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借我明月#番外二

【看海】

不知不觉,王凯已经过了能叫他王小凯的年纪。

现在叫他王小凯,他大概只会吹胡子瞪眼。

戏拍完了,有人说,王凯身上有种奇妙的少年感。

是啊,胡歌也察觉到了。王凯同他一样,是个子高高的成年男性。只是偶尔露出些孩子气来,让人想给他丢个球拍着玩。

“有只白鲸亲了你呀~你能听懂它说话吗?”

王凯最近在综艺节目里玩的很开心,胡歌看着那只白鲸,仿佛是他的老朋友一般。

王凯说,听不懂啊,本来也听不懂啊。

“可它喜欢你。”胡歌说:“听不懂,也没关系。”

 

大海啊,故乡。

这句话对王凯来说,可不是一句形容。

王凯在今年春天拍戏的时候,有路透抓拍到一对夫妇。在镜头外搀在一起看着他,带着有些好奇懵懂的表情,那表情看起来,倒是跟王凯时不时显露出来的如出一辙。王凯后来也说了,那是他的父母,是普通的老百姓,老人家没去过巴黎,叫大家不要打扰。

——凯凯的爸妈看起来好年轻啊。

微博上路人随意的一句感叹,倒是叫胡歌心里难受了好几天。


他甚至在一个网站上匿名问了。

如果有一天发现自己看上去比父母还老,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没人认真回答他的问题,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别人至多仅凭想象告诉他答案。而终有一天,王凯会懂。

他发现王凯后来,比起看海来,倒是更喜欢爬山。

“你不想再去看海了吗?”时日增长,胡歌小心翼翼问。

“有什么呀?山也曾是海。”王凯笑嘻嘻的:“你就是爱想太多。”

“真的不是不想看海了?”胡歌的心里,永远装着一丝哀愁。王凯的眼周笑纹愈多,他的哀愁愈胜。

王凯笑着说,没有啊。

“那,今年假期一起看海去,怎么样?”胡歌又问。

“啊?看海?可……”

能去哪儿呢?

 

微妙极了,他跟王凯的关系。

蔡老板提醒他,你俩的关系,一旦有人怀疑,分分钟给你扒个底儿掉信不信。

“哼嗯,那倒是。”胡歌说:“红成这个样子,我还反倒不能提他了。”

“那你想怎么办,三说两说,再把你过去的那点儿事抖露出来?胡歌,王凯在北京的那套房,当初可是你给他付的首付!要是给人知道了,什么概念,嗯?”

“哈……问我借的钱?”

“他跟你什么关系你就借他钱?谁信啊?还有他班主任……”

“他班主任那儿没事儿,从头到尾也没见过我呀。”

“妈呀,电话号码换了吧?换了没?这都是隐患啊——我得给你补,还有唐人拍戏的时候,剧组里多少人都见过他,嗯?你跟袁弘说好了没,说的就是他老家的关系是吧?”

“是是是,袁弘不是已经认了么,是他老乡——你别慌呀。”胡歌看着蔡老板一提这事儿就神经紧张:“我今天本来是想跟你商量出国的事情,你……”

“我什么?你还想出国?你上天吧你。”

“不行啊?我还想着国外是不是清静点儿呢。”

“净瞎想。清静是清静点儿,但你要知道,你俩要是在国外被拍到了,那就全完了,懂么。”

“有啥,一起出去玩,不成么?”

“呵呵,标题:胡歌王凯国外同游,嬉笑戏水旁若无人。配图若干,你感受下——都不用直说的好么!再加上之前他碰上的那破事儿,胡歌,不是我要把你择出来,我是觉得你脑残才会把自己搭进去。一起死,那是强行悲剧的逻辑,你不要想着把事情搞那么悲壮,现实只有一起活才有意义,知道么你。”

“我服了,姐,我就才说一个看海,你……”

“行啊,我答应你,想去去咯。下次啊,别问我意见,你应该先去问问王凯的意见。”

也不是没问。

王凯当然说:不行。

“这么忙啊……”胡歌遗憾:“给你老板说说呗,别可劲用你,好歹给个假期……”

“不忙,也不行。”

“哦,那水族馆行么?”

“胡歌?”王凯声音发懵:“你钻什么牛角尖儿了?”

