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绒炎#21-27

想了很久该怎么概括自己的设定,主要是承袭了哨兵向导的精神体设定。不同的大概就是在本体不知情的时候精神体已经到了对方身边吧。

然后,重点是,精神体与本体是可以互换的,本体们之间也可以通过精神体对话【瞬间解决了蒸煮们由于忙碌而不能见面的一大残念啊(笑),还省话费了呢。

所以这两个故事的的确确是一个合葬坑,没有同时开两个坑,嗯!就是一个坑!(两个坑听起来压力山大……)

---------------------------------

21

胡歌僵硬地扭过头去。

“炎……炎,你、刚刚、嗯、了一声、对、吗?”

“喵。”炎炎在小茶桌上抻了个懒腰。

然后规规矩矩地蹲在桌面上望着胡歌,一副“你刚刚说什么?”的表情。

“不许卖萌了!”胡歌激动地捏着炎炎的爪子:“你刚才说话了!别以为我没听到!你嗯了一声!!!”

“喵嗷~~”爪子从胡歌掌心逃走,

炎炎跳下桌,企图逃跑,还好胡歌为奴多年,准确地卡住了主子柔软的肚子,炎炎悬空着挣扎了一下,很快被放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胡歌下巴紧紧贴着猫耳:“是不是嗯了一声?是不是?是不是?”

猫的耳朵紧张兮兮地抖了一下,炎炎舔舔嘴角,突然回头轻轻啄了一口胡歌的下巴。

一箭穿心。

胡歌僵了,炎炎跑了。

“坏猫!”胡歌忿忿。撩完就跑。

 

22

胡歌给袁弘发语音:“炎炎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鸟叫声是吧?”袁弘心不在焉地给酱弟刷着毛:“我妈说了,缅因猫就是会发出奇怪的叫声,莫方,这不是生病,就这样儿。”

“哪里是鸟叫啊!是人!他说话了!!说话了你知道吗!他嗯了一声!!!”

“哦,那猫没事,”袁弘淡定地放下刷子:“就是你该去看看了。”

 

23

胡歌上网百度:“我感觉我家的猫是人变的/成精了/灵魂是人的。”

果不其然搜出来了一堆病友,基本都是猫奴们的脑洞大开。

他在一个猫舍网站里,发现有人匿名询问:

家里的猫总舔自己的胸怎么办。

噗。胡歌忍不住回复:可能是它想喝奶了,妹纸你就可怜可怜它吧。

 

24

“炎炎,看见这块排骨了吗?”

“喵。”

“想吃吗?”

“喵嗷~~~”

“那你嗯一声我给你吃。”

“喵!”深感自己被调戏了的炎炎放弃了排骨,啃了一口胡歌的手骨。

“嗷!”胡歌吃痛,轻轻拍了一下炎炎的脑袋:“不许咬人!”

炎炎懵了。

被奴才打了,炎炎懵了。

排骨也没吃到,还被奴才打了,炎炎懵得不要不要的。

 

25

胡歌看剧本的时候,炎炎总是安安静静地窝在胡歌怀里。

今天他不。

他在旁边丧心病狂地挠起了沙发。发出了哧啦哧啦的声响,扭头看着胡歌。

胡歌哭笑不得:“宝贝儿这可是酒店的沙发,你挠坏了我是要赔钱的。”

我知道!——炎炎露出了这样的表情,然后转身接着开挠。

“唉……”胡歌放下剧本,抱起了炎炎:“你这样太不乖了。”

炎炎被抱进怀里的时候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但是很快被胡·撸猫高手·歌的手艺撸得浑身酥软。正准备享受奴才的按摩,大耳朵里突然飘进来一句低沉的话。

“看来得给你剪剪爪子了。”

Σ( ° △ °|||)︴吓?!炎炎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可惜胡歌没看到。

 

26

“喵呜…………”炎炎拼命往胡歌怀里蹭,不去看那被胡歌捏着肉垫挤出的爪。

真像个怕打针的小孩儿诶。胡歌心情还蛮好。炎炎虽然很可爱,但一般只有他主动召唤的时候才来,几乎不会像这样撒娇呢。

咔的一声。炎炎的耳朵紧紧贴成着脑袋,绒毛微微颤抖。

“不怕。”胡歌亲了一口炎炎的脑袋:“你真乖。”

不管是生气了挠沙发还是吓得要命,都不会挠我诶,炎炎真的好乖。胡歌感动得要哭。

“快剪完啦~”随着那咔嚓咔嚓的声音,炎炎紧紧地闭着眼睛,胡歌哄他:“看,都剪完啦!炎炎真厉害!一会儿吃排骨好不好~?”

炎炎慢慢地睁开眼睛,眼睛湿漉漉地闪着水光。

“嗯!”他说。

 

27

“除了嗯还会说别的单词吗?”胡歌好奇地问正在啃排骨的炎炎。

“哦。”炎炎一脸认真地回答了他。


评论(62)
热度(402)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