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美人与野兽

看了电影来的小脑洞,画风崩坏又添新作……

全程各种画风崩坏……

我真的很怀疑,如果是狮子的话,会不会有大猫控拒绝变身。

————————————

从前,有个王子名字叫凯,他被一个女巫求爱了。

他拒绝了。

女巫问他为什么。

他说:你长得不好看。

 

“可恶,”女巫非常生气,“还没有人当面这么说我呢。”

“那他们一定在背后说。”

“……你这条颜狗。”女巫很绝望,“我要把你变成一只野兽,让你也尝尝被人diss的滋味!”

王子凯说:“你因为自己会巫术就随便惩罚别人,跟我因为自己颜狗所以拒绝你,大同小异呀!——而且我怎么觉得你更过分呢!”

“少废话!——你是什么星座的?”

“……狮子座。”

“狮子座?”女巫想了想,“那就把你变成一只狮子吧!”

 

哗啦啦啦啦,魔法生效了,王子凯变成了狮子凯,女巫塞给他一只玫瑰:“告诉你,这根玫瑰全部枯萎之前,如果你找不到真心相爱的人,你就完蛋了!”

“怎么了?”

“你就会永远变成一只狮子!”

“……我能长生不老了?”

“……不是那个意思!”女巫只好解释一下,“是说你这辈子都只能是一只狮子了!”

“这样啊。”狮子凯表示听懂了,“这么看来你法力也没多大么!”

“……呵呵。”女巫冷笑,“哼,没有人会爱上一头狮子的,你就等着永远变成一只狮子吧!”

“既然这样……”王凯表示想通了,“那我找只母狮子不就好了?”

“………………………………”

“嗯,找个漂亮的母狮子。”狮子凯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威风凛凛的鬃毛,光鲜亮丽,“哇,我变成狮子也很帅嘛。”

“………………………………”女巫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是史上第一个给被诅咒者气死的女巫。

 

狮子凯表示,其实也稍微有点后悔得罪女巫。

因为他的饭量变大了,厨房总是来不及做饭。

唉,每天都在吃饭,睡觉,舔毛里虚度人生……

至于找个真心相爱的人,他想都没想过。

种间隔离不是这么容易跨越的,他觉得女巫未免太难为人——不,难为狮了。

还好不干扰他吃饭。

不然真的要翻脸了。

玫瑰花瓣枯叉枯叉掉,城堡里的仆人们都急死了,到处给他找美女,妄图解开诅咒。

他说:“算了吧,她们见着我就花容失色,以为我要吃掉她们一样,真是好烦——其实我对生肉没兴趣。”

 

日子一年年过去了,狮子凯有天突然想到,貌似最近一年多都没去看过那根玫瑰是死是活了,看看去。

结果一看,只剩一瓣。

满意地用爪子拨拉拨拉拨拉。

妈的就是不掉。

真不愧是魔法玫瑰啊!

狮子凯丧气地甩甩尾巴,走开了。

 

过了不久,城堡里来了个过路的陌生人。

是个男的。

“男的就让他进来吧。”狮子凯颇为放心地说,“量他也不敢怎么样。”

是一个骑士,自我介绍说叫胡歌。

狮子凯躲在立柱后头小小地探出头去,暗中观察。

“喔,蛮帅的,是个美男子,跟我做人的时候比不相上下——给他开瓶红酒。”

骑士歌在空荡荡的城堡里到处打量:“诶,你们主人呢?”

“可能……在——玩儿。”

“在玩儿?”胡歌看看时钟,“凌晨三点诶,他在玩儿什么?”

“凌晨三点,他正好精神得很。”仆人打了个哈欠,估计正在玩儿毛线团吧。

不是他说,他主人变成狮子之后,就对这些东西充满了不可抑制的好奇心,花瓶都不能往桌上摆了,任何会动的东西都会引起他的注意与破坏——害他们工作量成倍增加。

胡歌在内廊上走来走去:“我看到了你们主人收藏了很多油画,都是狮子的,他喜欢狮子吗?”

“不,那是他自己,他找画家画的他自己——非要说的话——他喜欢自己。”

“自己——?你是说,你的主人是一只狮子?!”

