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少年游#52

#52

***

对一次仓促的告别也别太放在心上,因为它很有可能会带来下一次邀约的提议。

人是很容易不甘心的生物,所以时间在不够的时候,总是走得格外快。

告别的过程那样简单,王凯路过片场,谁也不打扰,朝眼熟的人挥挥手,点点头,便无声无息地往外走。这些天乐于逗他玩的几个人,趁着导演不注意,还把人送到唐人馆的门口,说着有缘再会,谁知道下次相见,是一天,还是十年。

王凯临走的时候还被刘亦菲伸出双臂要了个抱抱,赵灵儿亲自相送,骨灰粉感激涕零,于是又忘了她是个Alpha这回事,警惕性下降,结果被贴着脸颊蹭了一下,要不是胡歌及时把刘亦菲揪着腰带拉回去,恐怕亲也要亲上了。

刘亦菲说着小家子气,胡歌也没反驳,只是翻足了白眼回敬她。

而王凯跟胡歌之间,就算是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被此刻送别的气氛冲淡,王凯犹豫了一下,还是搂住李逍遥——顺手拍了拍他背上那把剑,摸着那颇有质感的花纹,恨不得当纪念品直接带走——“撤啦!”

“路上小心。”

 

***

而王凯回了北京,跟着张晓龙去《寒秋》的剧组试镜,在通过后又很快跟剧组一起去了广西,虽然是实习,也算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作为一个演员,拿一份工资,做一份工作。

那是什么概念呢——那就是说,入行了。

王凯刚在横店见识了一回人工搭景的奇迹,又跑到浦北县五皇岭做了一回客家人。

要说做演员有意思,可不就是这点挺有意思:一会儿去这儿,一会儿去那儿,一会是北上广的精英,一会儿又成了乡巴佬,一会儿扮戏子,一会儿做将军,什么都有可能——你永远也不知道老天会给你怎样的际遇和安排,王凯那22岁的脑袋瓜里,想法很简单:演戏,演各种各样的人,演人生百味,演世情百态,演成腕儿,演成角儿,演出一方天地。

年轻的人啊,从来也不懂,这一方天地,可不比那江山好打。

 

***

王凯走了,胡歌的智商似乎突然找到了回家的路,连滚带爬的回到了大脑:“诶?他昨天不高兴,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刘亦菲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逍遥哥哥,听你这口气,您老人家昨天晚上似乎……黄了?”

“啊。”胡歌脚步一顿,表情生动地展现着痛不欲生,追悔莫及等等情绪。

刘亦菲几乎已经不忍心幸灾乐祸了:“说你什么好,你呢,还是把此时此刻的心情牢记在心吧,下次再上盘红烧肉,你就知道该怎么抢了。”

“我就纳闷了,你这小小年纪的,还花季雨季呢,怎么就——知道这么多呀你?”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再说了,我第一部戏可是跟陈少爷……”

“哦——”胡歌望天:陈坤果然是个祸水,遗祸千年。

 

王凯这两天可能是忙着试镜忙着熟悉剧本,嗯,他的短信也不好好回了。

凯哥难得会表露出醋意来,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在他心目中地位比较特殊呢?李逍遥突然明白了女孩子揪花瓣的心情,他爱我,他不爱我,他爱我,他不爱我……想这个有用吗,当然没有——但还是要想。

蒋欣在茶水间见到胡歌,捧着水杯站在水箱前不知道为什么一脸笑意在发呆。想要提醒他水早就烧开了,到底要不要接:“胡歌?胡歌?胡歌,我们今天几个人研究面相,说你有点桃花眼。”

“桃……桃什么?”

“就是夸你啦,眼带桃花。”

“眼袋?”

“……………………你想什么呢,还没回神儿呢啊?”

“呃,可能是这两天熬夜多吧,脑子有点钝,哈哈……”

“我倒是没怎么看出你钝来,我刚才还听导演在那边说,你最近笑法儿都变了。”

“笑法儿?”

“就是——眼睛啊,你现在一笑起来眼睛就弯弯的,他们都问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

“我最近……很开心吗?”

“不吗?”

