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人质

鸡血产物……

胡歌演的绑匪真是惨,印象里,他虽然有名字但是到死也没人叫过他一声。所以有这个脑洞。

时间轴就别管了,不要在意细节……年轻的度度和少年的绑匪这种设定……

我爱年下√

袁睢X陈亦度

------------------------------------------------------------------------------------

01

陈亦度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在出门旅游的时候被人绑架。

还是被一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

真是丢脸。陈亦度反省人生反省自我:我一定是因为没有吃早饭才被人一拍就晕了的……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再抬眼观察观察绑匪先……咳,弟弟。

这家伙穿得邋里邋遢的,不修边幅,看样子生活质量也不怎么样,一身的地摊货让陈亦度嫌弃地撇了撇嘴角,发白的牛仔裤在多次浆洗之下几乎已经完全走了样。

这人烦躁地走来走去,一拳就打在墙上。陈亦度的肩膀不受控制地抖了两下。

吓坏人QAQ……

望着对方在这种自残的举动下,已经出血的指关节,再看看身边这个怕得哭,哭到困,困到睡着后用小脑袋斜枕着自己胳膊的小姑娘。

要说怕可能也有点怕,但……

作为一个成年人,作为一个社会人,作为一个冷酷无情嗯——霸道嗯——的总裁,他觉得有必要开口询问一下。

“我,我是被绑架了吗……”陈亦度小声询问,好确定一下自己的处境。

对方凶巴巴地盯着他看一眼,目光又落在小女孩身上,表情一凛,吼了起来:“不许睡!”

小姑娘大概已经困极了,只是哼哼了一声,倒是把地上蜷腿坐着的某霸道总裁吓得哆嗦了几下,末了陈亦度还忍不住轻声提意见:“问问而已嘛,你吓唬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他不吭声还好,一吭声立即惹恼了眼前这个比他还年轻几岁——心里话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成年啊——的少年绑匪,他焦躁不安的样子说明着他是头一次干这个勾当……勾……你这是要干嘛啊啊啊?

少年拿出了小刀来,刀面贴着陈亦度的脸颊蹭:“你有意见?你是不是觉得这里你说了算,啊?”

“……没意见。”冰冷的刀锋寒光一闪,贴在自己脸颊上的毫无温度的金属物品着实让总裁先生打了个冷颤。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确以为自己要被这物什捅进温热的颈间。

妈啊这人好可怕TAT

本能的恐惧让他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虽然他的确是这封闭空间里最年长的,但一来被绑了手脚,二来,即使他们两个现在都赤手空拳一对一对打,才去过几次拳击馆的陈亦度先生,自信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喘着粗气,闲来无事在他们面前做百十来个俯卧撑解闷儿,个头比他还高的少年的对手。

 

犯罪中的少年对于能够控制住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年轻男人这件事仿佛有十足的成就感,他将匕首在自己手掌娴熟地转了那么两圈,再轻轻抵在对方的心口,耳边立即传来了男人一声微弱的带着惊惧的喘息,强撑的勇气快用完了,光喘息还不够,男人甚至滚动着喉结颤音问:“你,你想干嘛?”

带着颤抖的气音有点好听,听了直教人上瘾,当刀尖顺着衬衣扣间的缝隙紧贴着皮肤滑进去时,咬着嘴唇的男人忍不住低叫起来。

“叫什么,胆小鬼。”

刀面贴着男人的胸膛“啪啪”拍了几下,少年看到男人鬓角的汗都沁了出来,动动鼻尖轻轻嗅了嗅,心里一股无名火起:“你们这些有钱人可真讲究,男的也要喷香水么?”

“……”

先不说今天出门有没有喷香水,陈亦度感受到少年怨念的仇富情绪之后,立即从善如流怂之又怂地辩白:“这是洗发露,我早上刚洗过澡……”

“哦~”少年蹲在地上,一脸鄙夷:“我知道你们有钱人每天都要洗澡。”

洗澡也怪我?

“……其实这可能是植物的味道,最近开花……”

“你还有私家花园吗?”