“是啊。不过你放心,他不吃生肉。”

“你是说——狮子?!毛绒绒的很威风的有大尾巴的眼睛很圆爪子很厚的那种狮子吗???真的狮子?活的?”

“你干嘛这么激动。”仆人说,“他就是狮子,除了会说话,吃饭讲究,其他跟狮子也没什么区别了,哦天呐你别激动,他不会咬人——好吧你如果想跑,方向反了。”

“不是想跑!他在哪里!!!我想撸他!!!”

“嗯?”

“呃,我是说——我很好奇,我能见见他吗?”

“你不害怕吗?”

“应该——不——会——的?”

其实,我比较害怕吓到他。

 

所以,狮子凯就被几个仆人哄着,拿大梳子给他梳毛。

“好烦,我恨梳毛。”

“毕竟是客人,你要讲究仪容。”

“我还没死,讲究什么遗容。”

“……再坚持会儿,”仆人们心很累,他们当然希望狮子凯能够变回王子,否则他们就要这么伺候这只已经非常能磨人的大狮子一辈子了。

“好烦,给我个抓板,让我挠挠。”

有人给他塞过来一个枕头。

“嗷!”——狮子凯把枕头挠得鹅毛满天飞。

 

骑士歌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狮子。

咳,好吧,他根本没见过几只活着的狮子,还都是在马戏团里,养得毛发枯燥,神情萎靡。

这只威风凛凛的狮子有着淡棕色的眼睛,厚厚的脚掌,大尾巴在身后不耐烦地甩来甩去,耳朵一抖一抖的。

王凯打了个哈欠——天都快亮了,他困了。

“你不就是想看看我吗,看够了没我要睡觉去了,你自便吧。”

“那我能看你睡觉吗?”——胡歌一脸陶醉。

作为一个猫控,一个猫科控,一个大猫控,近距离撸狮子的机会简直千载难逢。

“随便。”

 

狮子凯趴在壁炉旁的暖垫上,舒服得直抻爪子。

有人轻轻挠着他的脑袋。

“唔,舒服。”

于是这人又慢慢开始挠他下巴。

“嗷,舒服。”

狮子凯发现这人手艺真不错,干脆翻过肚皮来,挥舞着四爪说:“挠这儿挠这儿。”

妈蛋啊这只狮子好可爱啊嗷嗷嗷嗷嗷嗷——胡歌热血沸腾:我简直想撸他一辈子。

 

他问:“我能一直呆在城堡里吗?”

“为毛?”

因为我不想走啊啊啊——

骑士歌正色道:“因为这里很好。”——而且还能撸你。

狮子凯其实很无所谓,反正胡歌的饭量也不是很大,又不会抢他吃的,爱呆就呆着吧,陪我打发时间还挺好的。

打发时间的方式1:把这个毛线团扔给我扔给我扔给我!诶!我够到啦!

打发时间的方式2:哦哦哦蝴蝶蝴蝶小蝴蝶!啊!跑了!

打发时间的方式3:你人呢,你在哪儿,哪儿呢——啊!看到了!诶不是大意了——

……真有意思啊,王凯心想,我越来越像狮子了。

 

就是这家伙有点黏人——不对,是黏狮子。

唉,晚上睡觉都要跟着我,多大人了,能不能有点胆子。

还有总爱揉我脑袋,毛都被你揉乱了好么!

揉脑袋也就算了,还要捏爪子,捏尾巴,捏耳朵——想捏哪儿捏哪儿,真的神烦。

还会突然间接性歇斯底里发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凯凯啊啊好可爱哦哦哦!!!!”

货真价实的深井冰啊。

要么就是瘫在他身边不走:“太可爱了喔喔喔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狮子凯不满意地哼哼着。

“喔嗷嗷嗷啊啊啊啊咕噜声也好可爱喔喔——”

狮子凯真的很怀疑,这个人类是不是也被诅咒了,得了一种不说狮子可爱就会死的病。

 

结果有天,这位骑士先生一大早起来,不过就是看见自己正在赖床,突然大发神经说了句:“啊啊啊凯凯太可爱了啊啊啊爱你一辈子!”

妈的,这货刚说完自己就成裸男了。

 

END

评论(72)
热度(495)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