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老爷们儿恋爱指南⑦

此篇为歌凯RPS!无关真人!!!并含有本人恶趣味!不适请绕行!!!

此篇为歌凯RPS!无关真人!!!并含有本人恶趣味!不适请绕行!!!

此篇为歌凯RPS!无关真人!!!并含有本人恶趣味!不适请绕行!!!

我论文没写完之前再写一个字就剁手!!!!!!【大哭跑走.JPG

灵感来自一个基友的真实经历,不过他惨多了……

——————————————————————————————


【请遵医嘱】

***

王凯难得有个假期,把自己打了个包扔进胡歌家里,美其名曰,温柔乡,我来也。

结果悲剧了。

盖因他得意忘形,洗澡的时候滑了一跤,蹭着了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一痛一叫之下,脸比胡歌都白了。

胡歌听到响动,猫都不撸了,迅速抵达事发现场,见王凯没大毛病,胳膊腿儿都能动,就是疼得直哼哼,放下心来,一边偷笑一边联系私人医生。

偷偷摸摸检查了病情,再三发誓真的是在浴室摔了一跤,终于,医生半信半疑地说:“好吧,主要是前列腺因急剧挤压引起的充血,问题不大,不过消肿需要一些时间。”

结果胡歌笑不出来了,一脸呆滞:“啊?”

“是的,你们需要暂停一些活动。”医生推推眼镜。

“不会吧,我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假期……”王凯也呆滞了,“这就是说我们最近只能过家家了?!”

“能过家家就不错了,”医生说,“据我所知有些病例,长期的,调理时间三个月到一年不等,你这个真的算轻的,不太影响正常活动,最多是排尿时有些痛感,但即使痛感消失,也不代表你可以立即开始性生活……”

王凯抱着头,一脸的我不听我不听。

于是医生转而去跟胡歌嘱咐:"我是认真讲的,王先生他需要禁欲。"

“好的,”胡歌十分之通情达理,“多久?”

“半个月吧。”

“……医生啊,你看能不能……”胡歌扯着医生的袖子走到一边连比带划:“通融一下?”

这能通融?当我们的医嘱都是信口开河吗?!医生板着脸道:“不能。”

“真的没有可能……”

“其实我觉得三周比较保险,只是半个月后我想再来检查一下恢复情况。”

“好吧好吧,当我没说,半个月是吧,我保证不短你的。”

王凯听到了,嗤嗤笑:“我作证,他绝对不短。”

胡歌翻了个白眼,凯哥你已然是个半残之身了,竟然还有心思开车,真是精神可嘉。

医生不苟言笑地推了推眼镜:“短也不要紧,胡先生,现在医学很发达,我有一个校友,他的团队专门从事这方面的整容……”

“我没有这种困扰,医生您还有其他要嘱咐的吗。”

这显然是要送客了,正常人都知道此处应有寒暄若干然后走人,偏偏这个医生不正常,他收了人钱,就一定要尽情发挥其天职,严肃嘱咐:“有啊,你没事不要撩拨他,试探他,更不要看他有好转的迹象就自作主张。”

“我绝对不撩拨,不试探,不自作主张。”胡歌指天发誓,“只是您能不能把这几句给王凯也说一遍?”

医生深感此人莫名其妙:“他都硬不起来,撩拨你干什么?”

胡歌叹了口气:“你不懂。”

干什么?他怎么知道王凯要干什么?关键是他凯哥什么都干得出来。

这就比较可怕了。

 

半个月,胡歌安慰自己,时间过得很快的。

两天后他就一脸焦虑地心想:时间他妈的怎么还不滚呢?

因为他从了医嘱,王凯不从,王凯撩他啊,天天在房间里不穿裤子乱跑,美其名曰方便查看病情。时不时就要把自己的内裤掀开观看一番,还恶意卖萌——恶意的,绝对是恶意的,圆眼睛望着自己的小兄弟嘟囔着说:“你怎么还不好呢……愁死你爸爸了。”

句尾的鼻音尤为可爱,就像在跟幼儿园的小朋友说话。

妈的!胡歌气得狠狠抽了好几口烟,又被狠狠呛了好几下,推着王凯说:“你滚滚滚!不要在我眼前晃!”

 

结果没过两天,他发现王凯在不在他眼前晃,他眼前都有王凯在晃,一只两只三只……越来越多,压力颇大,胡歌头上黑云罩顶。

于是王凯挑挑眉毛,拍拍胡歌的脸,让他打起精神来,举起两只手,一只抖手一只指口:“看你丧的,手或者口,你选一个吧。”

胡歌抬起一双小狗般湿漉漉的双眼,先指了指手,咽咽唾沫,又指了指口,满脸期待。

于是王凯先用嘴巴亲了亲他嘴唇,又用手揉了揉他脑袋,在胡歌反应过来之前,蹿进卧室把门反锁起来:“盒盒盒盒盒盒我滚滚滚,我不在你眼前晃!”