“不是花园,我住酒店的你忘了吗,就是从你那个小区出来……那家酒店有个植、植物园……当我没说。”

咽咽唾沫,为了不再刺激眼前的少年,陈亦度选择缄默不语。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有钱人了!!!”少年突然用力捏着陈亦度的两片薄薄的耳朵,把他拉近自己,额头几乎抵住对方的额头,他那一双突然愤怒起来的眼睛清楚地映着自己惊恐的表情:“自以为有几个臭钱……”

陈亦度被人扯住头发耳朵在耳边吼,耳根生疼,头晕脑胀。皱着眉,五官被疼痛感拉扯,表情越来越痛苦,眼睛里充盈着水汽,雾蒙蒙的,憋了半天,终于苦兮兮地溢出一句:“疼……”

少年像是觉得烫手,把他松开,直起身体来表情复杂地看着他。再转身拧开一瓶水,喝掉一小半,又往头上倒了大半。

“呼……”焦躁的少年用清澈的水流暂时熄灭了自己内心的一股无名火,一边把手掌盖在额头上把前额的头发向后捋,一边整理内心紊乱的思绪,中间人还不知道自己多绑了一个男人回来,该拿他怎么办好呢,余光瞥了一眼地上瞪着他看的年轻男人:这双眼睛……真他妈烦啊。

少年整个人湿漉漉,汗津津的。T恤也被打湿了紧贴在身上。陈亦度不明所以地仰头看着他,目光被他牵引,脑子里不合时宜地想:这家伙真是个衣架子。

 

02

在扔给小姑娘一盒酸奶的时候,陈亦度再一次看不下去了:“就不能买点好吃的吗。”——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穷。少年其实也没怎么吃东西,他在等着中间人的消息。在这之前,并没有哪个混蛋想起来给他赞助点绑架的本金。

如果你是没钱的话……陈亦度小心翼翼地开口了:“我口袋里有钱包的,其实。”

“……”忘记搜身了。少年垂着头自我检讨,都怪这家伙长得太无害,何况绑他纯属意外:要不是他捂着少女的嘴巴往车里塞的时候正好被对方溜溜达达一个转弯给看到……没办法只有先一起绑来了。

而对方又一副不擅于逃跑的废柴样,这让他对自己的掌控力很有自信。

少年喝着酸奶食指朝着地上被反绑着的陈亦度的方向点了点,卖弄自己从电影里看来的“知识”。

“我知道~只要我刷过你的卡,警察就会通过摄像头找到我。别当我傻!”

“有……有现金的。”陈亦度很害怕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恼羞成怒的少年又要扑过来对他做点什么,艰难地蜷着身体,视线躲着对方,两天没怎么吃饭了,被绑着的胳膊因为血液不通酸痛难忍,他看起来气色很糟糕,低血糖让他脾气更糟糕,放在平时一定发火了:保安!把这熊孩子给我拖出去!报警!我要报警!——可现在的环境……只能循循善诱。

“其实,咱们挺有缘的。”陈亦度歪着头突然说:“我大老远跑到洛杉矶来旅游,竟然被同胞绑架了……”

少年对这不合时宜十足乐观的揶揄不置一词,只是顺着他刚才的启发,一言不发地开始翻他口袋。在打开钱包的一刹那,再一次露出满脸熟悉的,仇富的表情。

“我我我刚来,兑的钱还没来得及花。”

“……”

这个解释并不算安慰,隐约还有点捅刀的意思。

少年又在钱包里翻出一张名片来,他对照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眉眼:“你叫陈亦度?”

“对啊。”陈亦度点点头:“我不是之前就说了吗,我是DU集团的总裁,你把这个小姑娘放了,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

然而对方并不想跟他多说,半瓶矿泉水没盖盖子就扔了过来,差点砸中他的脑袋不说,还淋了他一身的水。

好吧好吧,那我换个话题。陈亦度尽可能摆出一张和善的表情来:“那你呢?”

“嗯?”

“你叫什么?”

刚问完就被自己蠢哭了,陈亦度啊陈亦度,哪有问绑匪他叫什么的,你已经知道了他的脸,如果再知道他的名字,岂不是等于死定了吗!

抬起头来,对方果然一脸惊诧地看着自己。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着该怎么称呼你……您……阁下……这位……喂……总不太好吧——其实你不说我也没意见。”陈亦度有点惊恐地看着对方桌子上的匕首:“真的没意见。”

“袁睢。”少年出乎意料地轻声回答了他的问题:“袁睢,我名字。”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陈亦度哀切地看着对方,内心简直悲伤逆流成河:看来我要被灭口了。

叫袁睢的少年蹲在他身边,看着他被捆缚的双手手腕上,指尖轻轻触碰那被磨破了皮的地方:“为什么要问我名字?”

