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园丁鸟求婚记

一个……奇幻类的童话故事?呃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就是很喜欢园丁鸟吧所以临时鸡血开了这个脑洞……不,不要在意细节……

 

***

澳大利亚中东部地区分布着广袤的热带雨林,而却没有东部沿海地区那样游客如织,作为一个不那么知名的旅游景点,冈瓦纳雨林里虽然设置了供游客们休憩的木屋与酒店,却无法赢得可以媲美黄金海岸线的那般令人瞩目的青睐。

护林员百无聊赖地打开一瓶冰镇啤酒,抖开一个月前送来的报纸随意地翻看着——那是用来包食品的,物资充足,但偶尔也需要些零食打打牙祭。

通讯电话又响了起来。

护林员翻了个白眼,第18号木屋在一个月前被预定,两周前有个瘦高的青年入住。青年来自CHINA,一个他从未去过的国度。瓷器之国——这个他还是知道点的,早年读旅游杂志的时候见到过青花瓷的配图,白色的肌理与蓝色的纹路,带着令人痛惜又珍惜的美好。当疲惫的青年伸出修长的手来与他交握时,那触感竟也有一丝微妙的温凉。

仿佛他触碰的是艺术品。

“那只小鸟又来了……在我门前跳舞。”青年的声音很好听,即使那发音并不标准,但在抱怨里,护林员也感受到了几分可爱的意味。

可爱归可爱,青年的烦恼他可解决不了——他的门前有只小鸟在跳舞。

一只小鸟,鸽子大小,紫色的,护林员知道他在说什么,可……

“它喜欢你!这是它们的习性……

——而且它不会威胁到你的,这是一种非常和平的鸟儿。”

 

***

非常和平……么。

王凯挂掉电话,看着在他门前的空地上正在跳舞的小鸟,哭笑不得。

他蹲下身来,远远地看着地面上摇头晃脑的小鸟——“你喜欢我吗?”

“啾!”小鸟发出了十分短促的脆鸣。

而这鸟儿……也不是空手来的。

它的背后有一个树枝搭起来的——可以称之为舞台的小亭子,弧线如富士山一般圆滑而曲率优美,鸟儿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手艺一般,不断地围着鸟亭跳舞。

雨林里几乎天天下雨,它的鸟羽被淅淅沥沥的雨水洗刷的干干净净,这会儿在清晨的阳光里闪着亮晶晶的光,小鸟儿像是把钻石裹在了羽毛里一样,抖动翅膀的时候,细密的水珠甩落,在空中呈放射状散开。艳丽的黄色鸟喙跟着小脑袋左摇右摆,发出的高高低低的鸣叫,仿佛在献歌。

“你还怪好看的。”王凯夸了它一下,小鸟很有礼貌地收起翅膀,微微点了个头,绅士十足。

 

***

紫光园丁鸟。

王凯伸出指尖轻轻刮着鸟背上光滑的羽毛,羽毛下还有一层细密的绒毛——这里气候湿润,地处热带,并不寒冷。而王凯头一天来的时候,小鸟便在他木屋外的树枝上站着,因为淋了雨,有些颓丧落魄的模样,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把王凯给骗到了,他爱心泛滥地揪了一块面包块,鸟儿优雅地落在他的窗前,细细的爪子抓住柔软的面包,振翅带向自己的窝。

而后没两天,小鸟便在他门前筑起了亭子。

地面上的落叶与细枝都被鸟儿细心地移开,清理出了开阔的场地,细长的树枝被小心翼翼地搭起,从中间分开了一条林荫道,这样可爱的小亭子只够王凯把一只手握成拳头放进去,当他把手移开的时候,还不小心碰散了几根树枝。

小鸟歪着头扇腾了两下翅膀,在地上跳来跳去,把刚刚碰掉的树枝挨个放回原位。

“小东西,你是个强迫症吗?”王凯好玩地从地上捡起几根枯叶,洒在亭子的上方。

“啾!”小园丁鸟立即勤勤勉勉地将它看不顺眼的枯叶叼了起来,一蹦一跳地送到好远的林间地上。

 

***

这只鸟儿还是个小小的贼。

很明显鸟儿偏爱蓝色。王凯闲来无事,便看着小鸟筑园,鸟儿常从很远的地方叼来蓝色的吸管,塑料盖,塑料环——千奇百怪的蓝色小物件在亭子前越堆越多,这只鸟的习性有点奇怪,当王凯打电话给护林员的时候,他花了好半天才理解对方的意思。

成年的雄性园丁鸟总是要把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修筑亭子上——求偶亭越漂亮,越会赢得配偶的青睐。

“原来你这么辛辛苦苦,是在找对象呀……”

王凯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件严肃的事,这只勤勉的小鸟是为了终身大事在忙活。他决定帮这只小鸟一把——房间里有好几个喝空的塑料水瓶,瓶盖正好是淡蓝色的,他捧着瓶盖出来,堆在门前。

