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痴人

歌凯RPS,不适请绕行。

又捡起这个系列,恍若隔世。

最近的单循脑洞,角度微妙,无名无姓之人也有爱有恨,我想世上爱他们的人很多很多,爱得很深亦很好。

建议配合痴人食用

——————————————————————————

网上俏皮话很多,却不能细想。心思太细难免伤心。比如当年那句人生三大错觉一,你爱的人也爱你,虽博人一笑,却不无道理。

道理究竟有没有道理,还是要看有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这道理结结实实应在我身上,我又怎能不认其灵验。

 

我有一天,路过上海滩最繁华的街口,看着那极尽铺张的展板,又见你们比邻而居,一时竟不知该羡慕谁。


江南织雨,如天罗地网,无处可逃,有时无非一站台,你们也向背而立,面对天地间无数断线,面对往来无数过客。

我想我也如同过客,雨来了,我有伞,却无共伞之人。又要自嘲感物伤怀,太过矫情,触情生情,无非自怨。

我在想,我早些迟些认识你,都好过那年一个尴尬时间,你或许有情,我着实有意,两人夜半闲聊,总能有无数笑语,由心而起,直达霄汉,千颗繁星,万家灯火,无不欢欣雀跃。

直到你说,遇到一人,比风雪更令你颤抖。

于你而言,不过一句闲话,于我而言,一切戛然而止。

 

真的假的,那是何人?我想笑着带过这个话题,本来我想明天就是情人节了,现在我想大概是我想多了。

看到窗外无风无雪,天幕昏黑,举头望去,亦不能共明月。

我便知道,苍天所厚爱之人,必不是我。


抻缩手掌,拢合之物不过空气,你一双手,骨节分明,似丹青走顿,平日说话,手舞足蹈,游龙跑马,风流潇洒。

我实在想不到,谁能配得上。

只是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我本山间一滚石,偶得明月几分垂怜,空有青柏心,几番跌撞,终成尘泥,一朝见得瀚澜当空,才知自己身何渺渺。

 

而那尘泥之心虽死,犹能踏地。


有爱者必有恨,我是红尘俗客,不能走脱痴妄之心,平白生出彻骨恨意,浮于皮表,便是活脱脱一副小人嘴脸。

你说起同那人感情,炽烈之时我必浇注冷水,冷冽之际我再加一把寒霜。一句句话里都是工计,一番番长谈极尽虚伪。

可饶是如此,三年过去,你也不曾有一丝断绝之念,到头来,只感谢我肺腑良言。

我是肺腑,却不是良言。

普陀山中,有我一柱轻香,六合之内,却无应我之神。天道无常,并非事事注定,只是总有那么一两件,是改也改不了的。

想来我的嫉恨就跟我的愿望一样,青烟一缕,不值一提。

罢了罢了。

 

我尚在自怜,不知不觉,你们已尽在眼前。


人之格局,终究大小有别,我想即使我曾得到你,也只是像浅塘之鱼自以为得到大海,竭力巡游亦不能到达海角,海之浩瀚无垠,岂是万千鱼虾之辈可知。

能与一片海相遇的,唯有另一片海。


孩童拾贝,偶尔得一海螺,是大海慷慨相赠,附耳倾听,以为海语,便欢呼雀跃,独占赏玩,这便是我。

两海相接,涡流无数,激浪万千,海中熔岩,自深渊而起,搏击半空,豪情快意,徒令他人望洋兴叹,无可奈何。


海中巨鲸,我便已胆颤,比肩之洋,我岂能抗衡?

并非我妄自菲薄,我这一分自知之明,便是最后一点胸怀。


我一直在想,你们可会有不得击碎的壁垒,有不可跨越的障碍,有不得圆满之结局。我假想了很多,无非俗世之见。自然,想到山穷水尽之境地,也有一丝快意,毕竟沧海亦能成桑田。

只是没想到,壁垒未成,宏图已展。也没想到,一首歌竟成了我难以跨越的心事。

不敢听,不敢看,刺眼刺耳,犹为刺心。

因为我想,即使沧海桑田,岩层累积,无数脉络,刻骨绵延,都是当年惊涛骇浪,翻覆无穷,岂止比我一点不堪之念快意万倍!

 

我本以为,是你离我越来越远,可隔日你打来一个电话,顺便问我是否看到你们唱歌,我一时语塞,唐突回答,并没有看。

我没有看,因为我不敢看,你却不知,只小声自嘲,说你现在炽手可热,反倒令朋友越来越远。

我无言以对。

竟是我远离你吗?

只是仔细一想,的确如此,你并未因为恋情减少与我联系,可为何我觉得你越发遥远?

因为我充耳不闻,因为我竭力抗拒,你提到他,我便草草结束话题。我以为如此一来你可以不提起他,可怎么可能?两股绳已拧在一起,又怎能轻易解开,分清彼此?

是我在远离你,因为你不再是你,而是你们。

 

爱情很多,而这却算不上,无非一点倾慕之心无处安放。


想来人心无非方寸,却能绕成千结。这结里裹着自己最看重的人,你愿将他细细包裹,他却从不安分,非搅成一团乱麻不可。有人愿意细细拆解,试图找到一线生机,有人喜欢快刀斩麻,终究落下一块心病,总归这结是自己种下的,总要自食其果。

我只是你的取舍,你却让我没得选择。

 

我知你好看,将你收藏,细细描摹眉眼,总是百看不厌,终于自食其果,在你身上,看到那人的影子。

看到了,便挥之不去。

不是报应又是什么。


青天,一行飞鸟,让我抬头看,看那巨大的广告牌,你一双眼,十分好看,凝视着我。

只有片刻,画面一翻,又是那人眉眼。

不得不认,一样好看,也难怪你喜欢。


我做了个梦,没头没尾。

红尘无边,秋水长天,我在山中走,总也不得脱,我问旁人,这山还有多高?我已经不知行了几个春夏秋冬,怎么还走不出呢。

人答说:世人执迷一分,此山弥高一寸,你既已入山,如何走脱?痴人说梦!


我醒来,这梦就当作笑料发给你看。


岂料你说:世上痴人多吶,也算我一个。


评论(26)
热度(178)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