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中华街的客人

还大逃猜的点梗,素素 @腐得安然若素 

恐怖宠物店梗……

一点都……不……恐怖,不……惊悚……不……诡异……糟蹋原著系列……

我就是个傻白甜啊我特么已经放弃挣扎了TAT。

————————————————————

中华街上有一家宠物店,这天夜里,店里来了一个十分罕见的客人。

连见多识广的店主见到这人的形貌模样,都忍不住眨了眨那双异色瞳,仔仔细细把这人从头看到脚:“你是……要来买东西的?”

“我听说,你的店里有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兽。”

“没错。”

“那,如果我想找一只狐狸,能找到吗?”

“狐狸?如果是普通的狐狸,你没必要来我店里找吧?”

“当然不是普通的狐狸,是我梦中总见到的一只狐狸,它有特别蓬松巨大的尾巴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它通体雪白,非常漂亮。求求您帮我找到它,不论多少银子我都可以给您,这是它的样子,我托人画的。”

“银子?”宠物店的主人刚准备说什么,就见那个客人已经捧出了一副卷轴。

客人在他面前展开了一副水墨画卷,简单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一只团尾而坐的狐狸,狐狸悠然自得的神情里还带着几分狡猾奸诈,不过店主左看右看,不见独角,不见九尾,不见任何斑纹——

“这只狐狸……就是只普通的狐狸吧?“

“不一样,它会说话。”

“哦?”

“准确地说,是它会托梦,它在梦中告诉我很多的事,告诉我该怎样避开危险,告诉我要怎样保护自己,它懂得很多风物,我每到一地,它就会讲起当地风物。”

“也许它是你的守护神呢?”

“不,不是!我觉得这只狐狸好生眼熟,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它,可我想不起来!不是做梦,是真的!我想我是因为见过它,才会经常梦见它。”

“所以,你是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狐狸?”

“一定有。”客人一双圆眼睛水漉漉的,似乎快要哭出来了,一说话,果然有一丝哭腔:“求求您一定要找到它,我……我非常想它,非常想见它,不是在梦里,我想要亲眼看到它,亲手触摸到它。”

“嗯……我可以帮你找找,这样的狐狸我也很感兴趣,可是客人,我还有个问题。”

“请讲。”

“请问您是做什么的?”

“我是……我是将军啊。”

“哦……”D伯爵弯起嘴角:“那这位将军,请留下姓名,七日后我给您回话。”

“我叫萧景琰。”

 

七日之期转瞬即至,萧景琰再次来到店中,用他那一双大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店主。

D伯爵轻咳一声:“很抱歉,我没有找到你所说的狐狸。”

“是……是吗。”萧景琰眼中的失望很快就被他压抑住了,“……我知道了,其实,其实我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是听说你见过很多很多奇珍异兽才来试试……没事,嗯……也许世上真的没有那种狐狸吧,也许……”


“你先不要失望,我虽没找到会托梦能人言的狐狸,但我找到一面古镜,这只是我的一点推测,你试试看能否照到它。”


萧景琰疑惑地接过古镜,用宽大的袖口擦了擦那有些雾蒙蒙的镜面,再举起来一看,他的目光立即被镜中一隅端坐着的一只白色狐狸吸引了,惊喜交加道:“我看到它了!是的,是它!原来它一直跟着我!可,可我为什么看不到它?”

“……”

“不对!为什么,为什么这镜中没有我自己?”


D伯爵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这位穿着帝服戴着冕冠,与摩登之景格格不入,往来于熙熙攘攘的街市却无人关注的客人:“因为这镜只能照见妖物,却照不到鬼魂。”

“鬼魂………………”

萧景琰突然感觉古镜穿手而过,“哐当”砸到了地上。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又透过双手看到了D伯爵的一双异色瞳。

 

“你说你叫萧景琰,我查了中国古代的史籍,千年以前的确有位皇帝名叫萧景琰,他做皇子时曾征战四方,军功显赫,后来他做了皇帝,拜一谋士为相,正是这谋士以神鬼手段,助萧景琰登上帝位。 ”

“是长苏……”萧景琰喃喃地说,似是想起了什么久忘之事,神情缥缈空洞:“是梅长苏……”


他流出泪来,每一滴泪不等落在地上,便化为青烟:“我……我死了……长苏,长苏也死了……呜呜……”


“你的确是死了,可是梅长苏却没有死。”D伯爵的异色瞳突然朝角落里看去,“因为他欺骗了世人,也欺骗了你,因为他就是那只一直跟着你的狐狸,你不是在做梦,是被他催眠受他驱使,才会躲过阴使勾魂,独行于人世间,过千岁而不自知。”


萧景琰瞪大眼睛,在房间里四处张望,他试图捡起地上的古镜来,可是在他意识到自己是魂魄的时候,便再也举不起任何物体了。

“这……不……长苏……!长苏在哪儿!我!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他情绪激动,店里突然刮起一阵冷风,一股清幽的冷香弥漫开来,萧景琰昏倒在地。


