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同舟#06

***

就目前警方所能掌握到的情报,无法排除剧组内部人员犯案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这些个名导演,名编剧,明星,有一个是一个,只要当晚在17层住的,全没跑儿,个个都有作案的可能。”

“法医那边怎么说,割腕的时间能确定在12:34他们从外面回到酒店之前吗?”

大刘当然是希望能把时间确定在这群人回来之前,市里头也是这么希望的。这样就意味着客观上,剧组内人员犯案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他们的调查方向可以集中在女孩其他社会关系上。

而遗憾的是,法医说:“不能,非但不能,这两个时间应该说是非常接近的。”

“那就麻烦了啊……”

要跟这些人一个个单独询问了。

“领导说让咱们谨慎一点,师父,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时间紧迫,分三路,一路查社会关系,主要围绕死者社会矛盾展开,从她身边人查起,无论是自杀还是他杀,总能查出来点头绪吧。一路查酒店内部人员,除了17层的人,他们是最有可能知道这层没有监控录像的,虽然目前没有拍摄到酒店人员出入,但他们的嫌疑也很大。还有一路,先跟我去把这七八个人的证言采集了再说,散了散了!”

这十几个警员散了会,小刘看着他师父,突然开口了:“对了师父,我想问个事儿。”

“啥?”

“嗯……您说回头咱们做完笔录……我能问他们要签名吗?”

“当然要签名!每个人的笔录都要签字确认!这还用我教?”

“不是,我是说,就光签名……签我本儿上的那种。”

“……丢不丢人呐你!”


***

与此同时,王凯与胡歌陷入到一种微妙的窘境里。

“没有监控?!”——从苏导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二人都是震惊的。

“怪不得啊……”王凯说。

“这下说不清了啊……”胡歌说。

“这有什么说不清的?”苏导说:“很简单啊,一会儿你们把那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一五一十跟警方讲清楚不就完了。虽然没有监控,虽然严格来说我们都有嫌疑,但是不要慌,说清楚就好了。”

“一五一十?”胡歌紧张了起来。


苏导只是挨个来通知警方一会儿来作笔录的事,他一走,胡歌就站起来。

“你干嘛啊?”

“凯哥,不妙啊,这下不妙啊……”胡歌在房间里转圈圈。

“嗯,是挺不妙的。”

“怎么办,我们要一五一十的告诉警方……我们都干嘛了吗?”

“你、你不要咬文嚼字……我想想,首先,冷静,说明情况,你不认识她,她来找你,你关门了,十分钟后,你开门,她不见了,你来到我的房间,早晨六点多,你从我房间出来,回你自己房间接着睡觉,八点多,被走廊的声音吵醒……对吧,这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吧?”

“不清楚啊!”

“哪儿不清楚啊!”

“我来你房间待一宿,这事儿没说清啊。”

“这?这事儿还要说清吗?!”

“警察肯定会问啊!”

“问……问就直说嘛!待一宿怎么了?我们……”王凯顿了一下,有点不自然地说:“感情好啊,晚上叙旧聊天,聊一个通宵,没问题啊。”


“凯哥你是不是傻了?万一这件事给媒体知道,”胡歌站起来逼近王凯,离的很近,气息轻轻喷洒在王凯的耳边最薄的一片皮肤上:“在你房间里待一夜都没回去,你猜那些媒体会怎么写?”


声音轻轻的,撩着王凯的耳尖进入鼓膜,就好像有人用湿漉漉的舌头舔了他一口似的,王凯忍不住打了个抖,身体往后移了一点,又不舍得移太远似的,腰部微微倾斜着便定在那里不动了。


胡歌干脆继续往前靠,腰几乎快要贴上了王凯的腰,近得仿佛一根指头都放不进去:“你猜大家……怎么想?”

声音都暗哑了,胡歌几乎是在拿气声讲话,如同北方的天气一般干燥,只要一点风,再来点火星子,便能着起来。

王凯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大脑几乎当机。

胡歌只穿了一件衬衫,距离他近到他可以看清胡歌呼吸的时候撑平的衣服褶皱。咽了咽唾沫,王凯也有点为难:“那还是得,得说的吧……你、刚也听到苏导说的了,不能确定死者是在咱们回来之前……还是之后死亡的,你的证言……意义……重大……”


“凯哥你好好说话,喘什么呀?”胡歌轻轻地笑,像一把柔韧的柳条,在大好的春光里甩荡着。


在看穿王凯的脚后跟已经有叛逃趋势之时,胡歌很快把身体挺直,他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会跟他们讲清楚的。”

“我这……什么我就不用管了?”