“嗯……”胡歌眼珠一转:“是挺开心的。”

 

***

又等了几天,王凯依旧是不咸不淡地晾着他——算着王凯该进山拍戏了,胡歌心里又开始犯嘀咕:万一信号不好怎么办,万一话费不够怎么办,我是不是该主动打个电话了啊——胡歌晚上躺在床上,煞有介事的先给姆妈打了电话,又给袁弘打了电话,再给郭晓然打了电话,最后跟郭晓然说:“凯哥去剧组了是吧,我也该关心关心他的近况了,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郭晓然正在打游戏,听着有点莫名其妙:嗯?你给凯哥打电话就打呗,为啥要跟我讲。

“哎呀,这个……”

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胡歌心想:我就是没办法直接把这电话打出去。

踟蹰了好久,终于还是漫游+长途着把这电话拨出去了。


当听到王凯一声“喂”,胡歌差点以为自己捧的是个炸弹。

“凯……哥啊。”

“哦,胡歌,”王凯那边倒是很安静,可能已经快睡下了吧:“你有事啊?”

“我没事……”

“哦。”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胡歌并不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叫板,可是这话一说,怎么都透着一股怨气。

“能啊,怎么不能。”

“………………”——得,对方也叫板:“我听郭晓然说,你已经到广西了?”

真的不想叫板的,可这潜台词简直就是:你看,咱俩什么关系,我还要听郭晓然说你到广西了,凯哥,你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

“哦,对,下午到的 ,很乱,我一直在帮忙……我就……正好晓然给我打电话呢,就聊了一会儿。”

“哦……”

胡歌琢磨:不是我多想吧,凯哥这是在间接解释我刚才的问题?

——凯哥你别吓我,最近好事太多我不敢信了你可信?


这思虑也不过十来秒的功夫,十来秒的功夫里他什么也没说,王凯也什么都没说。据说长时间的沉默会带来尴尬,胡歌感觉到的却不是尴尬,而是某种即将掀起一场海啸的情绪:变天了,他在海边被大风吹得动摇西晃,被暴雨砸得浑身湿透,而远处有一座木屋,透出暖橘色的灯火,他要走过去,要去敲敲门,赶在天黑之前,请求屋主的收留,给他一个干燥的拥抱,一团温暖的炉火,一张柔软的床。

那是他的家,他从此就不再是旅人。给他一个屋顶,躲避世间所有的风雨,给他一个爱人,关照一个容易不安的灵魂。

 

王凯问:“你……还有事吗?”

“有,有啊,”胡歌说:“对了,凯哥,我知道你那天怎么不高兴了。”

“我怎么不高兴了?”王凯把重音落在“怎么”上,试图提醒胡歌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了。

“你不就是觉得我要亲林月如了嘛。”

“呃……这个……”

“我…………跟你说,我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胡歌电光火石间,灵感突至,想到一个馊主意来。

“哈?解决什么?”

“我准备找跟导演商量一下,再加一段李逍遥和赵灵儿的吻戏,要更激烈更缠绵更火热的那种,这样观众就都知道我最爱的还是灵儿……”

不必了!王凯隔着千山万水一声吼:不必了!!!

我就算想加,她也未必肯呢——胡歌笑眯眯的,没吭声。

“喂,胡歌?你听我说话没?你别乱跟导演商量了,导演还觉得你指手画脚呢!听到没,不要再加了!”

“为什么呀——”胡歌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拖着长音问:“你不是见不得赵灵儿被欺负么,加一场吻戏给她找回来……”

“你别闹啊!”王凯很着急地深吸一口气:“真的别闹!”

“那你……不生气了?”

“我——我本来也没生气啊??”

“真没生气?”

“没有!”

“哦……”胡歌挠挠下巴,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再逗凯哥就该炸毛了。

“好吧,”胡歌乖巧地回应:“那我听你的,不找导演了。”

“这才对。”王凯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

又聊了一会儿,直到胡歌餍足地挂了电话,捏着手机,突然想到刘亦菲说的关窍。

关窍?他嘴角一挑:似乎让我找着了。


评论(36)
热度(342)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