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有情出演#23

第二十三章

【红豆】

胡歌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这点没错。

上海出生,上海长大,上海求学,上海立业。

但是论到王凯,这就比较难推敲了。

首先就是武汉的位置本就模棱两可,地理划分的话,应属南方,语系划分的话,又偏北方。我们不能把他笼统地划分为南方人,因为多少不具代表性,但更不可能草率地称之为北方爷们。

幸而王凯后来去北京求学,又在北京买了房,并且北京也是他事业的根据地。

这十来年的帝都生活,让他已经很是适应了一个北方人的生活特点。

然而他们两人之间,却没有什么喜闻乐见的南北之争。

 

还不是因为推敲地理于演员而言是没有意义的,特别是青年演员的生活,基本就是剧组生活。

幸而王凯和胡歌,都属于在吃上不苛责的人。

实际上,王凯的不苛责是出于好吃加礼貌,胡歌的不苛责是出于放任自流。

毕竟他胡歌一旦苛责起来谁也别想好了。

别看他有个餐厅老板的身份,轮到自己吃饭的时候,剧组有什么便吃什么,而且吃得很快,也不挑食。这点曾经让很多第一次与他合作的同行感到诧异。

毕竟胡歌看起来并不算是个粗枝大叶的人。

反倒是王凯偶尔还会在几件吃食里面挑挑食,出于某种吾胃也有涯而美食无涯的吃货心态。

王凯对待食物的感情,为我们充分演绎了人间自是有情吃。

在拍摄他闭期间,他在青岛简直是,过上了如鱼得水如猫得鱼的小日子。

新鲜的蟹啊好大的虾,还有那鱼啊一把把。

饕餮珍馐胡吃海塞的下场就是,胃不太好了。

肚子里总有胀气,小狮子不开心地揉着肚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胡歌要跟他视频,他也推说没心情。

这不能怪他,上次视频的时候他突然开始打嗝,然后就一直打嗝停不下来,每次一打嗝,胡歌就要趴在桌子上狂笑。王凯后来赌气不说话了,开始憋气,本来以为好了,可一张嘴还是猛打一个隔,在椅子上颠一下,自己都把自己吓一跳。

胡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自尊心受挫……当然没心情。胡歌这场死终于还是作到了自己头上。

 

胡歌左右央求视频无果,想来想去,唯有行网骗之事。

故作古人言——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这么一串小字发出去,字字落在王凯心头。

小狮子再怎么自嘲没文化,这首诗还是妥妥知道的。

这不就是说我想你嘛……

心里就跟吃了蜜那么甜。

好吧,本王就不跟你计较那么多啦。

他就放下架子回说

[我也想你]

没想到胡歌又来一句——

[熬点红豆粥喝,就不打嗝了。]

“……”王凯攥紧手机,心想果然还是把你拉黑吧!

这就叫惯性作死,小朋友们不要学他,闹不好就要当场血溅三尺。

 

那天晚上挺晚的了,王凯突然给他发了一个音频文件。

胡歌点开之后,前奏非常熟悉,是王菲的红豆。

王凯大约是蛮喜欢王菲的,之前在KTV也见他点过王菲的歌,只是还从来没听他唱过这首歌。

那低沉悦耳的声音开始在房间里回响。

 

还没好好地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  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  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有时候  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  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  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  看细水长流   

           

还没为你把红豆       

熬成缠绵的伤口       

然后一起分享  

会更明白  相思的哀愁   

还没好好地感受       

醒著亲吻的温柔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  孤独的自由   

有时候  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  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  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  看细水长流

……

 

胡歌听了一遍,又把手机放在心口的位置,感受着那轻微的振动,就像是对方贴着他的胸口唱歌一样,他躺在床上,一只手遮住了眼。

这人就像在他心里埋了一颗红豆,春去秋来那里发芽长大,渐渐在他心里开出了花结下了果。那璎珞般的果实又掉落下来,如此往复,从此难分你我。

他一遍遍循环那首歌,嘴唇无声地跟着一张一合。

 

胡歌说,我想你了。

王凯说,我请了假。

 

那时的王凯还没有大热,他也不是男一号。有事请假,没人过问太多。飞到魔都,风尘仆仆。胡歌率众猫迎接他家大王。

这次王凯不再拘谨,不再像个片刻停留的客人,他随意地将包扔在地上,出乎胡歌意料的是,这次是他被王凯扑在门板上亲吻。

谓之曰礼尚往来。

然而吻完了依旧是被一把放置,胡歌正准备说咱们继续,王凯嗅着空气问他,你煮了什么,好香。

王凯说:“我还没吃饭……”

“……”这强烈的既视感,胡歌想。

“知道知道,”胡歌这次自觉地往厨房走:“我给你煮了粥。”

王凯又转悠到了沙发,正准备坐下,看见酱弟和儿童在沙发上对打。

“……”这强烈的既视感,王凯想。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个抱枕把两只猫隔开。酱弟的爪子来不及收回,勾在了抱枕上,甩不下来,王凯鼓足勇气捏住它的肉垫把抱枕取了下来。

可是抱枕已经抽丝儿了。

“......”

王凯垂下眼,扭头看了看正在厨房忙活的胡歌,又低头把丝线抚平,转了个方向藏在其他几个抱枕后面。

然后跟没事儿人似的摸摸猫头:“别告密哦。”

 

他又状似无意地一边做着伸展运动一边往厨房方向移动。

“是什么粥啊~这么香~”他愉悦地问。

“你猜?”胡歌朝他眨眨眼。

王凯当真嗅了嗅,直截了当地说:“不知道,但闻着是素的。”

“……狗鼻子,”胡歌说:“的确是素的,红豆薏仁粥,你喝吗?”

王凯的眼睛闪了闪,张嘴欲说什么。

胡歌笑眯眯的补充:“这个治胀气,你喝了打嗝一准能好。”

王凯踢了他小腿一脚:“我早好了!”

 

-------------------------------------------------------

腿一个细水长流的脑洞。


评论(33)
热度(251)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