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少年游#50

#50

***

通宵也不是一点儿好处没有。

王凯看着胡歌房间的一张大床,有点瞠目:“就……一张床?”

“当然啦,就我住啊,凯哥你一定要住标间吗?那我去找人给你开……”

“算了算了,都累了一宿,别找事儿了。”王凯制止他:“怎么说也比宿舍的床宽多了。”

感谢通宵感谢大夜,胡歌往被窝里一钻,下意识差点拍了拍床让王凯过去,终于还是忍住了。

“我先睡了啊,我们中午还要集合的,凯哥你可以多睡会儿。”

“喔……”

说着先睡了,又怎么睡得着呢。

那眼睛咕噜噜转,眼里冒着光,听着背后悉悉索索的动静,床单摩擦的动静,弹簧陷下去又微微弹起来的动静。王凯的动作尽量轻,而这些声音在胡歌那耳道里被无限放大,直往心里钻。

王凯似乎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而后便没有什么动静了。胡歌开始怨这床不够柔软,要是能随着人的呼吸起伏,那才好呢,他们就会像坐在小舟上那样,呼吸的声音好像是摇着船棹,每划一次,便向更深深深的莲塘漫溯。

胡歌想要起身看着王凯的睡颜,又被那极度的困意剥夺了行动力。身体到底是疲累的,他用了最后一点力气,转过身去,视线落在王凯后脑勺下一小节颈骨,鼓起一个小丘,被光滑的皮肤包裹着,饥饿的野兽在陷入昏迷前,想到的是舌尖舐触那里的湿润感,还有一口咬下去时,换来的终生快乐。

 

***

胡歌下午之所以要早起,是因为武术指导的再三叮嘱。

“你要补课!胡歌你这不行啊,这身体太僵了!”武指甩着他的胳膊叫唤。

有鉴于此,他们每次一有动作戏,都要提前去准备,动作指导啦,抻腿啦,拉筋啦,熟悉方位啦。每到这个时候,胡歌和安以轩都会有种患难与共的心情,而刘亦菲,随随便便就可以来个下腰,动作也是干脆利落,省心省力,被武指偏爱着。

“没想到你日子也不容易。”

王凯正在腰上缠保护带,道具组的几个人围着他,问:紧吗,受得了不,跟你讲啊,上去之后别慌,恐高人人都会有,尽量稳住,可不能乱挣扎,知道不?别急,我们一点点上。

王凯跃跃欲试:“知道了,知道了,咱们先玩几分钟的?”

“你小子当这是游乐场吗?”道具统筹的大哥不满意了,甩着手里的钢丝绳:“让你挂上去试走位,可不是胡闹,危险着呢,正经点。”

“嘿嘿~”

“嘿嘿什么,还笑,一会儿上去有你好受的。头不要朝下知道吗,腰板要直,稳着重心,不要乱蹬,特别是我们一动,你可别慌,胡歌不是你同学吗?他给你讲过没,第一次试威亚的时候多难受你不知道吧?你想想,百十斤的肉拿一根钢丝拴着,腰什么滋味?乱动再给你磨破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上去就拿手攥着钢丝还不行吗。”

“你可别,傻啊你,伸手,手心我瞧瞧,嗯——多好看的爪子,你攥着钢索,分分钟都能给你磨出红丝儿来。都说了尽量用身体保持平衡,用身体,别老想别的招儿,你就想,反正挂着呢,没事儿,倒栽葱都没事儿,越挣越难受——阿林!咱们还有多余的手套吗,给他发一双。”


*** 

开始起吊,王凯升空了,胡歌正在树下左右开弓压腿,一抬眼,就看见他的凯哥上了天。

“诶哟卧槽!!!”

——他腿也不压了,往那一群状似举行升国旗仪式的人跟前跑,语气都走了调:“你们怎么把他送上去了?!!”

“瞎嚷嚷什么,他自己非要试试,导演说想上去,成,得帮忙定个机位。这不,一会儿还要把他往东边挪腾呢。”

“你,你快放他下来,我上我上。”

“你急什么。”

“他没用过这东西,多危险,恐高怎么办!”

“你看他那样儿……”统筹手一指:“像恐高吗?”

王凯正摆着手,跟地面上的人群打招呼,哎呀,俯视众生的感觉真好。哇,风景真好,横店真大,远处的青山绿水与重楼,哇——吊威亚真是太好玩了!我这趟没白来!!!

“你看看这升空,稳得跟个小火箭似的,胡歌你学学。”道具统筹拿手掌拍了拍胡歌的肩膀:“你刚来的时候,一上去就乱踢腿,那就不行。”

“我没乱踢,那天给我捆的不够紧,我老感觉要秃噜下去。”

“那就是心理作用。你看这不是挺好,不动不慌,哎唷,看看看,还来个大鹏展翅诶,真是块好料,跟亦菲一样,腰软。”

僵硬组的胡歌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武指揪回去,接着掰腿,柔软组的刘亦菲悠闲地踱步过去看笑话:“胡歌啊,教你一招,使劲的时候不要绷腹肌,用韧劲。”

胡歌一头雾水:“什么韧劲。”

“就是腰里头的那根线,你找到没?就用那根线。”

“说得对。”陈武指也说:“这就叫关窍,你什么时候找着了,咱们就好办了。”

“腰里头的线…………”胡歌迷茫地望着天,天空上一只王凯,像个抛物线似的渐渐往下落,他着陆的时候,轻轻地向前走了两步,就落定了。白鹭落在白沙上,大概也就是这种感觉。

武指看他发呆,又说:“不要慌,这个事情是有关窍的,你急不得,越急越没感觉,身体放松,但是那根线绷紧——胡歌?”

王凯拆下安全带就直奔胡歌来了,眼睛里还闪着兴奋的光,他把一片树叶别在胡歌的衣领上:“刚才擦过树梢我顺手揪的,送你了!”

“上天好玩吗?”胡歌没好气地问他。

“好玩呀——胡歌你怎么听着不太高兴啊?”

因为你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吓死人啊你!

“因为他嫉妒你腰软。”刘亦菲说。

“啊?胡歌你不至于吧……”

“我没有!”胡歌内心一阵崩溃,赵灵儿真是要不得:“凯哥你别信她的!以后她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许信!”

“小学生。”刘亦菲完成了日常怼胡歌的任务,随手撩了撩头发,转身走了。

胡歌还在纠结:“凯哥,你信我的还是信她的?” 

“信你的信你的。”王凯直笑,心里觉着刘亦菲说的也没错,他现在看胡歌,越来越像个小孩儿。


***

要不怎么有句老话叫熟能生巧,胡歌后来跟威亚打交道多年,摸着了关窍,动作也越来越流畅。反倒是王凯,没什么机会用到威亚,也只有每次去胡歌剧组探班的时候,才能玩那么一两次。

倒是在15年,逢着两家公司资源置换,侯总二话不说把王凯推了过去。

过去干嘛呢?

过去玩威亚。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总导演还是那个导演,道具组倒是换了一大批新面孔,有人说王凯没试过这东西吧?行不行啊,要不要我们提前准备个替身啊?

李国立大手一挥,不用,他行着呢。

那天拍夜戏,王凯在墙头飞来飞去,胡苗连录了几段小视频,给胡歌发了过去:看你家小孩儿,玩得可开心。


评论(31)
热度(326)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