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少年游#15

#15

***

“凯凯年底有个电影要上映了吧?那个很有名的推理小说。”

“对,是跟张鲁一,我们的对手戏比较多。”

“有想到他也会变成同行吗,因为之前记得是导演系出身的吧?”

“嗯……的确没想到。他99级的,我们入学的时候,鲁大师都毕业了。”

“啊哈哈哈,鲁大师啊,你们当时是这么叫他的啊?”

“是导演系的嘛,导演系好多大师啊,大师……没想到现在的粉丝都叫他鱼旦,我横着写名字写几年都没发现鲁师哥名字这么香,哈哈哈,鱼旦粉丝。听起来很好吃……”

“我好想有点理解你的思维模式了,王凯,”陈鲁豫点点头:“你就是什么都往吃上靠是吧?”

 

***

“四九城好吃的多了去了,谁告诉你一般般的?什么居心这人。”

“师兄说的。”

“你师兄整天误人子弟,自己吃过多少,净瞎编。告诉你,厨子未必是美食家——你也是的,不要老唯师兄马首是瞻。吃饭,这可是门学问,门道多着呢懂不?”

“我觉得好吃就行……”

“太低级了,你还没有脱离恶趣味啊,我跟你讲,下周二北京展览馆有个摄影展,游方饮食。去不去看?”

“那不就是一堆好吃的挂在照片里呗。”王凯没什么兴趣:“太虐心了,我不想看。”

张鲁一的表情有一点点碎裂:“票我都领了,你不去多浪费啊。这是一个多好的提升艺术修养的机会啊!”

“艺术啊……好复杂,是不是你那边找不到人了?”

“可不是嘛。”

“那我能找到人,我宿舍胡歌可喜欢摄影了,最近还搞了台相机,我去叫他!”

“诶你……!”

“放心!师兄你放心!胡歌可喜欢摄影了!他肯定看得津津有味!”

 

***

胡歌是不是看得津津有味,张鲁一是不太清楚。

反正自己看得有点索然无味。

他觉得王凯大概是有点傻,才把票白白让给了胡歌,没想到胡歌更傻,才会真的跑来。

你们俩二傻子!张鲁一要是有胡子,此刻已经吹起来了。

但这也不能全怪王凯,他本来也就不指望这个小学弟能理解自己叫他出来看摄影展是啥意思。正如张博给王凯当了大半年厨子除了最佳摸头奖也没能拿到什么成就一样。

——但我擅长持久战,张鲁一想。渗透,渗透,渗透到敌后……

“鲁大师,像那种看起来特别清汤寡水的稀粥,怎么拍的好看呢?”——胡歌还有模有样的提问了。

“那就找个好看的碗吧。”张鲁一一点也不想搭理他,王凯这个时候早该喊了吧——这个好吃,那个看着不错,这个是啥,那儿是什么地方菜。怪热闹的,像逛庙会。哪会像现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俩A并排走,跟特么出殡似的。

胡歌真是让人一言难尽,上来问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正面俯拍的时候,筷子是摆的整齐点儿好,还是稍微错开点儿好?

随便啊!——张鲁一要崩溃了:胡歌你的摄影理论已经够充沛的了,不如说已经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好么!!!

“我还是比较喜欢对齐。”胡歌舒心地指着其中一张过桥米线证件照:“看,果然对齐比较舒服。”

“……………………”张鲁一在旁边挠墙玩儿,一脸寂寥,生无可恋。

“我们暑假有个夏令营,我带队的,你去吧。”张鲁一说:“都是摄影爱好者。”

不过,我会临时有事——

“哦,我可能去不了了,我暑假回家。谢谢师兄。”胡歌说。上个寒假在家呆的时间太短,姆妈都有意见了。

“好~的~”张鲁一轻松加写意地回了一句。心情愉悦:那我就临时取消我临时会有的事吧~

他转身给王凯编辑短信,挑重点编辑:“夏令营去不去,一群人游山玩水还顺便吃烧烤的那种。”

“去!”——王凯几乎秒回。

我真是太机智了。张鲁一把手机放在心口。

不一会儿感觉心口震颤了一下。就像心电图似的那么猛然一跳。

“还能报名吗?”王凯连发两条:晓然说他也想去!

“……”张鲁一仰面回忆了一下,上次在运动会就见到俩,胡歌虽是个alpha,但很明显还是个嫩黄瓜。郭晓然……他仿佛看见一根豆芽菜向自己跑来。

“呵~”不是B就是O了吧,毫无威胁。张鲁一轻松和善地回复:“没问题呀~热烈欢迎~”

 

***

胡歌推门进来。

“回来啦?跟鲁大师出去一趟感觉如何?”王凯将将抬头看了他的脑袋顶一眼,复又躺平。

“我感觉他是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胡歌一脸的高深莫测:“他的表情经常发生一些戏剧性变化。是个当演员的好料子。”

“哈,这样啊……自己的世界么……”王凯揣测,大概是胡歌跟鲁师兄之间才会发生这种艺术上的思想碰撞,我就只觉得他脾气还挺好的。看起来是个会玩儿的主。

王凯躺在床上架着腿:“双子座的吧??有个把自己的世界不是很正常么?”

“……你从这个角度解释,我真是无可反驳。”

胡歌爬到床上去拿书,想起来明天就有两本书到期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他打算趁着晚间比较凉快,赶紧去图书馆还掉。下床前一回头,发现王凯已经率先铺上了凉席,小腿上一排淡淡的竹席印。

“凯哥,这么早铺凉席,小心将来骨头要不好的呀。”

“谁说哒?”

“我妈说的。”

“哦。”王凯很淡定地往嘴里扔话梅,呼噜呼噜地说:“……又不是我妈,不听,哼。”

 

***

在毕业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王凯时常在夏初就嚷嚷着要开空调,要上凉席。胡歌劝不过,就会动员母上大人来科普,电话里各种劝他——开不得的呀,不到时候的呀,小心空调病的呀,将来骨头要不好的呀——

“的呀的呀的呀的呀——嗷嗷嗷嗷嗷——开不开!胡歌!你开不开!”王凯拍着床,感觉毛孔都在冒火:“凉席我都让步了!空调给不给开!!!不开就滚!”

“开!开一个小时……”胡歌哆哆嗦嗦地把空调按开:“快睡快睡,趁凉快赶紧睡着。”

王凯就盖着肚子躺好,没一会儿就爬起来,让胡歌把遥控器递过来要亲自检查:“怎么一点也不凉快!你是不是又开了28度!”

“将来骨头——”胡歌委屈地申辩:“麻麻说——”

“啊啊啊啊啊——”王凯用枕头堵住耳朵,索性背过身去不理胡歌的碎碎念。

倒是方便了胡歌把胳膊揽在他腰上,用力一拖,两个人就贴在一起。

“本来就热,你还这样,热到爆炸……”

“要是出出汗……你就没这么大火气了……”胡歌脾气很好地,舔了舔王凯的后颈。

 

***

“麻,我想回家,胡歌不给开空调。”王凯真的意见很大:“出汗也不给开,就给个风扇睡前摇一摇,我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

“我觉得胡歌说得挺对,亲家母都说了,将来骨头——”

王凯把电话挂了,觉得天道好轮回,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评论(49)
热度(334)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