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你能听到我说话吗_02

made貌似分上下篇是写不完的……

分个上中下试试。

梗来自这里~人类观察_假如猫咖啡屋的猫向你搭话

——————————————————

公司高层议论纷纷:梅总最近大概疯了。

每天都挂着诡异的迷之微笑,跟攥着什么大新闻似的,一脸的高深莫测,还时不时神经兮兮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没得救了,没得救了。”晏大夫不停摇头:“眼看他是要疯魔了。”

按宫羽姑娘的说法,“往那窑子去得更勤了,有时候大中午都巴儿巴儿地颠儿去,定是被窑子里的哪个小妖精给迷晕了。”

蔺大公子的说法儿更为直接:“浑浑噩噩沉迷喵色。”

话说得糙,但直中靶心。

梅长苏也不恼,只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可这其二是什么,他又不能明讲。

因为明讲也没用,说自己“突然能够听到猫咪们说话了”,十之八九是要直接被晏大夫招呼着保安扭送进精神病院过过电的。

而且梅长苏也颇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猫痴到一定境界了,以至于他也说不好自己是不是真的出现了幻觉。

关键是,如果是幻觉的话,他还想多享受一阵子再去治疗。

个把月过去了,“幻觉”仍在继续。

除了不在公司总部的日子,梅长苏几乎日日都要去看小七,小七越长越威风,越长越招人,尤其是那一把喵音,随着时间慢慢变得低沉,不再尖锐,但依然带着一股软劲儿,特别是梅长苏使坏当着他面吃他虾仁的时候,他喵嗷喵嗷叫得可委屈。

“喵……喵呜……”/“你怎么能这样……”

小七歪着头眼泪巴巴地看着自己,那样子真是我见犹怜,梅长苏恶劣地把虾仁捏在手里,看着小七的两只爪子都撑在自己膝盖上伸长了身体凑近了嗅,自己一旦作出张嘴的动作,对方就开始不自觉地舔着嘴巴吞着唾沫露出渴求的目光。

“喵~喵~喵嗷~”/“这片不给我吗,这片你也不给我吗QAQ”

好听的低音在耳边幽怨地抱怨,梅长苏觉得自己的心就跟被揪了一把似的,又心悸又心痒,难耐死了。

真是太可爱了,梅长苏飘飘然想,终于于心不忍,把虾仁塞给快要喵的一声哭出来的小七。

嘛,也无外乎梅长苏会在吃饭的时候逗小七,因为手里没有食物的时候,小七可是不这么可爱的。

等他吃饱喝足,就会无情地拍开梅长苏趁他进餐在他腰上撸来摸去的手,然后猛地一下原地起跳蹿上近两米高的立柜,在柜顶上闲适理毛,看都不再看梅长苏一眼。

梅长苏心里痒痒啊,在柜子下仰头呼唤:“殿下,小七殿下,七公子,七美人儿,小七七~”

“喵嗷!”/“喊什么喊!”小七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暴躁。

被吼了,可梅长苏一点儿都不恼,还拿十分宠溺的口吻说:“哎呦,我的七殿下脾气好大。”

他的七殿下,梅长苏总是这么称呼小七的,他一个大老爷们真的从来没这么黏过谁,尊宠程度可见一斑,大概也是这只猫长得也很有架子,透出几分高贵的气质,梅长苏自觉不自觉地就把自己类比为臣,动不动就殿下长殿下短的。

猫与猫之间的区别也是很大的,梅长苏很少见到这样的猫,一方面强悍无比,一方面又安静清贵,一时很柔软可爱,一时很一意孤行,猫本身就是矛盾体,小七身上的矛盾格外招人,梅长苏虽然还是每天来喵音坊里看小七,可实际上这只猫他早就认养了,只等着把这段时间忙完了就接小七回家。

 

时间很快又过去几个月,小七身上的豹纹越来越清晰明显,那一身皮毛亮得惊人,眼珠子也亮得惊人,除了梅长苏已经没人敢碰他一下了,站在猫堆里明显要高喵一等,喵音坊其他的猫猫都不敢跟他对视,他想睡哪里睡哪里,想做什么做什么,哪只猫要是敢抢他看中的地方睡午觉,他只消轻轻喵嗯一声,对方就立即夹着尾巴挪窝了。

小七的身体修长柔韧,平日里虽然饭量大,但是运动量也很大,破坏力惊人,接连拆散了四五个大型猫爬架,这些锻炼使得他的四肢格外有力,肌肉格外紧实……揉捏起来手感也格外好。

梅长苏摸摸下巴,望着他威风八面器宇轩昂的七殿下,终于意识到,这家伙貌似不是一只寻常的豹纹猫诶。

这天他终于把小七从喵音坊里请回了家。

他已经托甄平去调查了,小七很有可能是亚洲一支极其稀有的豹猫品种的成员。这一种族非常凶悍,骁勇善战,在某些山野文化中会被当做战神供奉,山民祭拜供奉以保佑年景顺遂,因为它们令人惊叹的捕猎能力,民间也有供奉豹猫以防鼠辈宵小的传统,据说它们是通灵的动物,可以镇邪辟佞。

