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同舟#03

我再强调一遍我只是想写个推理小说试试玩啊这是小!说!啊架!空!啊跟现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啊啊啊


***

二月底,北方的城市天气依旧寒冷,苏有朋两次三番提醒胡歌:北国冷,不比南方。我哈口气小胡子上能挂霜,来的时候记得多带点厚衣服,不然拍外景的时候在室外一站一宿怕你冻坏。

胡歌电话里满口答应,好的导演,是的导演,你说还有啥?我让助理都给我装了。

结果回头苏导派俩人去接机,俩大小伙子,接回来的就一个胡歌,和一个背包。

“助理呢,行李呢?”

“助理在收拾行李,还没出发呢,”胡歌倒是回答得轻巧:“东西多,让她慢慢收拾,我先过来。”

“你先过来干嘛啊?”苏有朋不是很懂:要啥没啥,你想干啥。

“我先过来……熟悉剧组。”

哦,可这个剧组有什么好熟悉的啊?


天真的苏导望着一脸天真的胡歌:“来了也好,正好王凯今天也到了,快饭点了,上楼收拾一下赶紧下来,我就代表剧组一并给你们接个风。”

“好嘞!”胡歌肩膀一甩拎着自己的包穿过酒店大堂直奔电梯:“我先上去放个包。”

他们这个剧组,整个包下了酒店的16~17层。主创和演员以及其余演职人员都是分开的。这么做也是为了隐私和安全。

话虽如此,苏导依旧不懂,胡歌连房卡还没领呢,包是准备放到哪里去。

难道助理已经把房卡给司机了吗?然后司机刚才给了胡歌?诶不对啊,今天早上助理有事出去说是把没有入住的房间房卡都交给前台保管了啊?刚才胡歌有去前台吗……他明明是跟我一起进来的啊。

越想越乱,苏导觉得自己得了推理后遗症,这么点小事也思考个没完。


在大堂里等了十分钟,看到胡歌跟王凯一起下来了,苏导从沙发椅里站起来招呼他俩,顺便问出自己小小疑问:“胡歌,你包呢?”

“啊我放房间了。”

“你有房卡?”

随口一问,他对面的这俩人竟然都愣了一下,随后王凯用胳膊肘怼了怼胡歌。

“喂,房卡。”

“啊?房卡?”胡歌似乎刚才迷糊中清醒过来:“哦!对!我都没领房卡!是啊,我好不容易上去了,发现忘记问你要房卡,哈哈哈你说巧不巧,王凯正好从房间出来,我懒得下楼,就把包放凯哥房间了先。”

喔,我说呢,原来是这么回事。苏导点点头:合情合理,毫无纰漏。

 

***

“暂定的后天早上,开机仪式。”包间里都是主创,负责人,也无旁人,苏导说:“你们回去也给各部门通知一下。”

“暂定?”

“明天有雪,但后天应该是个大晴天,咱们这次取景户外不少,开机仪式也不在摄影棚里,就是比较冷,你们穿厚点。”苏导说完又看了胡歌一眼:“我跟你说,你今天穿这样就不行,明天一下雪还要降温,助理明天能来吗?”

胡歌不可置否地撇撇嘴,扭身扯着旁边一颗一颗夹着花生米吃的王凯:“凯哥,我衣服带少了,您给我分件大棉袄吧!”

“胡歌,你可长点心吧。”王凯夹着一粒花生米刚要往嘴里送,让胡歌猛一晃晃得花生米也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他低着头在地上眯着眼睛找了半天,直到胡歌提醒他“别找了找着也不能吃了”才终于回过神儿来,满口答应:“可以可以,你去我房间自己挑吧,哎你别揪我毛衣了,都让你给揪变形了!”

