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老爷们儿恋爱指南⑤

【攻略大猫的N种方法】

***

宋轶小妹妹一直是胡歌的迷妹,片场第一次见到胡歌就激动地扑上去说胡歌呀偶像呀我是你的真爱粉!

胡歌内心小羞涩:上来就被告白哎呀还有点不好意思呢我该怎么回应呢。


结果还没吭声就见一道黑影赫然闪现把宋轶跟自己拉开,王凯严肃起来的样子还有点吓人:"什么真爱粉,你就是粉,我才是真爱。"

他一身阿诚的皮,大衣与围巾在风中扬修长的手指转着枪,以一个快要黑化的眼神和低沉得仿佛念悼词的声线,把他正儿八经的嫡系小学妹给吓呆了。


窝滴妈呀偶像你对象有点吓人,差点以为自己要被毙了QAQ

等着被胡歌拉到一边顺毛王凯还提不完的意见,用那么好听的低音炮一个劲碎碎念:"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不矜持了上来就表什么白说什么真爱……"

胡歌盯着王凯英秀的眉眼看了若干秒,还是忍不住翻个白眼:现在的青年人也矜持不到哪儿去啊喂。


顺便想起来东哥之前拍琅琊榜的时候,有点人来疯,没事儿就撺掇着跟自己玩,有次玩大了扯着自己的腿把自己给掼倒了还不撒手,王凯路过瞄一眼就不太高兴了,晚上不好好睡觉,钻进被窝里挠他脚心扯他的腿还要问,好玩么好玩么!过来我陪你玩!玩够你!给你个包月优惠怎么样包年还五折!

好他妈冤。

“莫名其妙……”刚说完就被拔了根腿毛,胡歌哀叫一声,老老实实接受鞭策承认错误,幸好最后收获糖果若干,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讲真他的小狮子领地意识有点强。

胡歌以前就发现了,狮子每天早上爬起来二话不说要先把他吻一通,他还不能扑腾,一扑腾就变本加厉。大早上搞得好激烈害他差点以为要做什么晨间操。

但往往并没有要做操,只是他的狮子大人习惯了这么一种晨间仪式——一睁眼看看,吼吼,这人还是我的,于是高兴地扑上去落吻若干下。


猫都是不讲道理的,何况大猫也是猫。胡歌当然不敢提意见,说乖咱别这样了你这蹭来蹭去的我也好辛苦……要么来全套否则不要撩。

——这些话统统都憋在心里,一来王凯也不会乖乖听他的,二来偶尔失控一把还是有机会做操的。


当胡歌闲来无事看个纪录片啥的,见到一只狮子把肉藏起来吃独食的画面时,蓦然能够理解肉的心情:王凯这种宣示主权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护,护食吧?

可是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啊你看宋轶看我的眼神都不好了,说真的王凯你不用这么护食儿,这么大人了这样做多幼稚,再说我也不会跑。

王凯说:你会不会跑是你的事,你跑不跑得掉是我的事。

诶呦卧槽,敢情真是把老子当猎物了。


很好,你把自己当大猫,那你别怪我把你当猫。

——撸猫十级MASTER胡歌先生这样想。

来,首先验证一下王凯猫不猫。

胡歌养猫久了当然有点经验,有个猫咪世界的通则叫猫爪必须在上。

很好,试试——胡歌把手状似无意地扣在王凯手背上,两秒钟以后就变成了王凯的手在上,再扣回去,王凯又把手抽出来放在他手背上,第三次这么玩的时候王凯干脆把他的手按牢了,皱着眉毛问他:"你到底想干嘛?"

“玩儿”,胡歌收回手去,嗯哼一声,可以,这很猫。


其次,早安大喵。

一大清早,先是感觉到被窝里一阵蠕动。王凯首先爬了过来,半压在自己身上,手开始在胸前一阵乱摸——唉他果然是喜欢这个。

胡歌闭着眼睛酝酿时机,床陷下去得更深了,王凯几乎整个压在自己身上,张嘴先是啃了啃自己的肩膀,然后舔了两口,然后又啃了啃……磨牙呢这是?胡歌差点就想问他口感怎么样,想想还是忍住了。


转而偷摸把手放在王凯的腰窝,闭着眼睛顺着他的脊椎骨往上撩,指尖擦过皮肤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揉两下,感谢酱弟感谢儿童,让他练就了一副撸猫的好手艺:没一会儿他就把王凯摸到起了一身细细的鸡皮疙瘩的程度,揉着毛绒绒的脑袋亲着王凯的太阳穴听着这家伙的气息越发紊乱:时机成熟。

胡歌满意地眯起眼睛凑人耳朵边轻轻问,要不要来。

“来”

这次大猫乖多了,翻了个身敞着肚皮贴着胡歌的身体蹭。

 

早上吃得好,一天没烦恼。

胡歌精神头十足地开启他的明台小少爷欢脱模式。今天是跟宋轶妹妹骑自行车,宋轶有点小害羞小胆怯。

胡歌说,你记得一会儿搂住我腰不然我担心把你甩下去。

雾草偶像这么体贴这么温油这么细心我好感动!小妹妹晕晕乎乎地点头称好。

结果刚准备往后座上跳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大变。

“不不不,偶像,我还是不抱你了。”生命诚可贵,我还不想死。

“别啊,剧本里就是这么写的快来快来。”都是出来搞革命的不要这么惜命嘛,诚是很可贵不过你也不会被他怎么样的放心好了。

“…………”雾草我提阿诚了吗偶像你这是跟谁学的阅读理解。

宋轶还是有点方:“不是昂,我觉得造成什么误会(我)就不太好了。”

“不要怕,你这里不搂着我的腰,毛绒绒会弄死你的,”胡歌给她宽心:“再说阿诚哥今天没空管你。”

胡歌手一指,宋轶顺着胳膊一看:

王凯蔫了吧唧地裹着羽绒服坐着看剧本,时不时打个哈欠,偶尔朝着他们的方向瞥一眼,目光也有点放空。等胡歌笑着朝他挥挥手的时候,干脆头一摆望向一边去了。

“阿诚哥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啊,”胡歌望天:“大概是猫的通病吧。”

“啊?”

“见水就怂了吧。”

“………………”偶像你不要笑得一脸意味深长逼我脑补好么,你确定是因为见水怂的不是因为【哔——】怂了吗!!!

 

说怂也没怂。

毕竟王凯吃饱了又是一条好汉,也就是隔天的功夫气哼哼地就跑来算账了,吃过晚饭就砸开胡歌的房门质询他:听说你昨天跟学妹玩得很开心,是吧,来来回回搂了好几遍是吧。


撩了一下外面的小野猫,家里的猫炸毛了怎么办?

胡歌已经见怪不怪了:轻车熟路地圈住王凯把他往自己腿上一按,手法纯熟地上手撸猫,口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解释着这不是导演的意见么况且你也知道不搂不自然,手顺着衣服下摆滑进去揉着腰窝,没一会儿的功夫,王凯的汹汹气势就荡然无存了,脸埋进胡歌颈间嗅着舔着咬着。


真可爱真舒服真萌啊——胡歌的猫奴秉性上了头,晕晕乎乎地竟然单纯地抱着王凯撸猫半小时,等终于想起来应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他发现王凯连眼圈儿都是红红的了。

胡歌吓一跳:“卧槽,真生气了?”别呀我就是逗你玩的。

“没有,”王凯一脸严肃地蓄着泪,用尽最后一点腔调说:“就是找个理由来看看你。”——还有,你他妈到底做不做了。


评论(39)
热度(379)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