢打他殿下坏主意的阴险狐狸!


梅长苏不知少年心声,质问道:“他是北梁皇室?”

“哼。”

“北梁已经灭国千年,你确定他是北梁皇室?”

少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北梁灭不灭国,与我何干。”

“那你的殿下也早该化成灰了,里面那位今年才二十有三。”

少年冲他翻了个白眼:“我说是就是,你管不着。”


“幽冥之事,我的确管不着……我就是好奇……”梅长苏压低了声音,“你说的殿下,可是靖王殿下?”


少年突然睁大了眼睛,像是看着什么怪物似的看着梅长苏:“你不是说北梁灭国已有千年……你不是说找不到什么……”


原来真是靖王,若是靖王,那这位就是……梅长苏垂下眼睛,望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少年:“那你就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了?”

 

***

“……!!!”

把目瞪口呆的少年撇到一边,梅长苏终于停止了在飞流看来异常奇怪的对着柱子自言自语的行为:“飞流,别折腾了,让甄平想办法,把那把剑给我毁了。”

“哦!”飞流拿着剑跑了。

“喂!毁了我做什么!”少年——不如说是林殊在廊下大呼小叫起来——反正也没人听到:“梅长苏是吧!就是你!梅长苏!我与你不共戴天!”

“肉身都化成灰了吧,谁在乎。”

林殊咬牙切齿一番,又阴阳怪气道:“……哼,你小心着点,刚才那个飞流,心智未开,好像很好控制,不如我附……”

“你敢!”梅长苏停下来,转身威胁这个活了千年的小鬼,“你当我没办法让你魂飞魄散?不过是看你可怜,才让你留在景琰身边几日……”

“……”

“还有,如果你再对他摸摸楼楼的,我这就送你去投胎!”

“……”林殊也很不甘,“又没有摸到。”

“噗。”

“你笑什么,你也没有。”

“……哼。”

 

梅长苏攥着拳头返回内室,却只看到一个趴在书桌上睡得香甜的家伙,美好的眉眼被胳膊挤得几乎变形,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喂,你说好的寝食难安呢……”梅长苏声音顿时柔软几分,他探出双手,试图将这人抱到床榻上去睡。

结果身边一个不美好的声音在补充:“他为了我,可是三天日夜兼程不眠不休赶来的呢……辛苦他了。”

梅长苏大翻白眼:“那你怎么不去感谢列战英!”


“嗯……梅……”他一说话,萧景琰反倒有点想转醒的意思,自己抬起一只手揉着眼睛,用低沉又疲惫的声音问到:“……长苏……查的怎么样了……”

梅长苏心里像是被人用手揪了一把似的,又疼又痒,他暗暗发誓自己以后一定要让萧景琰多多地叫他“长苏”,而不是什么客客气气的“梅先生”——“我让甄平去查了,景琰,先去睡会儿吧……”

 

梅长苏的声音带着醇厚浓重的安抚意味,让萧景琰不甚清晰的大脑再次沉重起来,他困乏极了,闭着眼任由梅长苏扶着他摸到床边,踢掉了鞋便滚上床翻身睡去,也不管梅长苏在他身后,为他轻轻解开了发带。

 

沉湎于萧景琰毫不设防的样子,梅长苏殷勤又痴迷地整理着他乌黑的头发,以免他睡觉时不小心压到。


只是他没想到,林殊那只死鬼竟然也跳上了床,躺在萧景琰身边,脑袋也紧紧贴着对方,脸对着脸,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你这家伙,根本就不需要睡觉吧。”

“还是那句话——你,管、不、着!”

“你!”

梅长苏咬牙切齿,差点儿揪疼了萧景琰的几缕青丝,如果林殊是个活的,恐怕自己早就弄死他了——

梅长苏简直要神志不清了,直抒胸臆道:“我要弄死你,弄死你。”

“哦……是么……”林殊的眉毛一挑,不以为意,“说不定是我先气死你呢。”

他眼睁睁看着林殊,当着自己的面,咬了,一口,萧景琰的,下唇。



——————————

诸位,我此刻和梅长苏心情是一样的

巨、他、妈、想、开、车!!!

评论(39)
热度(298)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