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有情出演#30

第三十章

【猫经过的声音】

同王凯来乡下度假,本非胡歌所愿。

可以的话他也想过一个悠长假期。

但并没有这种可能性,他们进了山,总比城市里清静许多。

度假的动机有些不明不白,只是伪装者已经开播了,微博上正掀起一小波讨论的热潮,胡歌的状态却十分萎靡。

好在猎场刚开工,并不算忙,他还有心思配合配合宣传期。生日快到了,但这个生日注定没有办法一起过的。做人不能太贪心啊。花好月圆什么的,不能想太多。

左右思索,磨着王凯陪他一起进山换脑子。

虽然王凯莫名其妙地不知道他有什么脑子好换,不过好在时日不长,也就两三天的功夫。跟经纪人打好招呼,即刻出门,并没有去上海,而是去了江浙一带的某个村落。

并非是人来人往的商业化古镇。这是正儿八经的乡野山村,房子还是友人的祖宅,只是友人举家迁居于城市,老宅还是清明祭祖的时候才会落脚的所在。

此宅坐于半山腰的台塬之地。与同村其他住户相隔遥遥。除宅基地外尚有富余,可种豆种花,独享一方天地。山坡下便为一塘湾,其水系承自瓯江,依山靠水,初秋时节,风光正好。

两人开车进山,平日车少,山间无人,但有林木葱郁,鸟语虫鸣。寻到了地方,见到山侧有天然拓宽的部分,恰好可以泊车。下车行数十步,就是老宅所在,白墙黑瓦,映着绿树繁花。门窗是新换的,十分完好。透过侧墙的镂花望去,小院儿里一树秋桂,开得正好。

这里太安静了,只有风声。

王凯突然明白了胡歌的萎靡,繁华中心的人,往往是避世的。

 

胡歌开了院门,招呼他进去。一楼的正厅便不去了,直接走外廊上了二楼的客房。不久前主人曾回来驱过白蚁,这会一切还算干净,擦去浮灰,打开窗户通风,入目便是好山好水。隐隐飘来桂香,王凯有些恍惚了。

不过胡歌那边正动静颇大地开柜门,抱出了一床被褥。把被子扛到院子里架起来先晒着。这是主人的好意提醒,山里不比城市,夜十分凉。

胡歌找到电闸,拉开之后对王凯说,这儿虽然有电,但是没有网的,咱们住的那间屋里,连个台灯都没有,晚上要是想看电视,就得去楼下的大堂。

王凯说,没事儿,我刷微博。

“……”胡歌竟无言以对。


他们的车里有些熟食,晚间的时候便一起拆开吃了。

似乎是乡间的时间走得格外快一些,转眼天就黑透了,气温陡降。

不得不说,温度一下来,两个人在这无人的老宅里,听着窗外的风声,突然都打了个寒碜。

胡歌翻翻找找,寻到两根长长的蜡烛,灵机一动,把顶灯一关,掏出打火机点燃蜡烛说来呀来呀我们吃烛光晚餐吧。王凯抖着手指说,这,这他妈不是给死人用的吗?

胡歌瞪他一眼:“呸呸呸,白色的就给死人用的啊?”

说着看了一眼,比寻常的长了一截,好像还真是给死人用的。

不过这会胡歌还有点来劲,他借着烛光望着王凯扇动的睫毛:“凯凯啊,我来给你讲个山村老尸的故事吧…”

讲到一半,王凯小朋友就把自己裹进棉被里了,讲到后一半,胡歌也觉得有点后背发毛,随手掩上房门,将蜡烛一吹,自己也钻了进去。

虽有点害怕,也有点奸计得逞的得意。

胡歌说:“脱脱脱,把衣服脱了。”

 

山远天阔,星星就像是仙人的泪珠,黏在黑色的绢布上闪动着犀冷的光芒。

月光洒进山谷,平添一份幽静淡泊。

真有点求仙问道的意思。

然而逍遥歌歌并没有那份求仙问道的闲情雅致,眼前有个妖精正等着他收拾。

说是妖精,偏偏有张慷慨浩然的脸,险些就要被他纯良的外表给骗了。

但绝对是妖精。

胡歌把手探进那人的衣服下摆,被窝还没有暖热,他已经亟不可待了。

王凯本来乖乖地躺着任他动作,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腿颤了一下。

王凯:“啊!刚才有东西在动!”

胡歌也感觉到了什么,但完全看不出来,山间的夜色深沉异常,胡歌不愿下床开灯,便摸索着要去把蜡烛点上,王凯反倒拦着他。

“别,你不觉得点了蜡烛更……恐怖了吗。”

的确,刚讲完那么一个“睡前小故事”,胡歌自己心里都有点毛毛的,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突然他也感到面前一阵冷风。嗖地就没影儿了。

王凯问:“那……那是什么。”

胡歌勉强地撑着笑,说:“你,你怕鬼呀?”

王凯说:“少揶揄我,你,你都结巴了,你敢说不怕?”

