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少年游#51

#51

***

也不知道刘亦菲怎么说的,现在整个剧组都晓得,王凯是千里迢迢跑来看赵灵儿的。

“这就是资深游戏迷啊。”安以轩感叹:“跑这么远来看赵灵儿……”

“他是来看我的!”胡歌没好气纠正她:“是来探班的!”

“……不是说假借探班的名义吗?”

“谣言!”胡歌说:“这是谁造谣!居心叵测,搬弄是非,罪该……”

“问斩?”刘亦菲突然弯腰,从背后凑到胡歌耳边问:“这都几天过去了,你们究竟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胡歌皱着眉毛十足警惕:“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

“唉,逍遥哥哥呀——”刘亦菲托着腮:“你这个人,真不开窍。”

“我不开窍?我不开窍?!”

“唉。”刘亦菲朝王凯招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怎么啦?”

“这个,我的剧本!”刘亦菲把手里的剧本递出去:“你不是来探班学习的吗,剧本看看不?”

“哦——好啊。”

说起来,这两天光顾着玩了,只想着自己打过游戏剧情,现在想想游戏的时长肯定不够,是应该关心一下剧本怎么写的呢!

“加了好多剧情呢。”刘亦菲说。

“真的啊?”

“嗯,不过还是保留了很多游戏里的经典场景,比如我和逍遥哥哥的洞房花烛夜啊~”赵灵儿不顾李逍遥的挣扎,搂住了他一只胳膊。

“洞,洞房……?!”王凯突然有点慌了:“诶?这个也要拍吗?”

“嗯,当然啦,你来晚了,早点来的话,还能看到灵儿穿嫁衣呢……”

“嫁衣……”王凯问胡歌:“是吗,你们拍洞房的戏了?”

“拍……是拍了。”胡歌有点吃不准王凯什么意思,怎么,你不是资深仙剑迷吗,为什么一副震惊的样子,你不是知道这个剧情吗。

“不但拍了,逍遥哥哥还亲了灵儿呢。”赵灵儿拿手指戳着王凯的脸颊:“就是亲的这儿。”

“你把手拿开。”胡歌扯着刘亦菲的袖子,把她拉远之后小声说:“你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占便宜,你这就叫占便宜!”

“怎么,有本事你也来呀?”刘亦菲把指尖在胡歌的锁骨下方戳了两下:“这个也有关窍的,你懂不懂?”

“关窍?”

“关窍呀——去晚了,这一桌好菜可是要连汤水都不剩了。”

 

***

刘亦菲回身一指,王凯正皱着眉毛看着她的台本,不只是她的,安以轩的台本也给他拿在手里,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她们又被导演叫去拍戏了——这次倒是没叫胡歌。

“凯哥啊,你、你还看我的剧本吗?”

“我不看了,”王凯看着远处:“整天都说在剧组各种累,你怎么从来没说过还有吻戏这种好事?”

“啊,好事?”——凯哥你搞笑呢?你排蓝宇的时候给人左一下右一下亲的数都数不过来,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这里还有接吻呢。”

“啊……”胡歌莫名觉得自己气短了半截:“接吻……”

“而且是跟林月如。”王凯眯起眼睛,用了一种气上加气的语调,好好的男低音让他硬生生压得像要咳痰:“林月如……你既然喜欢赵灵儿,为什么要亲林月如?!”

“呀,这个……”

胡歌斜望地面,逃避王凯灼灼的目光:剧本就这么写的,合同也都签了,工资我还请你吃了烧烤呢,现如今凯哥您不带计较这个的啊……

王凯刚想说点什么,电话突然响了。

他只好收回那灼灼的目光,走到一边去接电话,趁着这会儿的功夫胡歌正好捋了一遍思路,凯哥不高兴,为啥,因为吻戏,因为我亲了(他心爱的)赵灵儿?不对,因为我亲了林月如,所以他觉得我背叛了赵灵儿!——哦!原来是这样!懂了!

“胡歌,我得……”

“凯哥,你听我说,虽然我亲了林月如,但那是剧情需要,是导演是编剧让我这么干的!其实我就是喜欢赵灵儿的,真的,妥妥的,你不要多想,毕竟我跟她也是生了孩子的,洞房花烛夜不能白过。”胡歌紧紧攥住王凯的肩膀。

王凯的脸色越来越深沉,最后平静地说:“撒手,我要去买车票。”

“买车票干嘛?”

“形体老师给我介绍了一个剧组,让我去试试,我要回北京了。”

“啊??这么急吗——”胡歌虽然替王凯高兴,还是忍不住有点惋惜:“可你这、你才来几天啊……”

“我觉得你在剧组挺好的,”王凯拍拍胡歌的肩膀:“各方面。”

 

***

22岁的胡歌,晚上跟喜欢的人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像鬼压床似的,动也不敢动,动也动不得。

王凯在横店的最后一晚,逢着的要是32岁的胡歌,那便什么也不消讲了。

32岁的胡歌会懂,王凯那天莫名地生了气,莫名地不怎么搭理他,又莫名地早早睡下,是学会吃醋了。

32岁的胡歌会明白,那晚的月色不是让自己这样浪费的,躺在床上干巴巴在心里默默数羊——不是的,32岁的胡歌已经有十足的把握,王凯不会推开他,王凯会被他搂紧在怀里翻天覆地地折腾。王凯会因为他的亲吻而战栗,会因为他的触碰而颤抖。

32岁的胡歌会把身边的人直接拉进自己怀里,亲呀,吻呀,上下其手呀——闹腾个没完,32岁的胡歌早已洞悉王凯身体的每一处秘密,他会牢牢地捏着这些秘密,会让梨香翻涌,满室销魂,会让那声音像暗夜里的琴音般低吟游走,宛如泣诉。十年后的他懂得如何行之有效地驯服一只无端端闹别扭的大猫,让他收起锋锐的爪子,好好地被自己搂在怀里。

而22岁的胡歌,那样年轻,只知道凯哥心里不高兴了,自己也就慌得跟什么似的,疑虑重重,想问吧,又不敢。

他看着眼前人的背,在心里肖想了无数回:将他扳过来,问他,怎么了。为什么生气,然后不听他的答案,吻他,把他搂紧,把他压在身下——故事理应是这样,王凯是喜欢他的,一定是喜欢的。

他有五成的把握王凯不会推开他,不,也许是六成。

可剩下四成呢?

那人的分量太重,重到他不敢冒险:若是输了,便要一败涂地。

那怎么行?

“凯哥,你睡了吗?”

王凯没有回答他。

黑暗中胡歌对着天花板做着口型:我、喜、欢、你。

他想着刘亦菲说的那句再晚汤水都没有了,可王凯不是他的吃食,而是他身体里的一根线,那根线连着他的心,他的咽喉,他的脾胃,他的大脑,牵着他的神经,缠着他的肺腑,快要变成一团乱麻,这线头在他手心攥着,只想要系到王凯的小指上去。


评论(49)
热度(391)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