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少年游#番外一#

这个番外只是补充一些正文中没有提及的细节,当然也不算甜……

【少年心事】

***

南方的夏天带着树洞一般的潮湿与轰鸣。

胡歌午夜时分突然醒来,从床上起身坐直,背抵着墙,搓了搓手。

他看着王凯,王凯在干燥的床褥间转动身体,朝原本他躺着的地方拱去。

自然,他落了空,于是也很快醒来。

“……胡歌?”王凯的声音低低的:“…………胡歌…………”

“我在。”胡歌垂着头,用手心摩挲王凯的脸颊:“怎么了?做恶梦了?”

“那倒没有。”王凯也坐起来:“你怎么半夜突然起来了?没事儿吧?”

“我……”胡歌捏着王凯的手指,那指肚圆圆的,有一种类似小葡萄一般的触感。

“我有点儿事,想跟你聊聊。”

“啊……?”这大晚上的,聊什么啊?

胡歌看着王凯,皱着眉毛:“凯哥,我挺害怕的。”

“害怕什么?”

“我害怕你听完的说的话,就要不喜欢我了。”

“那怎么可能!”王凯立即提高了音量,又很快把嘴巴半捂着,如今他们在胡歌的父母家,头一回来,他可不行给胡歌的家人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装也要装出贤良淑德,呸,温和有礼的样子来——他低声说:“你想说什么呀?你就说呗,不要吓人。”

“不是吓人,我……”胡歌咬着嘴唇:“凯哥,你不会的吧?”

“不会离开我的吧?”

“不会啊,我为啥要离开你啊?”王凯更加困惑了,作为一只吃饱睡觉没烦扰的大狮子,他根本也想不到胡歌这么严肃的模样是要干嘛。

“因为我很害怕。”胡歌说:“我想,我可能不是那么适合做伴侣。”

“你在说什么啊,而且,适不适合也没有什么标准的,我觉得蛮适合的啊。”

胡歌叹了口气,从床上起身,打开台灯,又走到书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递给满脸疑惑的王凯。

“你看看这个吧。”

“什么?”王凯低下头去看书名的时候,才发现那并不是一本书,而是个笔记本,打开之后,里面是有些潦草的文字,他很快便明白了,那也不是笔记,而是胡歌的日记。

说是日记,也不是每天都在记,大学时期胡歌亦有写随笔的习惯,但并不是日日坚持,而是断断续续的记录着。

“我看你的日记……这样好么……”王凯不喜欢被人偷窥隐私,因此也不喜欢偷窥别人的隐私。

“你看吧,我让你看。”胡歌垂着头,找了个凳子放在床边坐着,他把台灯打向王凯手里的本子,而自己则躲在阴影里,露出那双有些忧郁的,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眼神。

“这是我十六岁写的。”他声音有些缥缈。

十六岁的胡歌啊……王凯低下头,翻着胡歌的日记,那纸张已经发旧,混合着油墨透出一股令人怀念的旧日时光的气息。胡歌曾经在这个本子上认真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在自己指尖下,是胡歌经历过的人生。

 

***

十六岁的胡歌,会经常提到一个人的名字。

这一看就是个女孩子的名字,王凯并不意外会有这么一个名字的出现,他看了胡歌一眼,暧昧不明地笑了一下:“怎嘛?是怕这个呀?”

“我知道你不会计较这个的。”胡歌的眉毛一锁,王凯立即笑不出来了,他眼神中的不安与担忧是那么明显,叫人心悸又叫人心疼。

这个女孩子刚刚考上上海戏剧学院,比胡歌大了几岁,比他成熟,但是仗着一张俏皮的娃娃脸,硬是让胡歌打心底里把她看作了妹妹。

胡歌在操场上第一次见到这个笑起来甜甜的眼睛弯弯的女孩儿,他不知道那个时候她只是路过,玩心大起的混进学生堆里想试试看能不能躲过门卫的甄别。她躲过了,这让她很开心地在操场上奔跑起来。

那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恰好是节体育课,胡歌不想再返回教室拿书包,便将包放在操场边,同别的学生的堆在一起,女孩子看着那一堆书包,徘徊着查看那些高中生书包上卡通挂件,当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所有的学生一窝蜂的去找自己的书包。胡歌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等着,他不太习惯争抢,反正最后剩的那个,肯定是他的。

