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借我明月#13

第十三章

【试探】

袁弘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他甩甩头,看了一眼空调上显示的数字,妈的,胡歌给他开了18°的空调!我就说头怎么这么疼!快他妈吹死老子了。


然后袁弘伤感地发现桌边连杯水都没有,以前好歹还给倒口水的!胡歌你昨晚也没喝几口啊!——怎么最近待遇每况愈下。


他洗漱一番便出了客房,找了一圈,王小凯不在水池里,也不在另一间客房,更不在客厅,那就只能在楼上的主卧了,胡歌呢,胡歌当然也……


“……卧槽。”袁弘在客厅里挣扎,要不要去叫醒他们,还是装睡呢,等等,先喝口水冷静一下,我不会是想多了吧,我睡一觉起来你俩就睡一觉了?不会吧……胡歌的眼神是怪怪的,但是王小凯那脾气,跟个小孩儿似的,天真无邪——胡歌你下得去手?!

 

嘛!根据我对哥们的一贯了解——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他在客厅跟只蚂蚁似的乱转,猛然听见门铃响了,他就跑去开门,一个男人,素昧平生。

 

两个人对望,对方呆愣了一下:“对不起我敲错门了。”

这层就胡歌一户,你能敲错门?

然后对方很快反应过来:“你认识胡歌?”

袁弘点头。

“你认识王凯?”

袁弘又点头。

“那就好说,”对方直接不客气地把他推到一边自己进来,在客厅看了半天,池子里空空荡荡的:“我?我刘烨,王凯他表哥,人呢,鱼呢,哪儿去了都!”

“诶……他们可能,好像,大概,还在睡。”

刘烨眨眨眼睛:“他们?他们怎么睡?”

“那个……”

然后刘烨猛然发现池子上飘着一层鳞片。

“我靠……”刘烨喃喃地指着水池:“王凯?!王凯他蜕皮了?!”

刘烨拽着袁弘:“他们人呢!!!”

袁弘呆滞地指了指楼上。

 

刘烨就冲了上去,恨不得跺碎楼梯:“胡歌!!!你丫出来!!!你他妈敢扒凯凯的鱼皮!!!我扒了你信不信!!!出来!!!给我出来!你他妈睡了鱼不够!还扒他皮!你还睡人!是不是人!!!”

袁弘在楼下听得一清二楚,风中凌乱。

这下想装睡都不成了。

 

他正在思考是跟着上楼拦住这位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家伙还是直接逃出胡歌家免得殃及池鱼比较好。真是担心他们打起来,小红花想了想,还是攥着手机上楼了——他随时准备报警。

 

刘烨咚咚咚敲着主卧室的门,急得在外面直嘟囔,啊——我婶儿会杀了我的,啊啊啊,凯凯,都怪我,我要是不来找你,他就不知道蜕皮的事了,呜呜呜,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他瘫坐在门外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里头本来没什么响动,突然隔着门板传来王小凯低沉的——又饱含嫌弃的指责:“哥你别哭了行不行,你还黑龙江人鱼呢,是我自己蜕的皮,跟胡歌有什么关系啊……”


然后门被打开了,刘烨看见一双白白的脚丫,在地上不安地动了两下,抬起头还没看清,人又很快消失,王小凯搂着腰爬回床上,拥着被子侧躺着,再一看,旁边是穿得规规矩矩站在床边的胡歌。

 

刘烨张了半天的嘴,终于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你怎么这么快就学会走路了?!!!”


他是崩溃的,各种意义上。

 

袁弘也溜着墙边儿挤进胡歌卧室,多虑了,本来感觉对方来势汹汹的,原来是王凯娘家人,呼,吓我一跳,数了数人头,不合时宜的问了句,诶,要打麻将吗?都是自己人,坐下来聊呗?


“我呸!”刘烨说:“谁跟他是自己人!——你丫又是谁。”


“诶你好好说话行吗!”胡歌说:“这是我好哥们,叫袁弘——袁弘,这是王凯他表哥,刘烨。”

王小凯突然皱着眉毛从被窝里抬起脑袋抱怨:“你们能出去吵吗,我想睡觉。”

他的喉咙干涩,眼圈嫣红,姿态绵软疲惫。

话音一落。刘烨皱着眉,胡歌垂着头,袁弘红着脸。

 

“你睡你的,哥出去跟他们算账。你!哦,还有您,走,出门说。”

 

然后他们就都出门了。还一路出了胡歌家的大门,倒不是怕影响王小凯睡眠——袁弘想起来昨天晚上车还在老板那里没开走,提议说把车开回来,顺路聊聊这事儿。

 

有没有狗仔跟着已经不重要了,其实那个时候胡歌复工后一度被传形象大跌人气不胜从前,狗仔们最近已经有了新的目标——无论真假,娱乐圈一天一个新鲜事,他已经多见不怪了。

 

刘烨先自我介绍说,我是他哥。

袁弘说,咦,我?我也是他哥。

胡歌说,我是胡歌。

三个哥。

 

尴尬了一会,刘烨问,你会是他哥?他都三百多岁了。

袁弘懵逼。

然后胡歌拉着袁弘给他科普了一遍清军入关和嘉靖皇帝。

哦!妈的,这么重要的情报,胡歌你怎么不早讲!

袁弘只好改口,我是他小哥哥,您是他老哥哥,行了吧。

然后两个人齐刷刷望着把他们宝贝弟弟给睡了的胡歌歌。

 

胡歌说:“干嘛呀干嘛呀,我是睡了,我承认——我也没想赖啊,但这事儿是你情我愿呀!要不你问王凯,是不是你情我愿!hin!”


刘烨说你可拉倒吧,嘚瑟什么玩意儿。我还不知道他,呵呵,胡歌你别嚣张我告诉你,我家王小凯很浪的,你小心哪天就被甩咯,你以为他会蜕皮了是件好事?以前跑不掉,现在可是想跑随时可以跑,hin。


袁弘说你们两个能先不较劲了吗。既然都来了,不如坐下来吃点儿吧。

 

午后喧嚷,反倒是烧烤店里一片安静。从老板到服务员都打着瞌睡。老板打着哈欠给他们开了包间的门,还看了刘烨一眼,觉得跟昨天那个小家伙有点神似。

 

刘烨进了水产店也没客气,反正是胡歌买单,不吃白不吃,吃垮他最好,他指了一圈,这个,这个,这个,来来来,都给哥上一份。

果然是兄弟吧……老板垂着眼心想,脑子都不太好使的样子呢。

 

胡歌一边给刘烨倒茶,一边说,您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刘烨说,哦,没什么大事,他爸妈想他了,有点“关心”他的近况。

胡歌说,什么,什么意思,要他回去吗……

刘烨叹了口气,双手捧住脸说,你们别当人鱼生活在水中就消息闭塞好吗。我们既然能上岸,当然也有办法看着你的,胡歌。

“看着我干嘛呀,我,我又没对凯凯做什么坏事……”

“你大概不知道吧,你刚拐了东海鱼王的独苗,一拐拐走快一年——哦对了他在东海可是很有威望的——你睡了他儿子——还睡了两遍——”

袁弘稍微有点震惊:“才睡两遍吗?”

胡歌说:“可不是吗!就两遍啊!我正经就睡过两遍啊!”

刘烨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你们……”


胡歌说,好,你想带他走,跟他讲就是了,我不拦着,我也拦不住,那你告诉我,你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紧张他,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吗——我想知道那是什么事。

刘烨说:“你恐怕不想知道。”

“我想,”胡歌说:“我想知道,求求你告诉我吧,他的事,我都想知道。”


评论(47)
热度(290)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