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你能听见我说话吗_06(END)

06(END)

梅长苏自恃车技不错,一路狂飙,想来明天是要吃罚单的。

但是依旧落在了豹猫之后。

开车亦是一件消耗体力的事情,特别是全神贯注地开车,等他气喘呼呼从电梯里出来,在走廊里狂奔,攥着车钥匙一个急转。

映入眼帘的是豹猫蹲在门口悠闲地舔着爪子洗脸的画面,与他的狼狈仓皇对比鲜明。

你……

“你这个混蛋!!!”梅总情急之下,在走廊里冲着豹猫怒喊一声,完全不要任何风度与形象了:“你死哪儿去了!”

豹猫吓得爪子也不舔了,瞪大了眼睛,身体向后倾斜:“回家看看……”

“太任性了!你太任性了!!!”梅长苏一边发抖一边开门,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指纹也对了好几次才对上。

萧景琰有些担心他,梅长苏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吓人,不就是回去看了看么,干嘛这么生气?

门一开,梅长苏还没进门,豹猫倒是从门缝先挤了进去,比起梅长苏的五味陈杂来,萧景琰显得十分轻松:“吃的呢?我想吃牛肉了~给我拆牛肉吃吧~~”

豹猫站起来扑住梅长苏的大腿,很显然他认为用这个姿势来讨好梅长苏可以换来好东西吃。


这家伙竟然毫无悔意,而且一回来就找我要吃的,看来就是把我当长期饭票了。

梅长苏内心受挫,之前只想着景琰回来就好,可他真的回来了,心里竟生出无尽的怨怼与怒气,甚至还有一丝恐惧,这家伙下次会什么时候离开?是不是还要不辞而别?会不会有一天再也不回来?


“你走开。”

梅长苏有点淡漠地轻轻把萧景琰的爪子拎起来放到一边,随后倒是向厨房走去,冰箱里全是景琰爱吃的,既然人回来了,就不要浪费。

萧景琰有点不太适应这样淡淡的梅长苏,对他一点儿也不热情。他追在梅长苏身后,围观他给自己切牛肉,梅长苏切好一片,他就抢走一片,切好一片,抢走一片,但是梅长苏还是兀自切着,神情靡顿,再也没有了平常跟他打闹的宠溺语气。

这让萧景琰隐隐有点不安。

他烦躁地甩着尾巴捣乱,梅长苏叹口气,在他脑门上轻轻揉了揉。

哦!要跟我玩儿了吗!

萧景琰在流理台上打了个滚,仰面躺倒举着爪子去拍梅长苏的胳膊,可是他发现对方好像意兴阑珊,接着挥刀切肉去了,没再搭理他。

“哼……”

萧景琰不开心,他跳下案台,径直向客厅的沙发走去,没记错的话沙发上还有他的玩具,这个玩具他不要了——他决定今天就把它撕碎。

 

梅长苏没去管萧景琰那边的动静,等他慢吞吞切好,端着一小碟牛肉走到客厅的时候。

啪嗒一声,碟子碎了,好好的牛肉洒了一地。

长长的沙发上卧着一个体型修长的男人,见他来了,将手里已然撕开的玩具扔到一边,大喇喇在他面前翻身躺平,还蜷举着手脚扭动着,用慵懒低沉的声音说:“别生气了~~肚皮给你摸摸~~~”

一个男人,一个有着美好的腹肌紧绷的腰腹修长的双腿的男人。

还眯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冲他舔着嘴唇。

裸着,浑身上下,不着寸缕。

哦,也不对,他的脖子上戴着一个项圈。

一个定制的项圈。

全天下只有一个人能打开这个项圈,那就是他梅长苏。


梅长苏眉毛皱紧。

大脑里像是塞了一个码头,无数的船一起出海,那汽笛的鸣叫响彻天空,让梅长苏觉得自己的头颅快要爆炸了。

他什么也不想思考,关于自己是爱男人还是爱女人这件事,仿佛已经渺小地不如一粒沙尘,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占有眼前这个男人。

他想,他也必须。

想要占有他!——彻底地,彻骨地。

梅长苏不动声色地坐下来,轻轻捏住那人的微微屈起的拳头,随后猛地收住攥紧,直瞪着萧景琰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是猫,还是妖?”

“我……我……卧槽!”

