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少年游#27

#27

***

王凯今天回来的时候,有点愣愣的。

他是比平常回来的晚了一些。

至于愣,是因为胡歌连叫了三声凯哥,凯哥,王凯?

他才抬头:"诶?你刚喊我?"

"不喊你喊谁?就剩俩人。"

"晓然呢?"

"今天下午就走了。"

"走……去哪儿?"

"走了啊,回家了啊,放假了你不知道吗?都考完了。"

"哦……"

"凯哥你没事儿吧?"

"还行,呃……那,那袁弘呢?"

"我不知道。"胡歌耸耸肩:"吃完晚饭就出门了。"

"哦……"

王凯点点头,或者说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点了头,只是无意识地做了这个动作。

看他不在状态,胡歌躺回床上接着看书。

 

过了一会儿,阳台传来水声,王凯开始刷牙,漱口,咕噜噜噜噜……杯子一涮。又拿出盆来兑热水。

胡歌自书页下方看他。

看他把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其中一只手,探进盆里轻拍了那么几下,动作像一只怕水的猫,小心翼翼的。

有那么怕烫吗?胡歌心存疑问。

而后,弯下腰来开始洗脸。平日有些宽大的毛衣遮住了小半个臀部,这会儿随着动作,毛衣往前滑,松垮的牛仔裤被臀部撑起一个圆润的弧线。

胡歌举着的书上下移动了两下,随之咽了咽唾沫,他觉得口渴,坐起来决定下床倒口水喝。

下床,倒水,喝水,突然听到王凯那边衣柜的响动,胡歌含着水回头一看,王凯站在衣柜门后面换睡衣,几乎被柜门挡住。脱得只剩一条白色裤衩了。从衣柜门后方偶尔探露出来。什么时候脱这么干净了?

他不由自主将那口水咽了下去。

 

也不是没有见过王凯只剩条裤衩是什么样儿,大夏天的时候,王凯经常扛不住帝都的高温,脱得赤条条只剩大裤衩,抱着薄毯面朝里一躺,露出单薄的脊背来。胡歌每每从床上爬起来,视线落到那里,都会感叹一下,王凯你究竟把饭吃到哪里去了,瞎几把吃,还不长肉,看着都咯眼睛。

 

但那是沙滩裤。如今那条白色的内裤,着实让人深受刺激。

——还他妈跟梦里的别无二致。

胡歌肚子里一阵火,他觉得王凯是故意的。

又害怕心虚,王凯是否窥见了他的梦?也许他说了梦话,也许被王凯听到了?于是以这种方式揶揄他,嗤笑他——做了这种邪恶的梦,还好意思同他说话儿?

 

***

王凯已经换好了睡衣,在身上松垮垮晃荡着的。

他挽起裤脚,开始兑热水泡脚。

拿出手机,噼里啪啦打字。

不一会儿,接起了电话:"嗯,换啦,嗯,我也没办法……不用了我觉得哪个角色都一样,何况这个挑战更大,盒盒盒盒师兄啊你来看呗?坤哥我说今天状态还成。啊,来不了了啊?哦,好,好我好好演的。"

 

挂了电话,胡歌问他:"换了?"

"就是啊,坤哥说,他想演捍东。"

"呃?"胡歌愣了一下,"那你的词儿不都白背了?"

"无所谓啦……两边我都背差不多了。"王凯的脚趾在水里动来动去的:"坤哥鼓励我说,我们都应该挑战一下更高难度。"

"哦,更高难度。"胡歌深以为然。

"可我觉得他可能是对我演的捍东不太满意。"王凯坐在椅子上,双手拢着手机,有点蔫儿。

他是不太满意,胡歌想到手机里的短信,陈坤说在王凯身上体会到的挫败感是难以言喻的,王捍东不高兴的样子,像是等人哄。

如今王凯也是不高兴的,也是等人哄。

"凯哥,你别多心,搞不好就是陈坤他想挑战一下呢。"

"我有点怀疑,"王凯抬头看着胡歌,神情倍儿疑惑:"我自己觉得,我有点架不住捍东。或者是我架不住坤哥。"

"哦……"胡歌点点头:"你别想太多,蓝宇还拿了奖呢,能演出来也一样厉害啊。"

王凯把脚一擦,端起盆去倒水。

"好吧。"

"呃?"水声哗哗的,胡歌没听清:"什么?"

"我说……好吧!"王凯在阳台喊。

这就好了?胡歌有点不敢相信,走到阳台,站在门口,双手撑着门框。王凯以为他等着用洗手池,便迅速把盆冲了冲,放回架子上。

当王凯准备要回床上躺着时,胡歌少有的没眼色,他把王凯堵在阳台。

阳台比室内地势要低了几公分,这让王凯不得不扬起头来看着胡歌。

胡歌说:"真想抱抱你。"


声音很轻。

他看到王凯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睫毛一垂,便真的踮起脚,伸出胳膊圈住胡歌,把自己往胡歌身上挂。

他身体真暖。胡歌想,所以捍东才贪恋。

抱了没多久,王凯又松开他,直视胡歌的眼睛,带着探询的神情。

刚要张口,胡歌突然用力地把他抱进怀里,箍得紧紧的,死命地勒住王凯的肩膀,这样的力道王凯的骨头一定会疼,他也知道。

胡歌闭上眼睛,在某个瞬间体会到灵魂出窍,他任凭捍东占据了自己的身体。指挥自己用尽力气抱紧了怀里的人。思念,思念,极度的思念,他是蓝宇,好久不见。

王凯忍耐着,任由胡歌施力抱紧,下巴乖顺地搭在他肩膀上。双手在空气中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攀上了胡歌的背,他缩得小小的,睫毛颤抖,被胡歌用力抱着,被胡歌的掌心摩挲着脊背。

这样过去了很久,直到胡歌偏过头去,吻了一下他的太阳穴。

他觉得很烫,像是被枪决。

 

胡歌把王凯放开的时候,王凯说:你刚这段爆发力很不错。

胡歌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

"可是吻太阳穴……这段没吻。"

"这段儿直接上床了,你还演么。"胡歌眉毛一挑,桃花眼一弯,抱臂看着他:"来呀,来呀~走着~"

"盒盒盒盒盒盒盒……不玩了不玩了,演了就不及格了。"

演技不及格还是床技不及格啊?胡歌忍着没问,他看着王凯的耳朵尖被染得红红的,怎么也算自己的本事。数日以来的不平衡终于一扫而空。胡歌的态度甚至都变和蔼了,总算对王凯有了点儿笑模样,和颜悦色地说:"凯哥,你刚演得也不错,真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

"嘿嘿~"王凯笑了,有点儿得意,从胡歌的胳膊下钻出去。爬上床,盖上被子:"诶!一会儿你关灯啊!"

"行行行~你睡你的,我看会儿书,一会儿就关。"

王凯突然凌厉地扫他一眼:"你说话怎么有点恶心?"

"嗯?"胡歌迷惑了:"啊?"

"算了,"王凯手一挥:"晚安!"


*** 

袁弘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宿舍里黑灯瞎火的,看样子都已睡下。

他轻手轻脚地换衣服,洗漱,爬上床睡觉。

突然觉得,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暗香。

因为太淡,他甚至辨别不出来这是什么香,只是他知道,这味道属于胡歌。

胡歌的信息素一直收敛的极好。袁弘就算是整天跟他耗在一起,也从来没有被他的信息素困扰过。

除了郭晓然不在,宿舍里跟平常没什么区别。

可空气告诉他,这里曾有事发生过。


评论(30)
热度(324)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