而D伯爵似乎不受影响,仍然在对着空气讲话,一张俊美的面孔冷冷地微笑着:

“梅长苏素以狡诈多谋著称,市井坊间戏称其为‘狐相’。只是朝堂之内都不知这狐相竟真是灵狐所化,更想不到这只狐狸认了主,竟然罔顾阴阳道法,追随千年。只因他是妖物,无法探知萧景琰转世化作何人,不想从此再无相认之时,为了能够时刻看到萧景琰,他甚至阻拦对方转世投胎,以妖言迷惑他,使他在世间游荡,不入轮回。”


“不错,是我。”


梅长苏自一缕薄雾青烟中化出人形,站在D伯爵面前,身后尚拖着一条长长的狐尾,他用那狐尾轻轻圈住昏迷中的萧景琰,“你能看出我的道行来历,真是难得,我也不想伤害你,但你要对景琰不利,就是找死。”


“我立市开店,来者是客,怎么可能触客人霉头。”


“这么说你是想跟萧景琰做生意了。”梅长苏的表情中多了一丝阴狠:“你想做什么?不妨直说。”


“梅长苏,这生意我不是要跟萧景琰做的。”D伯爵拿起扇子来握在手心,“况且我也查过了,他死后薄葬,本就是一缕魂魄游离世间而已,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我对他没有兴趣,而你……你就不一样了。”


那双妖艳的异色瞳孔,一金一紫,闪烁着魅惑又不祥的光,神情之中似乎带着戏谑之意,让梅长苏毛骨悚然,疑窦丛生。

“你想怎样?”


“世传有一物,唤作户牖,之所以说它是物,是因为它有质而无魂,神灵空空,是个天然的混沌躯壳。吸纳人之游魂散魄,可化而为人,长生不死。想必你也知道此物。”

“……”

“是不是很合你意?你似乎一直在寻找这个东西吧。”

梅长苏心中一惊:“是又如何,上古传说罢了,难道……我不信你竟然找到了?”

“你找不到,就自认再没人能找到?”

既然你找到了,那还费什么话,我梅长苏是一定要得到此物的:“那阁下想要做什么生意?”


“户牖会主动吸纳游离的魂魄,这一情状又称还魂,等到户牖与萧景琰的魂魄彻底融为一体,他便可化为你朝思夜想的那具躯体。想要我出让户牖,就要照我的规矩,签订契约。”


“……明白了,我也多少打听到你这人一向是怎么做生意的——像你的其他客人一样,肯定也有绝对不可以打破的禁忌吧?”

“是。”

“说。”

“等他成形,他一日三餐都必须由你亲自喂食,而且每餐只能喂他八分饱,此后不论他如何哀求撒娇,都不能再多喂一口。”

“……”

灵狐有些匪夷所思地动了动环着萧景琰的狐尾,将那人圈得更紧,几乎要埋在一圈儿毛绒绒的尾巴里了。

梅长苏似乎不敢相信对方的要求竟是如此简单又如此怪诞:“……就、就是这样?”

“对。”

灵狐抱起萧景琰那副轻如烟波的魂魄,道:“阁下把户牖给我吧。”

“你要签这契约了?”

“万世不销。”

 

待梅长苏拿了户牖,携抱萧景琰离去,小Q非常不解地开口了:“你不是不喜欢人类吗,为什么要这样帮他们?”

“我有帮他们?”

“哼,别装了,费那么大的工夫才弄来的户牖,简直跟白送一样便宜了那只灵狐。”

“他们本就都已不是人类,况且,对那个梅长苏来说,”D伯爵想起史料里关于萧景琰的有趣记载,立即恶劣地笑出声来,“这也许是个非常煎熬的禁忌呢。”

 

七皇子萧景琰带兵打仗,行至一处,正值晌午,便传令勒马休整,架锅烧饭,捧着碗刚吃了两口,就听敌军喊杀之声传来,他一块肉夹起又放下三回,最后还是一口含进嘴巴里,抹抹嘴巴,大步流星披挂上马,横走于军前叫阵讨敌,剑指敌军主将,口中牢骚不断。

对面没听清,更进五十步,忽见一支疾箭穿云而来,正中主将面门,那人登时毙命,摔下马去,但见箭上插着一缕白帛,上书四字:饭后再战。

敌军大骇,退出五里开外,再不敢轻易近前。

 

尾声:

“苏先生,我真的还想再吃一点点,我还没吃饱呢。”

“景琰……”

“求求你了,就一口,”萧景琰的眼眶里泪珠都快打转转了,“就一小口。”

梅长苏顿感五脏六腑都在焦灼煎熬,不禁在心里大骂那个混蛋姓D的伯爵着实可恶,但还是咬紧牙关:“不、不行!”

 

【END】


评论(54)
热度(405)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