就这样,最后剩了一个书包,和一个笑容很甜美的女孩子。

女孩子拍了拍他书包上的土,把包递给他,她的性格是那样的和煦开朗,以至于可以毫不忌惮地说出“你叫什么名字啊,还长得蛮帅诶。”这样的话来。

胡歌抱着书包,有种无所适从的心情,他知道同学们时常在背后议论他的相貌,但没有见过有人这样落落大方地讲出来。他反倒不好意思了,他说我叫胡歌,又问了对方的名字,胡歌背上书包,问她:“那,你是几班的啊。”

几班的?这姑娘又笑了起来,清亮的笑声飞上了高高的天空,和天边的云一起飘着好像永远也落不下来:“我都上大学了——哈哈,我是你姐。快叫姐姐。”

“姐姐。”胡歌懵懵地叫了一声。大学对他来说,还是很遥远的词汇,大学也是他的目标,几乎是所有中国孩子的目标。这个女孩子已经考上大学了,这让胡歌油然生出一丝敬佩与羡慕。据说大学是很自由自在的,真好啊,她可以在这种本该上课的时间溜出来玩呢。

“那你在哪个大学里啊?”

“上海戏剧学院。”

“喔——”

“你知道吗,上戏?”

“知道……”胡歌还真的跟艺术沾边,他跟对方讲了自己是在校广播台,戏剧社的事情来,也提到自己将来也许会遵从父母的意思去考上戏。

“这么说,你将来会是我学弟啦。”

 

***

“是上戏的?”王凯有点惊讶:“是……是同行啊,真的……挺有缘的呢。”

“本来是这样的。”胡歌低头给王凯翻了翻日记本:“在我分化之前,我们是这样约好了的。”

高中的胡歌有着沉静的一面,也有着活泼灿烂的一面,他的日记本像个万花筒,夹杂着日程安排,夹杂着复习计划,夹杂着一些甜蜜的互动与期待,那是更青涩更柔软的时光,连并肩走在路上衣料的摩擦声都惊心动魄。

而急转直下的是胡歌的分化。

 

在胡歌分化之后,他没高兴多久便发现,他跟女孩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女孩子会频繁地来找他,即使只能什么也不做地看着他,她以前不这样的——年少的胡歌不安了起来,他学着去控制自己的信息素,而大多数Alpha都不会这样早的分化,他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可以遵循。没有分化的人根本体会不到他的煎熬,他控制的不那么好,班级里的几个已经分化的Omega,无一例外地总是缠着他,带着迷茫又困扰的表情。

他本来以为刚分化都会这样,他漫不经心地学着如何去控制。可是随着事态的发展,他逐渐意识到自己的信息素是不太对劲的,这才后知后觉地去医院检查。

当他拿到诊断结果的那天,他在日记本上写到,医生说我单身比较好。

而那个时候,女孩子已经患上了信息素依赖症,是被他那成分复杂的信息素诱发的,在她面前青涩的Alpha是更加控制不好自己的信息素的,这也就导致了她的症状格外严重:她已经成瘾了,如果想要恢复正常的生活,就需要强制戒除。

他只有两个选择,标记她,或者远离她。

而选择最终并不是他做出的,他还不具备能够做出这样重大选择的能力,女孩的父母来了,带走了她,于是这段没有名字的故事便仓促的结束了,女孩跟他断了联系,女孩子知道他家里的电话,可却再也没打过。他没再见过对方,也无从去打听对方的境况。

无疑胡歌是早熟的,早熟是因为他异常的体质带给他的思考,注定要比寻常人多。他对于孤独最初成形的体验便是——只能待在房间里,在日记上记录自己的心情,在被窝里不断学着收敛自己的信息素,医生告诉他,合理的利用自己的信息素会让他成为很受欢迎的人,不必太过介怀,而“利用”这个词让胡歌感到锥心刺骨的疼痛。他是毒品,没有人会真的喜爱毒品,只是依赖和离不开,他的信息素会让人丧失独立,他不喜欢这样:依赖他的人在沉湎其中的同时,用最后一点理智去诅咒他——

 

***

胡歌的日记本里,开始充斥着各种他听来的案例,医生追踪过的大多数具有异常信息素的alpha都伴随着动荡的生活,极少数的滥用信息素案例中显示这类alpha身边总是充斥着暴力,自残,幻觉,殉情等等恶性事件,早年甚至有此类精神崩溃的失控alpha被当街射杀的实例。

不安的少年只能遵循医生的建议,尽可能地隐忍与控制,只要他精神正常,信息素处在可控范围内,这件事不太会影响他的日常生活,却有可能在失控状况下完全颠覆他的命运。

他问医生该怎么办的时候,医生建议他在足够成熟的时候再去考虑寻找伴侣。

“你必须要强大,你的伴侣也必须要强大,甚至比你更强大。”

那怎么可能呢?——16岁的胡歌接触过的为数不多的同龄Omega,都是缱绻又天真的,轻易就会陷入温柔的网中。多强大才算强大呢?胡歌不知道,多强大他都不敢轻易迈出那一步了,在悬崖边上的幸福还叫幸福吗?