其实都有点慌。但是男人的自尊心开始作祟。

胡歌说:“没那种东西的……吧……”

王凯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你不要用疑问句。”

“这是什么话,难道肯定句就比较好吗!”

“真有我喊我外公过来,我……”

胡歌这下真的撑不住要笑倒了,小傻瓜,你外公又不是什么大天使。

王凯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说:“不一样的,我外公已经走了,但是他外孙有危险的话,他肯定会来搭救一把的。”

胡歌搂住王凯笑得被窝一阵抖:“哦哦哦,是这样,那真是太好了,他老人家腿脚还好吗,别等着过来我们都被吃掉了。”

王凯一懵:“鬼……不都是会瞬移的吗?”

哈哈哈哈哈,王小凯你的幽冥世界观很完整啊。

 

好像也没再发生什么动静,王凯问,你拍了那么多仙侠剧,知不知道什么驱鬼之法啊李道长。

胡歌说,不要胡言乱语了,按照剧本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睡一觉然后你就被我收了。

“……”我认真同你讲话,你却在耍流氓?

王凯就这么气鼓鼓地睁着眼睛,那不明的动静后来又出现过几次,期间还夹杂着胡歌意图不轨的挑逗。王凯对胡歌也是心生敬意的,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做呐?

色令智昏,色令胆肥啊。

王凯小朋友就这么身心俱疲地警惕了好一阵子,最后脑袋一歪干脆直接睡着了。

挑逗来挑逗去,没想到自己又一次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胡歌一气之下,在王凯的锁骨处很是用力地啃了几口,这才哼哼唧唧地抱着人睡了。

 

第二天一早,王凯在极度的憋闷中醒来,发现自己整个被按在对方的胸膛里,说胸膛已经过分了,王凯神游太虚地戳了戳对方的胸肌,黯然神伤地想,这居然不是我交往过的人里面胸最小的。

然后他嫌弃地把胡歌那条白白的胳膊用力抬起来扔到一边,这才坐起了身子,目光呆滞四下游移一番,发现床尾窝了一只小猫,大耳朵,三花色,爪子搂着尾巴尖儿,呼呼睡得香。

再一看,门压根没关实,虚掩着露出一条缝。

“……”他试着动了动脚丫,小猫仅是蹬了蹬腿,不为所动。

农家的猫都是这般浪荡吗。

胡歌被他的动静给弄醒了,爬起来揉了揉眼睛,也看见了床尾窝着的小动物,他高兴地说:“嘻嘻,你看这小东西,还挺亲人,这就是昨晚的鬼吧。”

王凯气得不轻:“就是这个小东西害我半夜做噩梦。”

胡歌反问:“你做噩梦了?”

“当然!”王凯扭脸看他:“我梦见我被一个女鬼掐着脖子黏在身上,喘不上来气来。”

那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我,和一个不给吃肉的你。胡歌很伤感,面容很憔悴。

 

刚这样想着,就见王凯掀开被子下床穿鞋。

“诶哟卧槽!”

他猛然把脚蜷了回来,整个人往后一弹,正好落在胡歌怀里,胡歌正好接住,问他,怎么了怎么了。

“我鞋子里也有只猫。”

胡歌往床沿探头望去,果然,有只奶牛猫挤在鞋子里睡得香,似乎因为被轻踩了一脚,爪子捂着脸,不满地动着胡须。

农家的猫都这么浪荡吗。

胡歌亲了亲王凯的鬓角,把他整个拢在怀里:“让它睡吧,咱们还有点儿事没办呢。”

王凯纠结地说:“一大清早没洗没漱,你简直是处女座之耻……”

居然敢嫌弃我!王凯你不得了啊!胡歌钳住王凯将他的胳膊肘往后拉,本来以为这家伙会疼得直叫唤,谁知道对方的身体意外地很柔软,无知无觉地任由他拉扯,胳膊肘都快要抵在一起了,王凯才轻叫了一声开始挣扎,但是又不敢幅度太大扯伤自己,像只被拎着后颈的猫,拧动着身子轻轻蹬着腿。

胡歌眯起眼睛,真好玩儿。手劲没收住用力了点儿。

王凯大概吃痛,猛然甩开胳膊,回头对着他脑袋就搂了一掌。

然后慢慢移开一点,微微地鼓着腮帮子,眯着眼,蹙着眉,胡歌忍不住手贱,又凑上去逗他。

蹬鼻子上脸!打!

都抡起了王八拳。要说这俩人也着实有趣,一言不合便打架,一言不合便上床,一言不合便友尽,一言不合便互嘲。反正下一秒是个什么画风,谁也说不好。

 

正打得欢脱,忽而传来一声禽鸣,嘹亮而清脆,响彻山谷,两人不禁停下动作,怔怔地听着。

胡歌抬手把窗帘拉开,清晨六点,薄雾蔼蔼,晨光里坐着两个人,望着窗外的青山碧水。


评论(23)
热度(254)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