“揪变形了我赔你一件新的,啥牌子你自己挑。”

“呀,胡歌真大方。”席间几个女孩子都纷纷伸出胳膊来:“来你揪下我的,揪坏了呢给我赔个阿玛尼就成。”

“噗。”王凯没忍住笑了一声,胡歌瞬间把手缩回桌子底下:“快放过我吧……要破产了。”

“哟,心疼钱包了,刚怎么不心疼啊。”

……

就这么边吃边喝边聊,快开机了,主创们兴致也很高,胡歌两罐啤酒下肚,不知道是喝醉还是兴奋,又是一扭身,拉着王凯的手絮叨:“那年大雪,一见如故……”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凯夹着烟的手掌捂着嘴巴用力一推:“去去去,跟苏导说去。”

“哦,苏导。”胡歌一扭头,叼着的就是王凯刚抽了没两口的烟,他深吸一口开始跟苏导用一种稀奇古怪的山东口音讲:“苏导,我跟你说,明天要下雪,是吧?咱们明天开机也一样的,下雪是件好事。”

“是吗?”苏有朋也不知道他是真喝醉了还是说着玩,看着胡歌红彤彤的脸:“怎么讲?”

“真的,”胡歌揉揉眼睛,一条腿架在椅子上,后背往王凯身上一靠:“就是那年……我们拍那个啥……的时候嘛!就下雪,好大雪啊……疾风卷云去,伊人踏雪来……喂,是不是。”胡歌头也没回,用手指背拍了拍王凯的肩膀。

“啊是是是是是……”王凯满口应和,回头给满脸困惑的苏有朋解释:“《琅琊榜》,他想说琅琊榜。”

“对嘛!就是那个!”胡歌兴致似乎很高:“那天雪下得可大了!结果你看,收视长虹!诶——所以开机,下雪,好!这都是有讲究的是不啦?”

“是啦是啦。”苏有朋搭着腔,朝王凯挤眉弄眼:喂,他喝多了?

“我没喝多!”胡歌抢先说。

“哦,你这叫没喝多啊?”王凯很有趣地盯着胡歌看:“噫,也对,哪有人两罐啤酒就喝多了,不科学。”

胡歌又扭个身,把烟又往王凯嘴边塞:“诺,还给你!”

“怎么又还回来了?有个说法没啊?”

“有啊——我想想啊,这叫……周而复始,故去重来,循环往复……yesterday once more,哦!every shalala everywo'wo~~~”

“……胡歌他到底想说啥啊?”处女座的导演今天也很心塞。

“谁知道。”王凯耸耸肩膀,戳着胡歌的背:“咋还唱起来了?”

“你管我呐!”

 

可能这世上所有的莫名其妙都会有一个恍然大悟在等着的,毋论来早与来迟。

也是在电影杀青之后,胡歌又一次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的时候,已经见怪不怪的苏导才算是适应了这位处女座大仙的节奏,胡歌怎么了?答案也简单,不用猜他说了什么——

无非就是今天你来了,我高兴。明天你要走,我伤心。

 

但合着这也不是一个多凄惨的故事,不是还有王凯那句唱吗,相聚离开都有时候,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

那天闹到很晚,等七八个人回到酒店各自安顿下来,已是凌晨时分。胡歌前半场喝得晕乎乎的,后半场没人灌他,倒是自行好转起来。

第二天无事,苏有朋睡到早晨九点半,自然醒,头还有点沉,拉开窗帘向外一探,果然是好大的雪忽忽悠悠往下落。

天气倒是不错,阳光甚好。

随后他一低头,看到酒店的停车场上,凡是过夜的车身都落了层积雪,另外还有几辆车停在应急辅道上,像是刚来没多久。

若是一般车自然不会引起他注意,偏偏是几辆警车。

难道是有人丢东西了?

这时才察觉,门外走廊上似乎也有嘈杂喧哗之声,不同寻常。

这一层应该跟酒店打过招呼,闲杂人等不得随意出入,按理说不会这么嘈杂。怎么了这是?

正想着,便有人敲门来了。

苏导开了门,先是扫见门外几个陌生人在这一层的走廊上来回走动,心里便不高兴了,等把他的助理让进门一问,更是心里一沉。

他的助理戴着个方框眼镜,眼睛不大但此刻却流露出惊恐的情绪,语气不妙:“苏导,坏了,咱们剧组出人命了。”


评论(25)
热度(224)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