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琰】无妄之灾(下)

别急……坑……一个一个填……(先从简单的填起)

这就是个为了炖肉而写的文……没啥情节……

不过,我特别喜欢这种少年郎之间刚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时那种……那种……沉湎其中不可自拔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大家,我就是这么污的一个变态……【自暴自弃.jpg

 

07

林燮觉得他儿最近不太对。

好像变傻了。

去了一趟靖王府,留宿一晚——这也是寻常事,怎么回来了之后,就总是傻笑呢?

还去的更勤了,天天往过跑,很晚才回来。

问他:“儿子诶!跟靖王殿下好好道歉了吗?”

林殊说:“当然道歉了!”

林燮很满意:“是嘛!这么说你们和好了!”

“那当然!我们现在可好了!”

林燮满意地笑出声来:“这样就好了,这样我就对太子殿下好交代了。”

说到太子殿下,林殊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好像有点瑟缩,他说:“爹!今天没事儿的话我还要去靖王府!”

他爹觉得这小子的热情有点异乎寻常,但还没有多想,只是看刚刚提到太子殿下时林殊表情微妙的变化,内心满意——原来你这臭小子还有所忌惮,这样也好:“去吧。”

“我今晚不回来了。”

“你是搬靖王府了还是怎样——”林燮笑呵呵说,“别老缠着殿下,让人好好养伤——十天功夫你都去了八回,你就不能让别人清净点儿。”

“景琰——表哥他躺在床上很闷嘛,我去跟他逗逗乐子。”

林燮有点无语,儿子究竟把殿下打成什么程度,他是不太清楚,不过这都十天了还下不了床???不会吧?

 

08

十天了,萧景琰当然不至于下不了床。

他说:“一会儿林殊要是来了,让他滚远,不要放进来。”

管家很为难:“林少帅已经来了。”

“景琰~”林殊从门外探了个头进来,一脸纯真,“景琰表哥~”

“你走。”

“不走,我是来探病的~”

“我病已经好了!不用你探!”

“真的吗~?”林殊眨眨眼睛,示意让屋子里的人都出去,这才又小声凑到萧景琰跟前说,“真的好了?那让我看看。”

萧景琰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蹿腾起来了。

夏天本来就燥热,窗外蝉鸣不断,林殊热热的鼻息喷洒在他脸上,带着少年郎的热情炽烈。林殊一路赶来,额发上晒得都是汗,贴着脸颊垂落在下巴上,一笑起来灿烂到刺目——

“景琰,你真的好了?”

我真的不好了——萧景琰心想。

 

09

萧景琰趴在床上,让林殊帮他上药。

林殊不来是一回事,林殊要是来了,那就会变成另外一回事。

萧景琰不希望林殊来,因为林殊来了,他并没有足够的定力把林殊赶走。

毕竟……萧景琰垂着眼,睫毛颤动着走神,销魂蚀骨的感觉并非只属于林殊,头一天晚上,他还可以解释成自己受伤了没力气挣扎,第二天,他可以告诉自己那是因为烧糊涂了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而第三天,一定是因为缠绵病榻的人心灵格外脆弱——随后倒是安生了几天,林殊也好他也好,都意识到体温起起落落总是不见转好的原因也许就是两个人都太不会写自制两个字。

消停归消停,林殊一来,难免又要不消停了。

林殊说,来给他“上药”。

萧景琰身上的伤已经渐渐消退,只留下了浅浅的青痕,像白玉上斑驳的青痕,却比白玉活色生香。

林殊一口吻在了腰窝上,他的手指还在萧景琰的私处动作,喉咙干哑得像一团揉皱了的脆纸:“景琰……伤好了吗……”

萧景琰收紧了胳膊,并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他的烧退了,伤也好了,甚至今天涂药都是多余的,况且——萧景琰知道,林殊涂的也不是药,他的私处有些红肿,这桩秘密又不敢外露,只好接着用鱼油膏糊弄。所幸身体年轻,红肿很快消退,现在已经好全了,不像林殊前几天涂药时那般热痛难忍。

可林殊还是要涂,他也没有制止,他安慰自己,再涂两天还是更保险些,又嘲笑自己,太不坦荡,否则林殊问他话时,他为何不能严词拒绝。

 

10~11

(请刷金陵市民卡上车)

 

12

靖王殿下已经三个月没有来过林府了,倒是自己儿子有事儿没事儿就往过跑。

林燮把这事儿跟太子殿下讲,连太子都觉得有些奇怪,得个空便问他七弟:“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林小殊了吗?怎么不去找他玩了?”

萧景琰一惊一乍的样子就跟被猫踩了尾巴似的:“谁喜欢他了!”

眉毛压得低低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不知道在跟谁生气。

太子殿下沉默了,看着他七弟最近愈发飞扬起来的容光,突然问道:“你府里最近来什么新人了?”

萧景禹眼睁睁看着他的七弟把眼睛瞪得溜圆,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两只手都握成了拳头:“没有,没有啊,没有啊!”

一遍是真,两遍是假,三遍便是弥天大谎。

萧景禹不动声色地望着他这个七弟,心想这个人还挺厉害的,迷得景琰都为其撒谎了。

 

林燮觉得儿子太不对劲了。

有天发现儿子出门,自己便偷偷跟着,眼睁睁看着他进了城北一家小楼里,匾额空空,他不知是个什么所在,拽着个路过的行商一问——“此地南风馆。”

我滴个乖乖!

林燮吓得浑身哆嗦这就回家了,还没想好该怎么办,倒是看见林殊也回来了,进门就说:“爹!我去靖王府一趟!晚饭不在家吃了!”

林殊总觉得之前的书不太好,想来世间南风久矣,总也有些相应的图册才好,前几日便多方打听,终于知道城北有家南风馆里似有此物,今天便去求了几卷来,正准备下午带给景琰表哥一起好好研习,却不成想被他爹一把拉住:“你别走!”

他爹拉着他,问:“去干什么?”

“去找景琰哥啊——”

“就你一个去?”

“可不是嘛。”

“不带别人了?”

“带谁?”

“小殊啊——”林燮捶胸顿足,痛心疾首,“萧景琰是谁!是靖王!是皇子!你自己有些小毛病爹就不跟你计较了!你可不能毁了他清清白白的声誉啊——”

他担心林殊拐带着靖王殿下,去那南风馆里风流快活。给人认出来了,回头再传到太子殿下耳朵里,太子殿下把他七弟栽培那么久,视若珍宝寄予厚望,一不留神让自己儿子给拐带坏了,那他可怎么向太子殿下交代哟——

林殊看他爹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的行迹已然败露了,不过他不但有贼心,还有贼胆,看看四下无人,直接坦诚认了:“爹,你害怕也没有用了,他的清白已经让你儿子毁了。”

“…………啥?”

“我——”滴个乖乖,我还没想到这一步呢!!!

林燮脸色苍白如纸,感觉简直天塌地陷,他抱着头,慢慢蹲在地上——这下可真的没法儿交代了!!!


【END】

——————————

太子殿下还有一炷香抵达战场2333333333

评论(42)
热度(333)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