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殊琰】地邪 01

设定诡异,靖王和其副将林殊分别是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前世,小脑洞不会太长。复健之旅命途多舛,文风诡异力有不逮,恳乞各位父老乡亲多多包涵。

 

———————————————— 

***

城郊琉璃厂有望族萧氏,拥着好大一片宅子。祖业隆盛,人丁兴旺。

无奈祖业隆盛人丁兴旺,便来了麻烦与祸事:祖业盛,争执弥生,人丁兴,是非不竟。拥攘吵闹,好不烦躁。


如今的掌家人萧选福承先泽,置田宅拥妻妾,有不少儿子,具体几个他也没数过。反正有那么两个,景宣景桓,他尚且属意,其他的都得去且去的,不甚为意。他年轻时尚且气盛,如今年纪大了,除了死活问题,其余一切看开。他又自觉年迈气喘,开始修身养性,号称难得糊涂,其实真的糊涂。


今天便有一个不眼熟的儿子,来给他请了早,请完了也不走,非说:“父亲,我想搬去北窑住。”


萧选抬抬眼皮,看着对方一双鹿眼圆睁,那瞳仁子黑白分明,灵润非常,抿着嘴一副老实诚恳的样子,很是乖巧,他却委实想不起自己哪年哪月何时何地生过这么一个清隽儿子,对方又是个木的,对视半晌寂寂无言,他只好问:“……你是哪个?”


他这便宜儿子眼皮跳了跳,道:“我是景琰。”

“哦!哦!景琰啊……”老父亲忘记亲子名姓,心虚不已,假意道:“许久未见,模样变啦……你是老几?”

“……”,想想老父年迈糊涂,萧景琰也不计较:“老七。”

“原来是小七啊……哈哈……哈哈……”

“我想搬去北窑住。”萧景琰又说一遍,声音提高了些,唯恐他老父亲三哈两哈忘记此事。

“北窑、北窑……”萧选点点头,“也好、你去那儿看着咱家里的窑工,挺好。好好干,爸爸老啦,要靠你们年轻人……”

“谢谢父亲,父亲请用茶。”萧景琰略笨拙地往他爹嘴边递茶,可一看便知平常也没伺候过人,动作僵直,就像是往灶炉里捅一根火棍,老父亲险些磕碎银牙。


等到萧选喝完了茶,刚想再说点儿什么,一抬眼,儿子没了。

他便不以为意。直到下午大管家高湛来清账,他方才想起:“咱们家的北窑,不是早废了吗?”

“是废了呀。”高湛惊讶道,“当家的您忘了?”

“什么?”萧选老了,颇为不耻下问地请教。

“那地儿,地邪啊!”

 

***

地邪?地——邪——

萧选冷汗都下来了。北窑,他怎么能忘了北窑呢——

那地儿是邪性。

那是他们琉璃厂的老窑址,以前都好好的用着。也不知怎么的,约莫二三十年前,某日傍晚,那地方就炸了。

真炸了。按理说窑厂这地方,又不是做炮仗,难得一炸,可是那天晚上,竟生生地炸出了一道道火树银花。


幸而无人伤亡,老窑工抽着烟袋说,东家,不对劲啊,这地方前后三代家主用了得有上百年,没出过什么岔子,怎么还往外喷火星子呢。

彼时萧选尚在壮年,看着一道道火树银花往天上蹿,觉得蛮好看,没有多想,嘱咐着让工人们小心避开,不要伤了性命。

等着第二天那地方平静下来,家仆收拾瓦砾,却意外刨出一块方碑,上有四字,他们与古玩打交道,稍加识别便认出来:勋臣之藏。


“勋臣之藏?”

不太懂,找个人问问。

京城能人辈出,很快有人道出关窍:此乃封土碑,封土碑下当有古墓,这墓里埋的还不是一般死人,是有大功勋之人。而且这种加封土碑作身后评的作法,只有北梁一朝有。

 

很有意思,就是说我们在人家头上叮叮哐哐了这么久,终于把人气炸了?

 

按说那地方有古墓,必然有些玩意儿,萧选觉得炸是炸了,保不齐还剩点什么,一时心痒难忍,便差人下去查看。一看之下发现此墓室早已被烧空,徒有四壁。既没见着遗骸,也没见着盗洞。但棺椁位上有把古剑,不惧烈火霹雳,诡异地直插地底,孤零零立在墓室之中,剑身依稀有字,只是辨认不得。

这等作法闻所未闻,更诡异的是,找了几个大力士,那古剑愣是拔不出来。


非议越来越多,萧选不胜其烦,又急着开工,古剑之事悻悻作罢。找来几个管家商议,决定迁窑。反正本来也不太喜欢那北窑,距离正街又远,器物运输不便,借此机会正好废弃另起炉灶,也省得继续冒犯幽冥。于是放弃了北窑,命他长子景禹另行选址,经营新窑。


想起景禹,萧选心中一痛。新窑修好没几年光景,他那寄予厚望的长子,便生了一场急病死掉了,死的那天,竟恰好是北窑出事的日子。

你说邪不邪性?

竟还有人说,那是他惊扰幽冥的报应。


伤心旧事,好不容易忘却大半,如今却越想越清明。他记得自己似乎也喜欢过小七,可正是在给小七过生日当天,他的长子景禹殁了,又想起他出生之日仿佛正是北窑爆炸,更加以为不祥,对这儿子渐渐厌弃起来,待他长大些,便早早打发去外地做个买办,天南海北,再难相见。

 

***

萧景琰自出生来,便有流言傍身。

坊间都道他是个不祥之人,一降生便克没了老窑,没几年更克死了大哥。谁若与他过从亲密,必然要走背字,找人一算,原来这家伙是个手握生杀大权的命格,主杀主破,压根就和琉璃厂这地方八字不合,五行犯冲。反正自打他出生,萧家就没消停过,今天走个水明天掉块瓦。直到萧选给他赶去外地,才算清净。


这次是要给父亲过六十大寿,他才急忙赶回,回来没几天,看着人人避他唯恐不及的样子,他不愿意在家自讨没趣,索性搬去北窑住,反正两个都不祥。


——萧景琰瞪着眼睛:看谁克得过谁。



——————

我踏马真是不知道怎么打这个 tag 了,按理应该是殊靖,苏琰……

评论(129)
热度(457)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