 

袁弘今年大婚的时候,他倒是去看了海,一个人。

他赌气,拿着小号给王凯的微博留言,海边什么都有,没有你,海里什么都有,也没有你,那你呢,去了哪里。

他在袁弘的婚礼上兴致并不是很高,看着新郎新娘一脸幸福,他突然有了一丝后悔。过了两天他们一起逛街,胡歌突然把袁弘拉到一边抽烟。

“我有点后悔了,不,不止一点点。”

“喂,胡歌,你别吓我,怎么我结个婚把你刺激成这样了?”

“不是,你想,我当时决定,还是太仓促了,不成熟……”

“你……”

“这个世道太艰难了,真的,我自己一个人,还好,你说,何必拉上他呢?就算拉上他,也不该是现在呀。要是再等等,比如再过上百年,世道会变吧……就算不会变,下辈子,咱不在这个国家呆了,去个更宽容的地界儿,多好啊。我也不当什么明星了,我在海边,做个渔民……”

袁弘翻了个白眼,说:“我不知道怎么劝你,你这话就别说给王凯听了,他要揍人的。”

“……………………”

 

酒店外是夜海。

胡歌躺在床上,倒是接到一个视频通话邀请。

他摆出一张苦瓜脸来点了接入:“是你呀…………”

“诶呦,谁欺负你啦~”王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愉快:“你不会参加婚礼就摆出这张脸来吧……”

“才没有…………”胡歌翻了个身,侧躺着:“我可开心了……整天笑,笑成傻子了快。”

“哦,是么。”

王凯的声音,比起少年时期来,低沉了不少,看起来他是坐在沙发里,撑着脑袋,有些疲惫,却依旧像个国王:“我怎么看着你不那么开心啊……”

“你看到啦……”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胡歌发现,他们之间的对话越来越颠倒,以前是王凯跟个小孩儿似的,P事不懂,跟着他晃。现在反了,全反了,他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而王凯,来到人间,就仿佛开化,那些在鸿蒙时期度过的无数的日夜,那些带不走的深海,都被他装进心里。

心里装着海,说起话来,波澜不惊,笑起来,像海面上粼粼的波光,他第一次蜕皮,要自己抱着,而现在,已经学会了大步流星,走路带风。

“胡歌,”王凯伸出那漂亮的手指戳了戳屏幕:“你不是说要看海吗?”

“看什么海,你都不来……”

“你窗外不就是海吗……”

“啊。”

 

胡歌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海风凉凉地灌进来,舒服地吹动了他的衣角。

“你看吧,夜海,你能看见什么?”

“你看见远处的礁石了吗。那一片很大的礁石,延伸进海里。”

“看到啦,怎样。”胡歌心里还憋着委屈,你不会以为这样看看海,就算看海了吧!哄人也不带这样的!王凯!

“嗯,以前那儿有个灯塔。”

“……”

“灯塔有个守塔人在管理,他每天敲钟,海鸟绕着塔转。他有时候还会唱歌。我旅行的时候,路过那里几次,见他从青年成了中年,中年又变成老年,他更老了,最后死了。”

“如果你活的足够久,也许……”

“我活的够久了吧,灯塔就没啦,再活的久了,海鸟也没了,再往后,礁石也没了,最后,海洋也没了。”

“………………”胡歌趴在窗台上:“喔。”

 

可我还是想看海,看海,看到海枯石烂。

想想依旧气不平:“今天这个不算,以后还是要陪我看海的。”

“好好好,看看看,等风平浪也静,咱们一起看海。”

“我要买艘船,带着你出海,嗯,我带着你,你带着鱼,我们在没有人没有风浪也没有边界的海面上举行婚礼,你把鱼都倒进海里,叫全世界的人鱼都来祝福我们!”胡歌把摄像头朝着自己:“行吗!你答应吗!”

王凯有点目瞪口呆,愣了半天才说:“好……………………”

他内心咋舌:亏你想得出来。

 

“胡歌啊,有个问题我倒是一直想不通。”王凯突然开口了。

“你讲。”

“据说人溺水之后都有心理阴影的,有些遭遇海难的甚至看见大海两个字都腿软,你怎么没有半点儿心理阴影啊?”

“喔——这个呀!”胡歌说:“这不是爱屋及乌吗?”

因为我的爱人啊,他从海上来。


评论(43)
热度(339)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