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借我明月#20

第二十章

【醋池】

让王小凯上学,还是费了一番劲的。

他个人鱼,没有户口,简直噩梦,任何事落到了实政,都要费一番手腕。袁弘想了一百道辙,还好他老家村野乡间还有漏洞可钻。钱是不愁,反正有胡歌冤大头可以宰一宰。于是给了王凯一个贫下中农的身份,再想办法以转学的名义挪到了上海的某个高中借读,家长的名字,母栏,写了苏医生,到父栏的时候,经手办事的人犹豫了。

还能写谁呢?人打电话问袁弘。

坑胡歌果然也是正经事,袁弘拜托对方填写的联系方式,那妥妥就是胡歌的私人电话。

 

所以胡歌隔三差五就会收到来自班主任的热情呼唤。

第一次是在片场,那天赶上停电,连个电扇都转不动,他正焦灼地拿剧本扇着风,手机开始狂震起来。他的这个号码是私人的,并没有太多人知道,既然打过来,不妨接一下。

 

“……喂?”

“请问是王先生吗?”

“哈?”他吐吐舌头,刚想说你打错了,结果听见一句:“您儿子王凯……”

“王凯他怎么了?”胡歌捏着电话,才去上学几个礼拜,就被人欺负了?袁弘!你说好的市重点呢?!

“王先生你不要紧张……”对面的班主任年级不大,也觉得这个王先生的声音年纪轻轻,还莫名有点耳熟,算了还是先说重点:“他早恋……”

“什么!?!”胡歌蹭的就站起来了,叉着腰吼了一句:“他还敢早恋?!”

“呃……”为什么这位王先生的情绪突然如此激动呢,班主任心想,儿子倒是很开放,还以为家庭环境特别轻松呢:“他……他每天都跟女孩子一起吃饭,放学还送女孩子回家,还让女孩子帮他写作业,上体育课女孩子还给他擦汗……”

“哦,是吗,”胡歌一个大写的冷漠,气压很低:“那女孩儿叫什么名儿啊,老师我现在在外地赶不回去,等我回去好好教育他。”

“诶……”班主任犹豫了一下,说:“不是一个女孩。”

“……?”

“吃饭的,送回家的,写作业的,擦汗的……都不是同一个。”

胡歌感觉自己万箭穿心,受到了好多轮暴击。

王小凯你这个渣鱼!!!

 

他跑去给导演说,我家有点急事,这个周末必须回去一趟。

导演说,行倒是行,什么事啊。

乱打听什么嘛!我儿子出轨了!

导演莫名其妙,槽点太多都不知道先槽哪个好,只能说,你回便回吧,一只猫出轨你也要管,怎么你还要给小动物搞什么一夫一妻制啊。

什么猫!是鱼!还有!小动物怎么就不能一夫一妻制啦?知道诺亚方舟吗!那可只认夫妻关系!没有结婚证的都不能上船!

导演听着胡歌的胡言乱语,心想,这就是传说中处女座的洁癖吗,连鱼都要一夫一妻……什么鬼……

 

胡歌周末回了家,打开房门便踢到了一个书包,然后发现衣架上还挂着一身校服,王凯平常是不会回来这边的,因为方方面面的麻烦事,他甚至给王小凯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这次回来之前,他给王小凯留言,让他回自己家一趟。

看来是已经回来了。

他看到了置物架上的手机。

 

胡歌拿起手机自我催眠,王小凯连人都基本不算,就不要提什么人权了!——打开看看,我勒个去,好多短信啊,自己的留言都被挤到了很后面的地方。

而且居然是很无情的胡歌两个字,别说爱称了,连个表达情绪的小标注都没有。

“……”吾儿叛逆伤透吾的心。

他噼里啪啦按了一通,改成了亲爱的歌歌。

满意地放下手机,打算接着找王小凯算账。

 

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他才发现王小凯已经加满了一池子的水,在里面游动着。

“……”

这家伙,真是太精了,胡歌憋着一肚子火,想着要揍他一顿,没想到他自己跳进池子里,胡歌能上天能入地,可不能下水,这下好,鱼都抓不到。

这就很尴尬了。他突然意识到。

就算是诺亚方舟要持证登船——王凯他也不用上船啊!

 

他就跟刘烨当年一样,站在池子边逡巡:“上来,有本事上来,我不揍你。”

王凯不置一词,索性打了个滚,钻进池底。抱着鱼尾。他的鱼尾随着光线变幻出漂亮的蓝紫色来。胡歌说不好自己是不是个颜控,反正看着他漂亮的尾巴气就消了一半。


“凯凯!你别心虚呀,不就是谈了个把女朋友嘛,爸爸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啊——”说着不小气,声音听起来阴阳怪气的,王凯撇撇嘴,打定主意不出来。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女孩子蛮可爱的嘛,是吧,还喂你吃东西,是吧,给你写作业,有个什么,叫什么来着,佩佩?蓓蓓?不是跟你关系可好了嘛——哎唷,别躲啊,你还干什么了?嗯?你们老师说你可能耐了,嗯?特别是历史老师,据说你每节课都要跟他叫板?把他气得摔板擦,他得罪你啦?”

 

“他说的不对!”王凯冒出头来:“商鞅变法,不对!三顾茅庐,不对!罄竹难书,不对!”

“……别较真行吗!”胡歌很郁闷:“你就当自己来修人类历史学,况且,你们人鱼就一定对啦?”

“当然!”王凯在水面上咕嘟咕嘟吐泡泡:“我们还有鱼证!”

“……”不可与之论千秋。胡歌放弃了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在学校呆的开不开心啊。

“不开心。”王凯扳着指头数落,你们人类的小孩,好可怜,还冥顽不化。每天都被圈在小小的水泥墙里,不得行走广而远之,不得晓天地识万物,又不得恣意爱恨。

 

人类是有自闭症的,千辛万苦把自己与其他种族隔绝开,就是为了能够独享为人的乐趣。

 

那你还要读书吗?胡歌听着蛮不是滋味,问他,这么没意思,你就是个孤独的观测者。

 

“嗯!要读!”王凯游了过来,浮起身体伸手揪着胡歌的裤脚。

“为什么啊,”胡歌蔫蔫地问他:“你不是说,我们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啊。你还来干嘛,回东海多好。”

“学校外面有条街,一排小吃店,我还没有吃个遍。”

“……就因为这个?”你能活很久,世间美食,总有你吃遍的一天。

“就因为吃不腻啊。”不行么。

“……行。”胡歌浮出一丝笑意。


王凯猛然伸手拽住胡歌的脚腕把他拖进池子里,胡歌吓得开始扑腾,好半天才发现自己无事,王凯托着他,借着水的浮力,带着他在水面上逡巡。他感觉身体很轻,就像是柳絮毫无压力地在云中飘浮。

王凯探头亲了他一下。

这一下胡歌便什么脾气也没有了,悻悻说,一会儿再跟你算账,哼,整天跟女孩子鬼混,看我不……

“我一会也要跟你算账,”王凯的声音有些低沉,听起来比他还理直气壮得不悦:“她们似乎都很喜欢一个叫胡歌的大明星,还把他的照片当做壁纸,每天亲来亲去。”

 

胡歌险些吞了口池水,侧头看着王凯,对方稳稳托着他,笑得亲切可爱。

胡歌舔舔唇,感觉一池的水,都酸溜溜的。


评论(41)
热度(302)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