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少年游#56

#56

***

2005年,提起过年,胡歌总也记不清那年的春节是怎么过的了。

无非是大鱼大肉的丰盛晚餐,吃完就蜷在沙发上给别人编辑短信,听着礼花在遥远的天边炸开,还有临近零点时春晚的倒计时,欢呼呀,热闹啊,最后一通晚安的电话。

可是他却记得,2005年的元旦跨年夜,当王凯将摄像头调整好角度,靠着椅背问他一句“看到我了吗~”的时候,他快速地眨动眼皮才掩藏起来的酸涩感——怎么会想哭呢,明明是高兴的。

很久不见,王凯看着还是有点傻兮兮的,那双眼睛好大,在视频窗口里眨呀眨呀,骨碌碌转圈,泛着亮晶晶的光泽。他们对视一眼,又很快把目光错开,王凯似乎是嘟囔了一句“好像有点怪怪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好听的像棉花糖蘸了巧克力酱,甜透了,像浓厚绵软的云,飘到他的天空,不走了。

胡歌“嗯”了一声,便说不出话了,对着屏幕傻笑。人都说他长着一张聪明人的好皮相,他在小窗口里一看,哎唷,看不下去了,怎么好这样傻呀:咧着嘴,露着大白牙,都快笑成憨子了。

自己都看不下去,拿手背贴着脸,这脸可真烫呀,幸亏摄像头不太好,幸亏房间里灯光昏暗,没被王凯发现吧?可不要被他发现呀——在喜欢的人面前,总还是要讲点形象的是不是呀。

王凯盯着胡歌的头顶看了一会儿,见他又不吭声,抿抿嘴说:“你刘海儿留长了?”

“是、是呀,公司要求的,要蓄长刘海儿。”

王凯说:“都把眉毛挡完了,你眉毛好看的。”

“哦……”

胡歌低下头,把键盘拉出来,又推回去,拉出来,又推回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今天为了跟王凯视频,特意回了家,跟姆妈讲晚上要早点吃饭,吃完饭就把自己关房间里了,站在门后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把反锁的门扣按了下去,发出好大的“咔哒”声,把他吓一跳。

姆妈立即就在外面喊了句:“哦呦——我又不会进去的呀!”似乎还有老爸不明所以地问“他要干嘛呀?”还有姆妈只可意会的笑声。

唉。

拍拍脸,整理心情,站在房间里,还有点莫名其妙地拽了拽衣角,胡歌感觉自己的心情介乎于上战场和去旅行之间,又激动又期待又害怕又紧张,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要草木皆兵。

跟王凯约的是晚上八点,现在看看才快七点,天已经黑透了。

他把书桌的灯打开,调整着角度和光线的强弱,侧光是不是太强了?最近额头有点长痘,幸好是额头,拨拉拨拉刘海盖住。拿着台灯调整了半天,又找了几本书垫着,嗯——这样挺好,啊,可是这样能看见背后的置物架了,架子有点乱,还是先收拾一下……

正收拾着,王凯的电话突然打来了,声音窘迫地说:“嗯……我搞错了,等我一下,我可能迟点才能开视频……”

“怎么了?”胡歌也有点慌,生怕自己听到什么让人失望的答案:“是不是有急事?”

“不是急事……嗯……”

 

***

王凯当天还搞了个小小的乌龙,比说好的时间又晚了一刻钟。

他宿舍没有电脑,想要跟胡歌视频,就找人借电脑。有个学弟挺爽快就答应了,说凯哥你晚上来我宿舍就成——倒是去了,去了之后发现,好么,原来是沟通不畅,不是笔记本呀——是个台机,摄像头倒是有,视频也没问题。

但——

你说这寝室里还有别人呢,多不好意思啊。虽然人家说了不介意,可是我我我我介意啊!

临时又去借笔记本,打了好几个电话,大家开口第一句话都是诶凯哥好久不见了诶,怎么今天是叫着出去吃饭吗?

——吃饭?不吃,我这会儿挺急的,你们谁有笔记本电脑能借我使使的

——哟,凯哥,这你急用吗?

——急,很急,最好现在立刻马上就能借到,欠你大人情了

——那这会儿学校也没啥人啊,我们都在外头玩儿呢,凯哥你真不出来跨年吗?

——不成,我今儿真有事,改天啊改天

——那你问问XXX吧,对了,你要是有急事,去网吧呗,你这会儿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座了,他们下午都去占座了……

去网吧……和呆在别人宿舍,有什么区别吗?

王凯左右权衡一下,嗯,似乎去网吧更好一点儿,周围都是玩游戏的,也许也有视频的,反正人多,反而没那么引人注目的吧……

王凯一向是不太喜欢网吧的,环境很一般,这会儿去,也没有包厢了,情侣包都满满当当,唯有大厅里还零星空着几个座位,他是烟酒不忌,可这里的烟味有点廉价,混杂在一起,让人呼吸困难。

适应就好,适应就好,反正就一个晚上,没啥大不了的。他让网管开了最最角落的一台电脑,对方还有点惊奇地问他:就你一个?

