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绒炎#65~70

65

大概就是在王凯说了参演琅琊榜的事情之后,自己就产生了非常强烈的也想参演的想法。

也幸亏蔡老板本来就打算再劝说一番,没有急着推掉这个本子,才有了后来反悔的可能。

这个剧本也的确不应该错过,与他所想的打打杀杀飞来飞去不一样,其实这个剧本还是很正常的。

——就是这次把技能点点在了智商上,发动技能的时候对方会被强制智商掉线。

不过王凯演得是谁呢?萧景睿?言豫津……还是……?

当时他急着回去签合同,已经走了,自己还没来得及问他演了谁。

现在再问是不是太刻意了?唔,不好不好!而且凯哥会发现我另有图谋的吧!这么早就让凯哥起戒心不太好啊~!

给老板打电话。

“王凯演得谁啊?”

“王凯???”蔡老板有点晕:“谁?”

咦你这不刚开始看剧本么。怎么突然关心别人了,还有啊王凯是谁啊我没听说过啊喂!

“呃,没事。”

自曝于人,实在太蠢了。胡歌自我批评。

“他演的靖王。”不多会儿蔡老板就打听到了。

“真的吗?!能确定吗?!”胡歌听上去很激动。

“你管别人干嘛啊,人明天就要去签合同了,当然能确定了啊,说起来你剧本看完了没,要不要签最好这两天就决定……”

“签!!”


66

胡歌看了剧本,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养的猫居然是对方角色的名字!这是不是巧合!这是不是命中注定!

他把琅琊榜的故事梗概讲给袁弘听,挖了好多糖给自己吃。

“所以他们和我们简直是各种绝配啊绝配。”胡歌笃定。

“呃……”袁弘只有一事不明:“你忘了霓凰吗?”

“霓什么凰!”胡歌把炎炎捞进怀里蹭啊蹭:“我都有炎皇了!”

 

67

袁弘觉得胡歌真的很奇怪。

他对炎皇的极度热情,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那是猫奴的天性嘛。

但是为什么会把同样的热情转嫁到王凯身上,就不是很懂了。

“你不是说看了他的照片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吗?”

胡歌的语气有点虚浮:“我这个人,还是很看重心灵的,哪有那么颜控啊,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是吗,那你看重他哪点了啊?”

“每一点。”

“具体点!”

“比如眼睛。”

“这是心灵?!”

“心灵的边角料嘛,”胡歌自我感觉这说法十分可行:“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就喜欢琥珀色的琉璃行不行!”说起来还很惋惜:“啊!真想看天街的雨打在窗上。”

“卧槽!”袁弘已经心生敬意了:“你如果失恋了,中国一定能多出来一个悲情诗人。”

“你就不能想我点儿好!”

“还能怎么想你好,我觉得你已经想得很好了。”袁弘委婉地指出:“目测你已经不满足于盯着窗户看,想进人屋里坐坐了吧。”

“实不相瞒,正有此意。”

“啧!”

 

68

心机如胡歌,收拾着行李准备进组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

吩咐助手用公司的车把行李都运过去,自己轻车简从带着炎炎开着王凯的车去了剧组。

这就很微妙了啊!剧组的人跟王凯比较熟!一定会有人问为什么开凯哥的车来的!宣示主权啊有木有!

从基层做起,走切实的群众路线。

胡歌很兴奋,路上还给袁弘打了电话:“帮了凯哥一个忙,顺便就把车开进人车库了,看咱这智商。”

结果没人问。

很伤心地在车里等了半天,最后还是被助理拉了出来:“导演和制片在那边等你呢,哦,没事车我给你开到停车场就好了,搁这挡人。”

“呜。”只好招呼炎炎下车。

 

69

炎炎很乖,但不妨碍他惊人的胆略,这会剧组里一片杂乱,到处都是高大的人形障碍物搬着沉重的物件来来去去,一般猫早就吓得上树上房了,他依旧淡定地跟在胡歌旁边,迈着稳健的步伐,四爪有力,耳朵直竖着,眼睛瞪得圆圆的观察着周围的形势。

金黄色的毛皮像是披在身上的大氅。炎炎从耳朵尖到尾巴尖都散发着惊人的气场,一副“这都是朕的江山”的从容不迫。

“哇~好漂亮的猫!好威武的猫!像个小皇帝耶。”王鸥赶紧冲上去想要给炎皇献个媚。

结果一颗小导弹抢先一步正中炎炎,把他扑倒在了草丛里。

 

70

拍了定妆照之后,胡歌给袁弘发了一张图片。

那是还没来得及卸下一身戏服的王凯。几乎是陷进帆布椅里,怀里卧着小殊和炎炎。捏着他们的爪子比大小。

袁弘看完就一个想法。

——胡歌你还有脸说你不是颜控!!!


评论(51)
热度(407)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