“呃……”大哥,我说口误你信吗。

少年竟然笑了一下,没有再追究这个问题的意思,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随后抄起自己的钱包离开了。

回来的时候,双手提满了吃食。

 

03

“虽然我是负气出来旅游的……但是你如果再不放我走,我的家人一直联系不到我,真的可能要报警了,那你的麻烦就大了。”

昨天趁袁睢出门买吃的,把小姑娘叫醒稍微问了几句,小女孩叫袁宁樱。天底下没有这么巧的事,远在异国他乡,绑匪与人质都是一个姓氏,比起巧合来……多半是家务事吧?

该不会是这家伙想要钱,才想到绑架有钱亲戚的孩子吧?

在自己的脑洞里越走越远的陈亦度先生,决定动之以情诱之以利。

“我跟你说,你如果是缺钱呢……真的没必要绑家里人……我可以给你……”

“谁跟她是家里人!我才不认他们!”又是一盒饼干砸了过来,这次倒是没有往陈亦度身上扔,而是扔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陈亦度把睫毛一垂,果然是家里人。

“好好好,那你就更没必要跟他们过不去了……你看你这么年轻,如果因为绑架,被送进监狱……”

“你竟然咒我。”

什么叫我竟然咒你?陈亦度有点糊涂,等等,你一脸受到伤害受到背叛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这不是咒你,先不说你绑架了我会怎样——绑架小孩子是很严重的罪,你还这么年轻,对吧,哥哥是不愿意看你走弯路……你会后悔的,监狱里面没有自由,只能浪费生命,一旦有了案底,出来还不好找工作,而且大家都会用有色眼镜……这些你可能没有想过,但是哥哥是个成年……诶?等等,等等你拽我去哪儿……别,别激动……我随便讲讲,随便讲讲……”

袁睢拽着陈亦度离开了关着小姑娘的地下室,他被带到客厅才发现外面是白天,在不见天日的地牢他的生物钟一片混乱。

完了完了完了,陈亦度闭着眼睛放走马灯,我这是要被灭口了?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么……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窗帘被袁睢拉了起来。室内顿时昏黄下来。袁睢把陈亦度往沙发上一推,用手掌将他牢牢按住。看着陈亦度把脑袋偏到一边,眼睛闭得紧紧的。

“你刚才说……哥哥?”

“呃?”

这是哪出?陈亦度慢慢睁开眼睛,跟不上对方的思维,哥哥?哦!对,哥哥!可是哥哥怎么了?——“难,难道你年纪比我大……”不会吧,我看你顶多十七八……

“你说哥哥,是我的哥哥,还是她的哥哥?”

“谁?”

“她!!”少年用厚重的鞋底跺了跺地板,咚咚的声音把陈亦度吓得直往沙发深处缩。

“哦!她啊——她——”按年纪来说,的确也是她的哥哥,但……说真的,陈亦度的直觉隐约告诉自己,眼前的绑匪少年并不是冲着钱来的,可能钱对他来说很重要,但——应该还有别的,在这家伙近乎疯狂的偏执心之外,还有别的——这个答案对他来说很重要吧?

“是你哥哥,你的哥哥。”陈亦度这次不再躲着对方的视线,昏黄的室内,少年戴着兜帽的五官大半都隐藏在阴影里,只能看到翕动的嘴唇。陈亦度舔舔嘴唇,大眼睛尽可能无害地看着对方,小心翼翼地开口:“你……如果愿意,可以把我当做你哥哥,把我当做家人……朋友……或者你高兴什么身份都好,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劝你放过那个小姑娘,不……不是为了她。”

“不是为了她?”少年的语气充满了怀疑。

“不……不全是……主要是为了你!你看,我觉得你是个好孩子……你跟一般的绑匪不太一样的……你也没有……没怎么伤害我,我知道你不是为了钱,对吗……对吧?这才过去3天,3天……还不到72个小时,你是不是本来就认识她?你如果把她放了,这件事就不算严重……就像是……家务事,家务事,对吧?你还没有收赎金,也没有伤害她。往小了说,这就是家务事。”

“可是……”

“听我说,孩子,现在哥哥还能把这当做一个稍微有点过火的恶作剧,只要你把人送回去,一切都好说,是不是?”

