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借我明月#37

第三十七章


【错频】

北欧的水手在冰面航行,会唱出歌谣来为自己打气,以期度过严寒的冬天。


胡歌过生日前,王凯已经开学。他刚拿到知青的剧本,正处在懵逼的状态里。

文革,知青,上山下乡,高中课本里并没有详述过的部分。

 

捧着剧本给胡歌拍照,问胡歌知青究竟是蜀么,胡歌其实比他还懵。

我也没实感啊,知青我还想演呢!没机会啊!你不要刺激我!


王凯又委屈地把剧本捧到了苏可老师跟前。


苏老师一脸和善:没有画面感?没有代入感?没关系啊,你问问爸爸妈妈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总会有人知道的,听他们给你讲讲那过去的故事。戏剧来源于生活,你去生活中体会一下。

“……喔……”说的好有道理,可……

王凯一脸愁苦,不是很想活了,咱家祖宗八辈都没经历过文革啊——

焚书坑儒算吗?

 

不认识太多人类的长辈。于是给胡军打了电话。

“哦——知青——”胡军拖着长音,他是68年的人,那段岁月在他幼年的记忆里有点模糊的印象。

“我也不能算是亲身经历者,你去看看书吧。比如牛棚杂记,还有平凡的世界,哦那个算后期了,北京教父?嗯……我也没看过多少,我记得梁晓声写知青挺多,哦对了!我看过一部讲知青的书,印象挺深的,叫……血色浪漫……诶你记没记住啊跟你说半天?”


“喔……”王凯蒙圈儿着只顾在纸上记下了一堆书名人名。

胡大哥,原来你真的不是土匪。

王凯挂了电话,在内心小小地给胡军道了个歉。

 

好多啊!从哪部看起呢?

最后这个名字,似乎很美。

 

没想到看完觉得一点也不美。

不但不美,风雨如晦。

他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看完,一边看一边对应时代背景,倒是模糊有了一些知青的概念,就是心情不太好——钟跃民好烦。


心情不好就骚扰一下胡歌,把整个故事给他絮絮叨叨讲了一遍。

——可能重点不太对,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情绪。

 

“哪里不美了,都说了是血色浪漫了,你要换个角度去理解啊!”

王凯说:“血色倒是有,是怪惨烈的。”可哪里浪漫了,钟跃民这个大辣鸡。

“喂!怎么就成了大辣鸡了?”胡歌不是很懂王凯的脑回路。

“好几个女孩子喜欢他嘛,他一个都没捞到。”我看郑桐就挺好。


“呃……你要感同身受,要是这几个女孩子摆在你面前,个个都痴情,个个都美,个个都优秀,你选哪个,是不是还要犹豫一下的……”胡歌试图跟他摆事实讲道理。

“我选秦岭!”王凯毫不犹豫地说。

“……王小凯,你果然是狮子座。”

“嗯?”你是夸我还是骂我呀?

“夸你,夸你呢。”

 

狮子座?我是鱼,怎么就成了大猫呢?

狮子座到底什么样啊?

拿起手机,王凯就这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其实打开新大门的,也不止他一个。

 

再这么无头苍蝇似的乱撞,也没有用,投入的精力与时间,统统都打了水漂。

蔡老板眼看又要抓狂,胡歌看过王凯他们学长的毕业演出之后,突然萌生了想要演话剧的想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胡歌的逻辑里微妙地透着一股破罐子破摔的劲儿。


蔡艺侬想死:“怎么演着演着连电视剧都不演了!接话剧去了!”

“电视剧也没有什么水花嘛,你看看找我的都是什么本子!”胡歌很急地吼了一句。

“接,接一部就算了——一次接三部你要梭哈吗!”蔡老板比他更急地吼了回去。赌博啊你这是。

“火中取栗,险中求胜……卧冰求鲤。”

“我知道你意思——不要乱用成语!”

一口气接三部,赌注实在太大。


蔡老板的意思是——“我看一部就够了。”

胡歌当然是听他老板的意思——“那就各退一步,接两部吧。”

 

《如梦之梦》是一定要选的。

那另一部……胡歌选择了白先勇先生的《永远的尹雪艳》

 

蔡艺侬看着胡歌最后落字的两份合同,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那小家伙怎么样?”

“哪个小家伙?”

“就那个小鱼儿……”哎呀好久没见了呢,你们散了没呀。

“小鱼儿,我还花无缺呢!”胡歌有些怨念:“他都在中戏念了一年书了。”

“……!”

蔡老板有些震惊,最后感叹一句:“看来你俩是没打算成啊。”


“老板您能说点儿好吗,我们怎么就没打算成啊!”