“嗯……你就说你当天晚上睡得很香,就这样。我呢,我就把她来找我的事情告诉警方,然后我就说我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不就完了?”

“喂……这……不太好吧。”


“你也看到了,他们警方一点保密意识都没有,外面又有那么多媒体围着,我不信他们固若金汤。光是这个女孩找过我这件事,就已经不知道会被媒体写成什么样了,这个关节,我不想把你再牵扯进来。况且,我们知道的的确就这么多,全都告诉警方了,不是吗?”


王凯低下头思考了一阵,还想再说点什么,助理敲了敲门,推门而入,告诉他们,警方已经来了,按照房间号准备采证。

 

***

“那个女孩来找过你?!”

按照据房间号顺序,第一个叫来的便是胡歌了,只是大刘没想到,他竟然张口来了条这么重要的线索。

“是的,找过。”

“那你怎么之前不讲啊?”

“我之前也不知道是她啊,我是看到你们发布会上公布的现场照片才知道是她的。”胡歌解释:“本来我以为是粉丝。”

“您能确认是死者本人吗?确认?”大刘再问一遍,这个线索太关键了,他不得不谨慎一些。

“最好有死者本人的正面照片,因为我只是看发型认出来的。”


大刘和小刘对望了一下,小刘翻开自己的记事本,拿出一张照片来,反面递给胡歌的时候,犹豫了:“你……做好心理准备,从家属那里要来的生活照在同事那里,我手头就这一张,尸检照片,她的死亡原因是大量失血,面目……比较……全非,可能会跟生前的印象不太一样,请您仔细辨认。”


“放心,面目全非,我又不是没见过……”

“?”

“啊,没事儿,我看看啊……啊,还真有点吓人,嗯嗯,没错,是这个姑娘,吊梢眉,颧骨高……”

 “有印象?你敢肯定是她?”

“是的,肯定。嗯……”

“怎么了?”

“没什么,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失血过多我产生的错觉,我觉得她化的妆很浓。”

“妆很浓?”

“嗯,我见她的时候,她好像没有化这么浓的妆。”胡歌把照片还给小刘。

“……哦,好的。”妆很浓?大刘摸不着头脑,又接着问:“那你能具体说说吗?你们见面的……过程?”

胡歌挺诧异地看着这位老警员,随后说:“没有过程,那什么,我刚进房间,喝了酒,我就开了瓶矿泉水喝,然后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听到了敲门声,我去开门,她站在门口,问我有空吗,我说没有,就把门关了。”


“……关了?!那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然后我睡觉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听见动静,起来,听走廊上有人吵闹,开门一问,说隔壁有人死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死的是她,死的又是我隔壁的人,很吵,我怕惹麻烦,我就去找我朋友了。”

“找你朋友?”

“也在17楼,王凯嘛,我们关系很好,出这么大事……我想看看他醒了没。”

“哦,”大刘点点头:“你回去之后,女孩来找你,你开了门,没让她进去,然后她就走了?”

“准确的说,我等了大概几分钟,又再一次开门,发现她不见了,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个粉丝骚扰事件,就什么也没想,睡觉去了。”

“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对。”

“你什么也没听到?”

“没有。这个酒店房间的隔音本来就好,我的确什么也没听到。”

“胡歌先生啊……那什么,”大刘坐正身体,捏了捏鼻子:“这个……所有跟警方的交流,笔录,我们都是会严格保密的,绝对。如果您跟那个女孩……比如让她进屋……”

“这个绝对没有。”

“哦……”大刘点点头:“好,谢谢你提供的线索,这些我们都要一一核实的。”

“我想问个问题。”

“啊,你问。”

“你们真的会严格保密吗?”

“会的,当然,这个当然!”

“嗯哼,好,那我希望这段也能保密。”

“这段?”

“就是这个女孩来找我这件事,你们也能保密吗?”

“你的意思是……这段线索也要保密吗?”

“对。”

“这个……”大刘很困惑,职业的敏锐又让他不由自主地觉得,眼前这个青年明显在忌惮什么:“能告诉我,为何这么……额……谨慎吗?”

“因为人言可畏。”


评论(28)
热度(186)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