“可你……”

“我?我,我呢,我就回到酒店,我会跟酒店的人说,我是自己出去溜达了,手机是我自己弄丢的,我没有被绑架,好吗?如果我的家人已经报警了,我会让他们撤销的,我会说这些都是误会。我不会告诉警察……你不信我吗?真的,我不会告诉警察的。”

少年翕动的嘴唇颤抖得更厉害了,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开口了。

“你真的不会告诉警察吗?”

“不会的!”陈亦度摇摇头又点点头,即使他有那么一瞬间把这番话当作逃出生天的说辞,此刻也统统烟消云散:“我知道,这个对你很重要,我不会说谎的,我如果说谎,你就毁了。所以,我不会骗你,相信我。”

 

04

在72小时尚未结束的那个夜晚,袁樱宁出现在自家花园,大声哭喊着妈妈。

但即使是她最喜欢的母亲,问起那三天的事情来,小姑娘也是说得含含混混。

“有两个哥哥,一个在地下室陪我说话,另一个出门买吃的,一个很凶,一个很好。”

在一段时间的恢复期后,负责这起案件的邓警官唯有从小姑娘不清不楚的描述里零打碎敲地梳理案情:两个绑匪,还有一个负责联系袁家的中间人。两个绑匪一个脾气不好性格暴躁,另一个脾气很好,看样子还有点良心未泯。这两个家伙把小姑娘绑架之后,在等待赎金的时间里,良心未泯的那个说服了脾气暴躁的那个,最后他们决定收手,直接放了人,中间人害怕暴露自己,于是取消了交易……

“怎么看都觉得这场绑架案有点奇怪……”邓警官托着下巴想了半天:“通常下了决心的绑匪没有几个中途反悔的……阿樱啊,你记不记得这两个绑匪是怎么称呼对方的?”

“哥哥。”小姑娘眨着一双大眼睛:“脾气不好的那个,叫脾气好的那个哥哥。”

“哦……是兄弟啊!还有吗?”这可是条重要线索。

袁樱宁摇了摇头。她记不清了,她大多数时间都昏昏沉沉的,也许脑子里还隐约有点印象,脾气好的那个哥哥一开始陪着她被捆着,后来就没有被捆了,还把她抱进车上将她送了回来。

是了,她从地牢里出来的时候,脾气不好的哥哥给她叫了一份外卖。而脾气很好的那个哥哥帮她整理好衣服,又给她打了热水洗了脸和头。自己也去水池边冲洗了一番。

她本来以为这个爱干净的哥哥跟他一样是人质,可那个凶巴巴的绑匪竟然还用唯一一条毛巾给他擦头发,擦完了还挂在人身上嗅一嗅蹭一蹭,看上去就像一家人。

 

05

十年以后,当袁宁樱作为袁家的二小姐,跟着姐姐一起去法国看走秀的时候。

……意外地在秀场看到了一个神似当年的绑匪的模特。

之所以还记得他的脸,是因为他的脸也着实让人难忘,恰如眼前这位当红的男模,他身上有一种让人颤栗的危险气息。这气息只是稍微靠近袁宁樱,立即就让她回忆起当年一些几乎模糊的细节。

她想起来了,在她被人质哥哥牵着,走出那间小屋的时候,脾气不好的绑匪扳着另一个哥哥的肩膀把人搂紧在怀,口中一遍遍强调着你要是敢不回来就死定了,你要是不回来就死定了。

好脾气的人质哥哥则一手牵着自己,一手在绑匪的背上轻拍。小时候的记忆太过模糊,以至于她多数时间都没想起来——

最后这位绑匪哥哥,可是结结实实在人质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怎么说,虽然她当时年纪很小……但是意外的,仿佛小孩子不可捉摸的灵性一般,对谁也没讲过这件事。

走秀在她多半走神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时间里就结束了,DU集团的总裁带着他的御用模特出场致谢。

“啊!”别人都在鼓掌,只有袁家二小姐张大嘴巴一声惊呼。

本来以为只是自己遇到了极为相似的人,可这下袁宁樱终于可以确定:这个模特就是当年绑架了自己又把自己放了的稀里糊涂的绑匪!

因为他的手心里,还结结实实攥着人质的手呢!

 

【END】

 

PS:可能会补个车,本来就是想写车才写这个文的结果发现中途开车画风太奇怪了……于是回头单独开车。


评论(48)
热度(425)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