可这一品种实在桀骜难驯,始终未能为人类所驯化,也就没能像家猫那样分布广泛。但是因为一身皮毛非常鲜亮,始终是黑市毛皮交易的抢手货。虽然它们小时候长得很像猫,叫声也像猫,但是越大越是会与家猫有所区别,叫声也更加低沉,小七出现在高架桥边这件事,现在想想,倒越发让人在意……

梅长苏看着小七一进家门就到处跑来跑去查看地形,爬高上低左扑右跳的样子,真的很像森林深处的部落勇士。带着十足的力量与压倒性的野性,再次怀疑心中猜测,不禁开口问道:“七殿下,你是不是自己从偷猎车里逃出来的啊?”

“喵!”/“挖槽!”

“你,你竟然能听懂我说话么。”小七长大了嘴巴,一脸的惊恐。

诶?诶诶诶???莫非小七一直都没发现我能听懂他说话???梅长苏也一脸惊恐:天哪,我的小七是不是没脑子?

小七心里很慌,天知道他当面骂了这个男人多少次“傻逼!”“变态!”“老流氓!”“有病!”,可是这家伙一直笑眯眯地捧着脸看着他,他怎么知道这人竟然能听懂他说话!太可怕了这个人类!麻麻我怎么跟着一个变态回了他家!

“殿下殿下,这里有你最喜欢的清煮虾仁。你要不要先来一点儿开开胃?”

“喵喵!”/“我要我要!”

梅长苏看着小七吃得几乎把盘子在地上舔着走,又欣慰又心酸,他的七殿下有点好骗,他的七殿下有点好哄,他的七殿下只长胃口不长脑子。

 

既然这个人类是能听懂喵话的,也就不能对他太无礼。

小七吃饱了之后安安静静地洗了半天脸,端端正正往桌子上一坐,冷漠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梅长苏。

梅长苏愣了一下,立即把腿并好,规规矩矩摆出标准的听讲姿势。

小七先自报家门了:

“我叫萧景琰!”

我去,怎么还有名有姓的,这大大出乎梅长苏的预料:“……你们小猫猫也有姓氏家谱吗?”

“喵的!你才小猫猫!你看清楚,老子是豹猫!!!豹猫知道吗!很高贵的!我们有族系,我就住在萧山,相传我们萧氏一族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发迹于萧山林间……”

小七开始一脸得意地给梅长苏介绍他们萧山豹猫的家族传承史。

耳朵一抖一抖的,尾巴也不自觉地在身后晃动着,看得梅长苏心里直痒痒。

豹猫——也是猫啊。

可梅长苏毫不反驳,低眉顺耳听主子训话,这家伙声音很好听,他说什么自己都乐意听,完全不觉得烦,甚至还有点上瘾。

太幸福了,他想,全天下有几个猫奴能有我这么好的福利。

小七,哦不,萧景琰突然用漂亮的爪子按在梅长苏的肩膀上:“喂,听懂了吗。”

“听懂了听懂了。”

“很好,”萧景琰满意地眯起眼睛:“所以以后你该叫我什么?”

梅长苏脑子转的飞快,觉得一定要找一个能配得上他家尊贵无比的小七的称号来,殿下什么的级别还是太低,于是脱口而出:“皇上!”

“……”萧景琰要气死了:“你是不是傻!”

天下竟然有奴性这么大的人,上赶着要让他当皇上,说好的已经进入民主社会了呢!这个人怎么一股子封建迷信思想!

看着小七满脸失望,梅长苏突然意识到也许对小七来说,皇上是什么反正也不能吃,简直毫无吸引力,所以他很快反应过来——

“哦哦哦!你是说!名字!”梅长苏一拍手心:“景琰?景琰行不行?”

“是萧!景!琰!我趴不更名卧不改姓……”萧景琰突然又歪歪头,眼珠一转:“好吧,那就景琰吧,你可以叫我景琰!我特许了!”

“谢主隆恩!”

“免礼平身!”

各退一步,既然这个姓梅的想让他当皇上,当就是咯,看在虾仁的份上配合他!满足他!萧景琰很大方地想,随后又说:“那,我就叫你长苏好了!”

梅长苏感动得简直要西子捧心了:“天呐,叫我长苏,呜呜呜,陛下你怎么这么好……快让我抱抱。”

我干嘛了就这么好?

萧景琰一脸懵逼被梅长苏拽进怀里撸毛,推了半天都没推动,最后只好一边忍受臣子的冒犯一边龇着牙严肃警告:“我禁止你摸我头!你再敢摸头我就——”

“慕~~嘛~!”兴奋过度的梅长苏在萧景琰额头上结结实实亲了一口。

评论(46)
热度(572)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