萧景琰奋力挣扎起来,却被突然一下扑到他身上的梅长苏死死压住,对方把他的手腕扣紧了放在头顶按住,在萧景琰“你竟然能看到!你竟然能看到!”的惊呼里,一口吻了下去。


梅长苏第一次知道,接吻是要闭着眼睛的。


在他为数不多的的恋爱经历里,他喜欢在接吻的时候睁开眼睛来观察对方的表情,那份置身事外的审视一直伴随着他,仿佛他身体里的一部分是独立的,是冷漠地在一旁观察的,仿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笑纳,他不需要投入,便能让人爱得死去活来。


别人说他冷情,说他疏离,说他隔岸观火,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些词跟他有什么关系,自问自己对谁都很好,对谁都问心无愧,可为何会搏来这样一个有些凄切的名号?他不知道。


现在他知道了。

他的确是寒冷的,他真的感受到了,在跟萧景琰舍生忘死般激烈的接吻里,他突然感受到了那无可比拟的热量,他觉得自己是在冰川上冻得快要麻木的人,甚至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温度,可这时突然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鼎沸水,让他生出无限的渴望,只是靠近还不够,他恨不得贴上去,他恨不得跳下去。


“景琰…………景琰…………”

梅长苏着迷地吻着对方的嘴唇,指尖摩挲对方的脸颊,舌头撬开他的牙关,在津液的翻搅中找到了那条有些青涩的舌头,立即缠了上去,萧景琰不停地呜嗯喘息着,这让他欲火更甚。在一番几近噬咬的唇舌交战后,梅长苏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


他看着萧景琰也在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眼睛似乎更加湿润了,充血的嘴唇红得惊人,萧景琰就用这样一副亟待蹂躏的样子看着他,嘴唇张合,似乎欲言又止。


“别说了,”梅长苏一口咬着那人的锁骨,舌尖轻轻在那薄薄的皮肤上画着圈,双手不再去压制景琰的手腕,而是一手下移,搂住那人的腰,猛地向上一捞,让胯下的物什隔着布紧贴在一起,听着萧景琰“啊”地一声轻喘,梅长苏莞尔一笑,咬了一口那人的下巴,“做吧。”

 

萧景琰的脑子一片混沌,一时间想起梅长苏的笑,梅长苏的眼神,梅长苏的手指停留在他周身的温度,还有被那掌心抱起时涌进四肢百骸的舒心,一时又想起在萧山时父母惊喜的眼神,想起他们给他安排婚事时候自己满心的不悦。


他们萧山一族,本就不是寻常的豹猫,乃是通灵的神兽,只是近年能够让他们栖息的森林越来越少了,水源也没那么干净,他又格外贪玩,才会被人当做寻常的豹猫捉了去,机缘巧合,被梅长苏当做宠物养大。

他没想到,有人能听懂他说话,更没想到,这人还能看出他的原形。

他们不是妖,是山里的灵兽,只是寻常人只能看出他们的化形,决看不到他的原形,更无法与他们交流。

 

他逃婚了,他对别的豹猫都没有兴趣,对于为灵族繁衍子孙也没有兴趣,他只想回来,因为他知道梅长苏一定在等他,他不能让梅长苏一直等下去。

做吧,萧景琰的双手环住梅长苏的脖子,他想做什么就做吧,只要他不再生气,不再疏离,不再对我冷漠无视就好。


 一辆人力三轮车

 



尾声:


江左集团很快迎来了一位年轻的男助理,据说是梅总亲自挖角,专门负责九安山这个项目的,这助理腰细腿长圆眼睛,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只是时不时爱蹦跶两下,动不动就把领带扯得松垮,衬衫开两个扣子,看样子有点收不住的好动天性,他说话的声音让人着迷,吃饭的样子有点可爱,笑起来傻乎乎的一脸天真,凶起来不但拍桌子,而且上桌子,出门吃趟小龙虾,三拳两腿就能把骚扰他的流氓打成猪头,不但招江左的员工待见,还特招梅总待见,两次三番被人撞见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桌角,一边看文件一边晃腿。

 

宫羽总觉得这个家伙有点眼熟,她又不是傻的,自然能看出来这家伙跟梅长苏的关系不简单,何况这助理就叫萧景琰,宫羽思来想去,越发断定梅总给猫起那个名字就是为了这个人,原来梅总是痴情人设,以往真是误会他了。


她来送文件,表情严肃,梅长苏读文件,表情严肃。

在梅长苏的胳膊边,萧景琰神情一点也不严肃,正扒着桌沿用那漂亮的手指去戳一个不倒翁,大眼睛跟着来回晃动。宫羽挑挑眉毛,心想怪不得总裁喜欢他,梅总连喜欢的人都那么像猫。

宫羽也不知怎么着,就想伸手摸摸他那一头像是新剃的还有点乱蓬蓬的头毛,结果对方头一偏敏捷躲开。

萧景琰瞪着宫羽龇着牙:“再摸我,咬你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梅长苏狠狠揉了两把后脑勺。


【END】


补个全文网盘

https://pan.baidu.com/s/1c1mynG

密码: kvxb

评论(66)
热度(592)
  1. 幽若糖姜 转载了此文字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