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有情出演#31

第三十一章

【一醉方休】

那两只猫儿当真比较浪荡,醒了还不跑,大概是哪户农家养的浪崽,反倒是比较亲人的。

看胡歌动作不停,猫儿仅仅是伸出后爪挠了挠耳朵。然后揣着爪子卧趴着。

让王凯郁闷的是,自己居然已经习惯了在小动物围观之下的性爱。

该说一回生二回熟吗。王凯不禁自我吐槽。

胡歌今天很温柔,大概是周围都太静了,他们便慢慢地做。王凯其实蛮享受这种舒缓的方式,浑身每一个关节都是舒坦的。他安逸地拿手勾着胡歌的脖子,腿轻轻勾着他的腰,耸动的身体宛若风中柳絮,看着对方的眼睛里,闪烁着自己的影子。

胡歌捞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唇边轻轻吻着。

绵冉如醇酒,一醉而方休。

 

结束之后胡歌简单地清理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然后翻身坐在王凯身边,盘着腿垂着脑袋唉声叹气的。

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了呢?

王凯在他脊背拍了一掌,问道:“说吧,又怎么了?”

“凯凯啊,唔……我感觉不太妙。”

“什么不太妙啊?”

“嗯……就是今后……恐怕我们就不能老像现在这样了……你最近涨了不少粉吧……”

“嗯,是啊!”王凯轻快地回答他,说到这个,他又拿起手机来刷微博:“你看你看,好多提醒,哈哈,太厉害了。”

这得意洋洋的笑脸,实在是不想给他抹上任何灰尘。

王凯背过身去刷着微博,说:“你还剩多久时间,我陪你多久。”

胡歌说:“你倒是慷慨。”

“也不全是慷慨吧,反正我不着急~要急你自己急去,我看着。”

“呵呵。”胡歌侧身枕着王凯的腰窝,横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你要火啦,以后不用我养你了。”

“你养过吗?!”王凯回头震惊地问:“机票钱都没找你报过。”

胡歌嘟囔,套套都是我买的。

“那还不是我亏了。”当我傻啊小学数学没毕业是吗。

“你吃了我家多少粮。”想算账是吧,来啊来啊。

“来北京还不是吃我的住我的。”

“床单不还是我给你买的吗!”

“再提哆啦A梦弄死你信不信!”

胡歌噤声了,拿脑袋用力碾着王凯的腰,薄薄软软一片,快被他压断了。

“诶哟哟哟哟……哼,睚眦必报。”

 

朋友这里,有私藏的桂花酿,这酒度数不高,浓稠绵甜,胡歌是上海人,惦记这甜酒很久了,今天慷他人之慨,借花献佛,从地窖里拿出一坛,又找了两个小碗,让王凯抱着,说,走,我们也去风雅一番。

王凯口渴,忍不住先倒了半碗,咕嘟咕嘟喝了,咂者嘴说,好甜啊。

胡歌舔了舔他的唇瓣,嗯,比我上次喝的还甜。


收拾钓具去了浅滩。胡歌刚架好钓竿,回身一看王凯把鞋袜脱了。

胡歌指着他问:“不是吧,你要干嘛?”

王凯把脚伸进水面:“这水挺干净的,也不算凉,哈哈哈,真好玩儿。”

他兴致一来,便把裤子挽起来,站在水里,踩着石头慢慢往里走。

胡歌喊他,赶紧回来。

浅滩的水深不过腿肚,水质清冽尚可见底,但中心还是很深的,胡歌说,别往里走!你不要命啦。

武汉市民王凯嗤笑,我可是长江里弄过潮的人。

啧,会游泳了不起啊。


午间太阳逐渐升起,气温升高,王凯有点懊丧没带泳裤,可简单下河游上一圈儿的话……反正车里还有换洗的衣裤。

他想着便突然整个人一个前扑浸到了河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左摇右晃。

胡歌噌的就站起来了,几步踏进水里,大喊一句:“王凯!”

王凯吓了一跳,赶紧回头说:“我没事儿!诶哟,看把你吓得诶!”

说着又往中心游去。


胡歌着急地在岸边逡巡,太危险了,太危险啦!你快回来!

逗他开心,与让他担心,都是王凯不可言说的小小乐趣。

他像条鱼一样顺着水流游了起来,河水不深,流速也不快,胡歌隐约能看到他有些宽大的T恤飘荡着,像是鱼鳍。

怕胡歌担心,他没敢游太远。然后他猛然一个摆尾,又逆流而上,来来回回,一会儿仰泳,一会儿自由泳,身姿灵巧,快乐无比。

胡歌揪着心看着他。

光影错落,斑斓之间,他像条人鱼。

 

然后王凯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水很清,胡歌看着他摸着石头游到了浮标的位置,拉了拉钓线。

钓竿上下颤动,让人心中一悸。

胡歌急忙一把拽过钓竿,手摇鱼轮,王凯吐着气泡被他拉回了浅滩。

那人从水里站起来,浑身湿淋淋的,衣服贴在身上,头发上滴着水。

他光着脚,踩着石头慢慢走上前,捧住胡歌的脸,与他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胡歌喘着气盯着他。

微风习习,王凯裸露的胳膊泛起一身鸡皮疙瘩,他打着冷颤说:我爱你。

青天白日,山水共证。

 

胡歌涌起一阵热潮,猛然一把抱起他:看你抖的,去车里,换衣服。

王凯仰着脖子朝他下巴吐着热气:就只是换衣服吗。

妖精!胡歌搂紧了他,在心里骂了一句。

 

小住两日,两人便各自滚回了剧组,自那以后便一直两地相隔,也不过是一个多月的功夫,便都火透了,当然胡歌是淡定的,这只是他事业中的另一座高峰,况且他还在剧组里拍戏,无非就是接受点采访,刷刷微博。但是王凯居然会一路人气急升,这是谁都没料到的——应该说就算料到,也没想到局面会那么火爆,毕竟他已经过了小鲜肉的年纪,也不是演艺公司包装的对象。

蔡艺侬拿起王凯那张照片开始揣摩,按市场的眼光,这不算是抢手的脸,就算他有人欣赏,也不能这么夸张吧,这算是什么新风尚吗。

颇有敬业之心的蔡老板开始分析趋势,但并不是很能懂。

去请教一下胡歌好了。

胡歌倒是干脆利落地说,废话,我都喜欢的人,能不招人喜欢吗!

哦,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蔡老板又拿起照片,这个人她先入为主地就不喜欢。虽然不喜欢,但又有点欣赏——这听起来矛盾,但作为一个老板,胡歌给她惹过太多次麻烦,王凯这样的就不会——人无完人啊,没有一个员工是完美的。

听不到蔡老板内心的血泪控诉,胡歌正在噼里啪啦地打字:你跟蔡老板居然真的互相欣赏!

王凯:……

胡歌又说:要不要我牵线搭桥。

王凯:额……不要闹……

果然是嫌弃的!你果然是嫌弃的!

胡歌又问他,采访一下你走红的感受啊?

王凯说,得了吧……这一阵过去就过去啦……我就想以后能接到一些好剧本!哈哈哈哈!

胡歌心想,恐怕比你想要的还要多出千百倍来。

世间之大幸——理想很骨感,现实很丰满。


胡歌不想说任何妨碍他开心的话,那些关于成名所要支付的代价,他不见得预见不到,所以还有什么提及的必要吗?得意的狮子就应该得意下去。勤奋攀登,不就是为了一赏天光吗。没什么好犹豫的,他也是,自己也是。

无需多言。

今朝有酒今朝醉,饮尽千杯再添杯!


评论(18)
热度(222)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