大概是今天晚上打联机的和小情侣比较多,像他这么形单影只的的确少。大厅里一排排的,一大半都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人声嘈杂,他扣上耳机,才算是好了一点。

这耳机有点破……王凯有点嫌弃地把它用纸巾擦了擦,黑色的耳罩略微大了点,调整了一下之后,拉下麦克风,对着屏幕看了半天,觉得自己丑爆了,背景是脏乎乎的墙纸,也丑爆了,整个就是一小混混的德性——胡歌肯定会损我的。

“早知道还不如去学弟的宿舍…………”

不过,让他学弟围观全程的感觉实在不好,这样好歹身后是没有人的,王凯自我安慰:这样角落的位置,别人应该注意不到我的。

真够折腾的。

王凯一边想着,一边点了视频申请。

他比较近视,往屏幕前凑得很近,突然看到胡歌的脸,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缩靠着椅背,咽了口唾沫,问:“看到我了吗~?”

说完这话,他有点惊讶,这麦克风是不是有问题?声音都不太像自己的声音了,听起来特甜腻,没来由地开始心慌:难道我平常讲话,在别人耳朵里是这个味儿?

 

***

胡歌好像是变得好看了。王凯更加自惭形秽,暖色的灯光斜着打在他的脸上,看着有种近乎希腊雕塑般的美感。胡歌的摄像头一定比我这个贵吧?王凯转了几圈眼珠,看着网吧陈旧的天花板,不甚开心地撅起了嘴巴。

“凯哥,你是不是瘦了啊?”胡歌问起这话的时候,不是疑问句,而几乎是肯定的语气:“看着脸好像是瘦了不少,凯哥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呀?”

肯定是摄像头不太好!王凯鼓着腮帮子想,我以后再也不来这家网吧了!

“可能是瘦了点儿吧……”王凯含混地应着他的话。

“网吧乱不乱呀?你能听清我讲话吗……”

“能……”

王凯倒是希望网吧乱一点,最好别人都听不到他讲话,他只开了个QQ,跟人视频,幸而背后是墙,他坐在角落,只有旁边几个人打游戏的知道他在干嘛,有点惊讶地侧目扫着他的桌面,又看着他,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来,让他如坐针毡了半天,最后伸出右手,偷偷把屏幕扳地更加靠角落。虽然有点此地无银的意思,也好过叫人围观视频现场。

“凯哥……”胡歌显然也是目睹了他此地无银的幼稚行为,有点无奈地安慰他:“没事的,经常也有人在网吧视频的,你……”

“闭嘴。”

“哦……”

胡歌把眉毛挑了一下,显出一点点小得意来,幸而刘海挡了一挡,才不至于把那份得意给王凯读出来。

等着大概九点多,网吧里卖夜宵的小推车便开始活动了,王凯的眼睛立即不受控制的扫了过去,每次小车一来,他的下巴就会抬起来看,不自觉地舔着嘴角,胡歌自然看不到小推车,倒是把王凯看了个饱。

“凯哥你是不是饿了呀……”

“我——也不是很……饿的。”

“你要不买点夜宵吃吧……”你再这样看下去,我都跟着馋了。

“这个……”不太好吧?我要吃饭,还怎么跟你聊天啊?

“没事儿,反正咱们不是也经常在食堂啊在外面吃饭吗,凯哥,你是不是想吃炒面了?”

是的啊是的啊!王凯的心和胃开始叫嚣了,他的表情那么认同,还控制不住地急切地点了点头。胡歌托着下巴看着他,撺掇着王凯快去买一份炒面吧,不得不说这里藏了一份私心,他很久没有看到王凯吃东西的模样了,而那模样是最可爱最幸福的,对天发誓,他真的可以也真的愿意一直看王凯吃东西,怎么都看不厌的。

 

***

王凯终于还是摘下耳机,站起身来,胡歌能听到他在喊“老板,老板给我来份炒面,有辣椒多一点的吗?”

王凯一来便脱掉了厚厚的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有些陈旧的衬衣,套了一件毛背心,可网吧很热,他后来便把背心也脱掉挂在了椅背上,这会儿他站起来的时候,松垮的白色衬衫还皱着耷拉在腰间,最下面的一颗扣子不知道为何没有扣好,抬起胳膊接别人递过来的炒面时,胡歌跟着咕嘟咽了一下口水,他看到王凯的一截腰腹,白白的,在他眼前晃啊晃啊,少年的身形瘦削,穿白色的衬衫,是最好看的。

他也感到一阵饥饿涌了上来,不是来自于胃部,而是来自于小腹。王凯戴上了耳机,把麦克风推上去,大概是不想错过他讲话。不过已经开始垂着头安安静静地吃面了,握着筷子的手指漂亮到不像话,热辣的炒面不一会儿便逼出了他额头的汗,王凯旋即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这下子锁骨便完全袒露出来。

胡歌觉得这不是一个提醒他小心着凉的好时候,他就看着王凯鼓着腮帮子吃夜宵。那鼓鼓的腮帮子让胡歌的眉毛皱紧,他不受控制地肖想着自己也许能给他嘴巴里塞点别的东西来,又被自己那大胆的想法惊到。

当胡歌无意识地嘟囔出一句“看起来真好吃啊”的时候,声音有种柴房着了火似的烟熏火燎。王凯“嗯?”了一声,有些迷茫的鹿眼望着他,舔了舔晶亮的嘴角。

他看到胡歌的眼神很深沉,手掌托着下巴,撑在一边的椅背上看着自己,胸前的起伏还是那么平稳,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跟他对视的时候,自己有种尾椎骨过了电的感觉,王凯不受控制地轻轻抖了一下身体。

那样暗沉的眼神,王凯很久以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叫占有欲,每每自己被胡歌拿这样的眼神锁定时,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评论(47)
热度(370)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