晚来一步的胡歌一边挠门一边立下毒誓:“我早晚会找回来的的的的的!”

 

吃午饭,不好好吃,慢动作吃,舔舔,咬咬,含含,嘬嘬,舌头吐出来缩回去,看样子很是灵活。

胡歌咔嚓掰断一双筷子。

王凯挑挑眉毛:“遵循医嘱啊,医嘱啊!”

“我知道!”胡歌满腔委屈无处发泄,“不用你提醒我!”

王凯挑着眉毛开开心心,不料饭后他打算抽根烟的时候,被胡歌一把夺走烟盒。

“忌烟酒,忌荤腥,遵从医嘱啊!”

王凯:“一根不要紧。”

胡歌黑着脸:“没得商量。”

——既然相亲相爱是不可能了,那就互相伤害吧。

 

如此半个月后,王凯反倒扭捏起来。

因为他爽了N天,突然想起一则至理名言:风水轮流转。

他跟杨白劳似的拉住胡歌大爷的手不放:“要不今天我给您老撸一个?”

胡歌毫不心动:“急什么,等医生来了再说。”

王凯很绝望,但还没有放弃讨价还价:“那要不我先给您老人家吹一个?”

“急什么?”胡歌眼睛一弯,简直要笑出声了,拉着王凯的手客客气气,“咱们遵从医嘱,乖啊,别急。只要医生说行,统统少不了你的。”

王凯的确有点急,他自己的情况他很清楚:“闲……闲着也是闲着嘛,来来来,我手痒行不行……”

他急得直上手,胡歌誓死捍卫自己的衣领,两个人拉拉扯扯了半天,没什么进展,门铃倒是响了。

胡歌此刻,突然想起一本书来。

他轻笑起来:“丧钟为谁而鸣。”

王凯此刻,倒是没这么委婉。

他直接喊了出来:“完了!!!”

 

“我去开门!”王凯突然殷勤起来,又推着胡歌说,“我手机好像落卧室了,帮我拿出来啊!去找找!可能在枕头底下!”

“那你自己去不就好了,”胡歌说着,还是向卧室又去,耸耸肩他心想:何必呢。

而王凯开了门,就跟喊冤的见了县太爷似的,扑向医生,扒着对方胳膊不放:“医生!待会您能不能告诉胡歌,我这病……我还需要半个月才能好?”

医生很严肃:“为什么?我看你刚才这一跳一扯的样子,仿佛已经好透了。”

“当然当然!我自己我还能不知道吗?可是,你现在告诉他真相,就会有惨剧发生!”

“惨剧?”

“惨剧啊!”

“哦!”医生了然,“可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凯更绝望了,刚想开口“你说个价吧”,没想到胡歌这么快就从卧室出来了,困惑地说:“我没有找见你的手机啊?”

“你再去找找!你肯定根本压根绝对没有好好找!”

胡歌肯定根本压根绝对不打算理他,直奔主题:“他情况怎么样?”


一番检查下来,医生一笑,王凯就快哭出来了,他听着医生像宣布死刑一般严肃地对胡歌说:“已经痊愈。”

“哦~~”胡歌了然地点点头,摇头晃脑,十分轻松:“那就是说……都没问题了?”

“没有问题。”

胡歌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来,王凯只觉得眼前发黑双腿发抖,他拽了拽医生的衣角:“你再想想……真,真的没问题了吗?是不是还应该注意些……比如力度之类的?”

 

“首先,王先生,您伤的主要是前列腺和阴茎表皮轻度挫伤,跟其他部位关系不大,其次,如果你们平常是换着来的,那我倒是要提醒你,现在只能让胡先生……暂时,全权负责了,最后嘛,王先生,你的手机快从袖口里掉出来了,劝你收一下,不然屏要碎了。”

“……”王凯面如死灰松了手,眼一抬正好看到胡歌眯着眼睛点着食指做了个口型,那两个字怎么看怎么是——等着。

 

“谢谢了,辛苦您了,还特意跑来一趟……”胡歌殷勤地把医生送到玄关,又殷勤地问:“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医生手扶着门把手想了想:“哦,我知道男人一般手劲比较大,保险起见,做可以,撸就免了,我说这个的意思就是……”

“我懂,”胡歌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这个容易,慢走啊,慢走——”

胡歌关上门,转过身来:“王凯,你敢锁卧室的门就死定了。”


评论(56)
热度(386)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