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老爷们儿恋爱指南③

彻底沦为不定期更新。这个系列就这个画风了我已经放弃治疗【咸鱼脸


【原则问题】

***

郭晓然呢,是王凯的亲友。

该亲友挺少见到王凯生气的,也挺少见到王凯不事劳动一脸愁苦。

“所以呢?”——郭晓然很方,大晚上跑我这儿来说要聊聊天谈谈心,什么也没谈就一个劲抽闷烟,什么情况,前两天不还挺嘚瑟的么,突然这是闹哪样:“莫非是胡歌……?”

“啊,是,嗯。”王凯用手心按了按眼角,蔫不唧唧地哑着嗓子说:“妈的,真是打眼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什么没想到啊?”有鉴于王凯经常整出来一些完全状况外的事情,郭晓然也不敢乱猜,等等,看凯哥您这样子,不会是我的某个小小的猜想被落实了吧,不会吧,凯哥不是吧。

“咳!”王凯含含混混地说:“别、别出去乱讲。”

啧,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为什么我有种想要拍手称快的心情。

“唉,算了!虽然我觉得没我技术好,但是勉勉强强吧……算了算了先这么着。”

纳尼?凯哥你这么快就看开了?!

“不看开有什么办法?”王凯吐了个烟圈,刚要拿手指切切看,突然看到食指上一块深红深红的印子,谁干的?还能有谁,胡歌啃的呗!心情又变坏了:“丫的我打娘胎里出来就没遭过这罪……”

王凯一抱怨,郭晓然觉得不可思议了:“啥意思,凯哥?你不要告诉我这比你那年在东北冻得还狠?”

王凯叼着烟双肘着膝十指交叉陷进沙发陷入沉思,哪个更狠呢?一个是冻狠了一个是烫狠了。果然还是在东北冻得恨吧,王凯心想,那年可是生生把我冻哭了,眼泪一下来就结成了冰碴子。

可是烫也烫哭了,翻来覆去觉得床跟烧着了似的躺也躺不住,没完没了地颠腾啊,汗与泪都仿佛落在烧红的铁板上,须臾便蒸发,身如焦木还冒着火星,随时都有可能再次燎原。王凯意识到有点不太妙,在长长的一截烟灰落毫无预警地掉落时,郭晓然和王凯都同时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

郭晓然去开门,很快传来胡歌的声音,悦耳动听但有些焦急:

“晓然啊,你看见凯凯了么?”

“凯——”凯凯?郭晓然愣了那么三四五六七八秒之后,下意识退后几步看着那个明明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还一脸肃穆毫无起身之意顺便翘着腿拿出手机刷起了微博的某人。

“这不是在呢么。”胡歌笑眯眯的,嘴还特甜:“凯凯你为什么不回房间去啊?我等你呢。”

王凯咬着滤嘴有点狰狞地抬头扫了胡歌一眼:“叫我什么?”

“凯……凯?”

“你再叫一遍试试?”

“诶……”胡歌有点手足无措地回头看了一眼郭晓然,郭晓然作为场内嘉宾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作了个口型提示,胡歌转回头来小心翼翼开口:“凯……哥?”

“乖。”

王凯站起来,把那剩余的半支烟塞进胡歌嘴里,搂着他的脖子把他往门外带:“先走了晓然,回聊。”

“不送。”郭晓然接着生无可恋,聊个毛啊这还有什么好聊的。

聊聊这事儿一直就拖啊拖,期间王凯也的确找郭晓然吐槽若干次,归根结底主题思想就是“虽然我很恼但时机不成熟我再等等。”,郭晓然心说你怂什么?