不久后当他再次打开门,发现鸟儿已经收下了他的礼物,并将瓶盖们摆出了一个近乎规整的圆。

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投机取巧的新办法,隔天起鸟儿便时常造访他的木屋,顺便“借”点建筑材料。蓝色的笔帽,蓝色的小玻璃球,甚至是一张蓝色的便签纸条也要偷偷顺走。

有一天,王凯苦笑不得地在亭子前捡到了自己的晾衣夹。

他把夹子夹在手指上,关节部位正好卡住,还顺便戳了戳慌慌张张跑来抢修亭子的小鸟:“这个我要拿走啦……嘿嘿,这还挺像个戒指的嘛。”王凯拨了拨手上的晾衣架给小鸟看:“兔子耳朵啊,像不像?”

“啾……”

小鸟发出了一声微弱的鸣叫,好像是什么宝贝被抢走了一样。

 

***

当这只靛蓝色的漂亮园丁鸟终于筑好了求偶亭,并且在他的门前跳起了舞的时候,王凯才终于觉得哪里不对。

他哭笑不得地看着兴奋的小园丁鸟。这可爱的小动物让他没来由地感到亲近,可假期就要结束了,避世的乐园也不是他的归宿。

“我快要走了……”王凯看着那精美的小亭子,他拿出那个衣架来,放在了小鸟的面前:“虽然很感谢你陪着我……可是,你真的找错对象啦,小东西,你应该找个漂亮的母鸟,生一群漂亮的小鸟。”

园丁鸟安静地看着他,用金黄色的鸟喙叼起晾衣夹,振翅一跃,跳到了王凯的肩膀上。

那夹子落在王凯的手心,熟悉的感觉涌起,他仿佛能听到小鸟说,送给你的,收下吧,收下吧……

可是,这不行呀。

稠密的雨落在大地上,园丁鸟躲在亭子下,当滴落的水滴砸乱了它的小亭子时,它跳出来冒着雨修缮那被弄乱的细枝。

王凯在屋子里看着它忙碌,终究是于心不忍。

我就快要走了。他这样想着,撑着雨伞出去,蹲在园丁鸟的旁边看它执着地修缮亭子,直到双腿发麻。

***

该走的人终归要走。

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离开那片热情洋溢的雨林的,也绝不敢再去想小鸟后来怎样了。友人听了他的故事,总是要笑他四处留情,居然连一只园丁鸟也不放过。玩笑归玩笑,一想到曾有只傻里傻气搞错目标的园丁鸟殷切地在他门前筑起了求偶亭,兴奋地来回转圈跳着舞,还是有一种泛暖又泛酸情绪涌起,堆叠,呼之欲出。

周末,胡歌约他见面。

“凯哥啊……上次见到你说起来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王凯有点恍惚:“我觉得还是算了……”

胡歌咬着嘴唇,有点委屈的表情,王凯最怕他那这表情来招自己,一点招都没有。

“你该不会没有认真想吧?”

“我有认真想……”这点他可以发誓,他真的认真想了,他甚至花了一个假期的时间专门去想——虽然并没有什么进展。

“如果你认真了,怎么会说算了呢?”

这话像是把王凯推进了荆棘里,他顿感浑身发痛。

王凯低着头,桌面下两条腿不停地蜷起又抻长,他窘迫地拿出一个小盒子来,放到桌面上,慢慢推向胡歌:“要不,这个你,你先拿回去吧……”

“不要,送你了。”

那里面装着一枚银色的环,环里镶着一颗蓝色小石头,而那耀眼的蓝色又将他的记忆推向雨林,那里有只勤勉的鸟儿颓丧又落魄地躲在宽大的树叶下,仿佛是在迎接他,抖着羽毛想要甩落满身沉重的雨珠。那可爱的鸟儿若是没有倒了霉遇见他,此刻怕是应该已经成了家。

“你拿走吧!”王凯有些崩溃地把盒子一口气推到桌子对面,额头枕着另一只手臂,看着桌面下暗沉沉的地板,花纹在摇动,逐渐模糊,他自暴自弃地说:“拿走吧。”

胡歌沉默了一会,声音才传来:“那……我拿走了。”

“嗯!”王凯低着头,看着精致的水磨石地板上展开的圆形水滴,那么像丛林里无休无止的雨。

 

***

王凯突然感觉到手指关节传来了一阵钝痛。

从桌面上抬起头来,他发现自己的手指上多了一个蓝色的晾衣夹。

胡歌轻轻地伸手拨弄着:“兔子耳朵啊……像不像?”

“………………呃?”

搞不清状况地蜷了蜷手指,他们一起看着王凯无名指上的晾衣夹,谁也不置一词。

直到胡歌皱起眉毛,忍无可忍地把那个歪倒的小夹子对正,笑意才从青年们的眼底浮现出来。

 

【END】

评论(41)
热度(282)
  1. 幽若糖姜 转载了此文字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