两个人都往演艺圈跑,你以为是什么,联机打游戏吗?哦,携手通关啊?先别反驳,咱们先把人鱼之类的事情放一边,假设你们本来有那么一丁点儿可能——就一丁点儿啊,那就是让他天天呆家里,诶——你们搞不好还能多撑几年。

“现在呢?你不要告诉我他读表演就是混个文凭跟你找点共同语言。”

“当然不是……”

“那他也进了这个圈子,你们怎么办?”

 

胡歌愣住了。

怎么办?


当初只是看王凯无事做,让他去念书,看他对表演有兴趣,就让他学表演,一直以来都是让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怎么感觉,反倒把他越推越远呢——

 

“你还是跟他好好谈谈吧?”

“谈?谈什么?”

“谈什么?你们一直以来都谈什么?谈理想?谈人生?谈事业谈家庭——胡歌,你今年三十了,该不会……什么都没想过吧?你让他见过父母吗?你见过他的父母吗?你不会以为,你俩的关系就像养条鱼一样,养他一生,这事儿就完了吧?”

“我……”

“我听说人鱼的寿命很长,”蔡老板奉行的政策是点到为止,不阻拦不鼓励:“你可一定要慎重考虑,这事赔不了他的一生,但能赔进去你的一生。”

 

胡歌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回去吧,你明天生日,回家跟爸妈好好聚聚,老先生上次还说,想跟你一起打打球,都没时间。”话剧也很辛苦,你自己做好准备。

 

生日那天,因为也算是而立之年,姆妈还是很重视的。

做了长寿面,还盖了个荷包蛋,最后又端上来一份红烧肉。

胡歌惭愧,姆妈身体不好,自己过生日还要她操劳。

“晓得我操劳,找个媳妇帮帮我也好呀。”姆妈捧着脸看他吃得吸哩呼噜的,笑眯眯说:“诶,有没有中意的呀?”

“什么中意不中意的,姆妈~~我整天在剧组啦工作啦,你让我上哪儿去找嘛。”

“诶诶诶,拍戏归拍戏,可别找圈里的女孩子呀……哎呀,别有什么抵触情绪嘛,没说一定不能找,尽量不找好不好?找个安安静静的,圈外人……多好……”

“好好好好好好,我保证不找圈内的女孩子,好伐啦?还让不让我吃饭了……”

胡歌很有意见,正过生日呢,让我舒服一会儿不行嘛。

 

可是到了下午,他更舒坦不起来了。

王凯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

“你在哪儿呢?”王凯好像很愉快:“人呢?”

“哈?什么人……”

“我回上海啦!惊不惊喜?”

 

没有惊喜,还有点惊吓。

 

“不是,你,你不是不回来的吗……”胡歌本来在卧室里,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心虚,压低了声音:“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当然是给你过生日啦!”机票好贵的,来回都快够我吃一个月了,我还有准备礼物。

“礼物……呃,天,我……我在爸妈家呢,我本来打算明天回……所以……”

“喔……那我能去找你吗?”

“这个……嗯……”

“好吧,不能!”王凯心情好像没受到什么影响:“那我把礼物放在你房间啦。”

“你等等!我,我……”

我这就去找你,说不出口。

 

我不能……我不年轻了,爸妈上了年纪……还有些念想,我……

怎么突然这样顾虑重重?

为何我24岁认定的事,到了30岁,又不确定了呢?

才是短短的六年啊,才是王凯生命中的一个零头。

人类都是这样的善变?

 

“胡歌?”王凯还在电话那头,胡歌很久没吭声,他有点担心地发问。

“你……呃……好好念书……没,没必要的,惊喜啊什么的……嗯……”

他心里很乱,王凯为什么还要来添乱!——你,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我们若是有什么事,你还可以回去,还可以躲进海洋里谁也不见……可,可我就只剩爸妈了……”

 

胡歌冲口而出这句话后,王凯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说完就后悔,他不是那个意思……

“凯凯?”

“啊?”


王凯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某种无知无觉的懵懂里:“哦……好,我知道了,嗯……好……”

飞快地说了一句生日快乐,王凯就把电话挂了。

 

也好,冷静冷静也好。胡歌劝慰自己。

冷静一下,这又不是吵架,这就是……就是……一点矛盾。

反正王凯他一向是任性的。总是突然不理会我,突然一走了之,突然回到大海里去。

反正——

胡大哥也说过,人鱼对海洋的留恋,远比他所能想象的深刻。

何况又是那样,热爱远行的王凯呢。


评论(58)
热度(273)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