怂什么,很简单,还不是怕分手呗。胡歌一脸纯情地跟郭晓然讲我以前也就是精神上有点这个倾向是王凯把我拖下水的——这话郭晓然原封不动转给王凯了,王凯顿感压力倍增。好几次话到嘴边的要不咱俩换换都给生生咽了回去——万一胡歌不肯呢?万一胡歌想太多呢?万一胡歌——

这么三拖两拖居然就拖两年。

两年后。

等郭晓然再度想起来这事儿贱不兮兮去问他凯哥“诶你俩那点‘小矛盾’怎么样了”的时候,王凯居然歪歪脑袋耸耸肩:“没怎么样,我放弃了。”

“竟然是你放弃了?!”郭晓然觉得这简直不合理,说好的原则之内要跪着说话呢。

“他是跪着呢。”王凯轻描淡写点根烟,体位上。

 “啧。”郭晓然心领神会外加内心吐槽:其实果然还是胡歌这两年技术也长进不少吧。

“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嘛。”亏得是王凯,什么话都敢往外撂。还不以为意地弹了弹烟灰,这烟味道有点冲,他不爱,奈何胡歌不知道是谁送的抽不完,上次给他包里塞了一条,费死了劲也只干掉了三包,胡歌过来了,上次见面还是两个月前的事儿了吧。

“凯哥啊这烟味道怎么样。”他往王凯坐着的沙发靠背上一趴,嘴唇正好贴在王凯耳朵边:“喜欢的话我那儿还有,晚上过去拿?”

“不怎样,”王凯把剩下的半截塞进胡歌嘴里:“你尝尝。”

胡歌不知轻重地猛吸了一口,立即呛得直咳嗽:“我去——咳咳,劲好大。”

王凯笑了,拇指按进胡歌的嘴唇里停留了一两秒,又把烟捏回来自己接茬抽。

胡歌转转眼珠:“你要是不喜欢我那儿还有一包七星。”

郭晓然发誓,今天下午他眼睁睁看着王凯从公司派的接车上顺了一包七星,而这会儿他居然也能理直气壮毫无羞色地说出:“正好,我的抽完了,晚上过去找你。”这种话来。

郭晓然瞠目结舌。

说好的做人要诚实呢,说好的少些套路多些真诚呢,你的原则都让狗吃了吗王凯!!

说起来刚刚的塞烟也是可疑满满,胡歌你没抽过这个牌子么,我怎么不信呢,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胡歌依旧趴在沙发靠背上,抚着王凯的脖子说,晒黑了耶,看看,这分界线挺明显的,手指轻轻搓着衣领,隐约乍泄的风光也就胡歌将将看到,他嘟囔,里头倒是没怎么晒黑。

王凯用夹烟的手拍了拍胯:没晒黑的地方多了去了。

“…………看不下去了。”郭晓然拍拍腿站起来:“你们两个真可怕。”

“走好不送。”两个人动都没动一下,胡歌揉着王凯的耳朵垂,王凯眯起眼睛把手掌搭在胡歌的脖根开始慢慢往上呼噜毛,懒洋洋地跟郭晓然say goodbye。

不就俩月没见么,啧啧。郭晓然内心吐槽,跟在人身上刮一下都能擦出火星子来似的,瞅你俩那点出息。

第二天说好的跟几个上海的朋友聚餐,王凯也没来。郭晓然不忿不忿的指责他,[说好的聚聚,你可不来,在哪儿鬼混呢。]

王凯说,[温柔乡。]

[乐不思蜀吧你就,原则都让狗啃了。]

他这么揶揄,王凯也没生气,反而很不要脸地承认了:[是啊,我跟老胡都属狗的,你有意见?]

哪敢有意见,我多机智啊。——机智如郭晓然昨天晚上联系不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把话给其他几个哥们通传了一遍:凯哥忙,忙死了,剧组忙,通告忙,各种忙——咱们不要管他了。

王凯近来春风得意,意气勃发,大家表示理解:好好好,让他忙去吧,辛苦了。

“辛苦了。”其实胡歌也这么说。

“你也辛苦了。”王凯毫不客气地回敬他。


评论(34)
热度(324)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