甚至直到他爱上王凯他都不确定自己是希望王凯分化成Alpha还是Omega,对他来说,结果不重要,只有他的爱意与渴望是可以确定的,而无论是哪种结果,都是艰难又不可期的世事在等着他。

王凯会足够强大吗?他自己呢?自己已经达到足够强大的标准了吗?他不敢,他犹豫着踟蹰着,即使跟父母坦白也不敢告诉王凯,他不确定,他看着王凯那双仿佛白纸黑字一般分明的瞳孔,却不敢轻易吐露一点点心声。

 

***

“凯凯,对不起。”

胡歌把日记本收回柜子里,王凯已经看完了,他最后的一丝面具也被撕了下来,这段连他父母都不甚了解的隐秘过去终于被摊开,他是卑鄙的,他才不是那个坦诚的人,那个勇敢的人,相反,他怕得要死,王凯会怎么做呢,选择离开他吗,如今标记也是可以强制清洗的了,那么他还有什么保障吗——

“对不起啊……”胡歌哭了起来,甚至有点撕心裂肺的意味:“对不起,我不敢讲,我甚至想过永远都不讲会比较好,可我不想隐瞒,隐瞒好累啊,我怕失去你,可我也不想错过你——”

他在泪眼朦胧里看着王凯,王凯严肃的表情似乎没有什么动摇,他根本不知道王凯什么心情,自己真是自私啊,而这是最后的赌博,王凯不会离他而去的,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吧?

***

王凯伸出胳膊,把胡歌搂在自己怀里,亲了一口他的额头:“我还当什么大事儿呢,诶哟我去,给我这一顿吓。”

“呜呜……凯哥……凯哥,对不起……”

“这算什么嘛,”王凯语调轻快,他拍着胡歌的背说:“这也值当你纠结几年?胡歌——你傻啊?”

“我——我——”

“不哭啦……什么嘛,放心,不就是强大一点吗,我可强大了,我告诉过你吧?我考中戏之前是离家出走来的,说走就走,拿上身份证我就走——当时把我爸气得啊,当时多少熟人都骂我啊,哈哈,我都当没听见,我还不强大吗?我决定好的事情一定要做到的,我说了要爱的人也一定会爱下去的。”

“……哈?”凯哥,您这是强大还是心大啊?

“差不多嘛——我一直都觉得大多数事儿都不是事儿,特别是你这件事儿!我看到那姑娘的名字的时候,我还以为她给你生孩子了呢!”

“噗!凯哥你!”胡歌没忍住,眼角挂着泪就笑了出来。

“声音太大了啊,小点声!喂,你说说,都进展到哪一步了?”

“你重点不对啊凯哥……”

“有孩子吗?有吗?”王凯揪着胡歌的睡衣领子问。

“天哪你在想啥……就牵了牵手。”

“没别的了?不可能吧?”

“嘛……我就亲过她几次脸哦,没别的。”

“真没别的?不会吧?就亲亲脸?你骗谁啊?胡歌你把持得住?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凯哥,”胡歌眯着眼睛用力掐了一把王凯的后腰:“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清楚吗。”

“啊……”王凯泄了气,轻轻踢着胡歌说:“好好好,最后一句当我没说,睡觉睡觉。”

“晚了,凯哥你自己撩我的,你得负责把火熄咯。”胡歌搂住王凯的脊背将他往床上放,他的信息素轻轻爬到王凯的腰间,缠绕着裹着他,勾着那甜腻的梨香在房间里层层晕开。

“我们还有秘密吗?”当王凯这样问他的时候,胡歌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以坦率地讲出一句“没有”。这个不再让他怀揣心事的人,才是真正适合他的人。

 

他吻着王凯的唇,想着那个时候初见王凯的印象来:一个坚定务实的人,气场强大,目光灼灼。他独立,他不会让自己依赖任何人,他不允许自己软弱无能,所以他只会撒娇示弱,而绝不会软弱。

如今,王凯已经是他的Omega了,但自己的确需要王凯的保护,这听上去多奇怪,可这个结论却令胡歌感到幸福——王凯不会迷恋他,所以王凯会爱他。

窗外细细密密地下起了雨,床吱呀吱呀地响,我们还有秘密吗,我们没有秘密了,茧已破开,化成蝴蝶,在少年们湿润的身体间绽开。

评论(49)
热度(417)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