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有情出演#11

摸一块!难道以后发糖看手气么!

第十一章

【暮霭】

拍旋风十一人的时候胡歌还是比较受罪的。

那可是上海的夏日。

天气说变就变,台风说来就来,雨也说下就下。

同样神鬼莫测的还有他跟王凯的关系。

虽然好像默默地搞起了个分手仪式,但是由于双方的顾左右而言他,谁都没有明讲,微信里胡歌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王凯还是一阵犯懒一阵勤快地回,仔细一想,居然跟异地恋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了。

胡歌心说这样也行?跟王凯谈恋爱王凯仿佛状况外,跟王凯分手了王凯居然还是状况外?

师父,我画了个圈儿,你怎么老在圈外啊。

不甘心又不开心。

蔡老板旁敲侧击地打听情况,胡歌说分啦,我跟他讲了,他没什么意见,现在也就随便聊聊天,我都不撩他了。

“这不是挺好的?”蔡老板放下心来:“王凯也是个识大体的。”

识个屁,胡歌心有不忿:“我还没走出来呢啊!”

蔡艺侬忍俊不禁:“怎么,你去撩的人家,还怪人爱得不够?胡歌啊胡歌,你也有今天。”

“少挖苦我。”

“不是挖苦——是人家本来就看得清,诶,我去跟人侯鸿亮打听情况,你猜老侯怎么说?”

“怎么说啊?”胡歌竖起耳朵听。

“老侯什么都不知道耶,我一听他语气就晓得,王凯把这事儿瞒的可真好,他老板他经纪人,都没一个知情的。诶诶,你也该学学。”

“学什么学,他老板又不整天盯着他。”

装作没听懂胡歌的嘲讽,蔡艺侬兴致高昂:“我还挺喜欢这种艺人的,我跟老侯说了,把他要过来给拍个戏,资源交流嘛。”

“拍什么戏啊?”胡歌眨眨眼睛。

“又来了你,有你什么事儿,别贼心不死啊。”蔡艺侬说:“他的戏里没有你。”

哼。胡歌把眼一横,瞪着这个时刻不忘打击他的人。

“你剧组里那个姑娘怎么样?”

“哪个姑娘啊。”

“还有哪个,不就是你昨儿跟人聊了好久的那个吗,还要我说名字啊。”

“不是你让我跟她多聊聊吗,叫江什么来着啊,我还真没记过。”

“犟吧你就。”蔡艺侬也不多说,知道胡歌心里还存着疙瘩,她这回倒是真想让胡歌谈谈恋爱了,可是他那个心不在焉的样子,到底是喜欢还是应付啊,谁也看不懂。

毕竟他就连喜欢的,也能跟应付似的。

胡歌想了想,当着蔡艺侬的面就给王凯发微信,今天拍新戏,天好热啊,我还碰见一姑娘,我们聊得挺投缘的。

没一会儿王凯回了:是不是那个旋风十一人啊?

哦,你还关注了?

哈哈,我爸小时候还想让我当足球运动员来着,你加油演啊。

哦。

看着胡歌不太好的脸色,蔡艺侬心情微妙地有点开心,问:“又去找人聊?是不是又吃了个软钉子啊?”

“你话真多。”胡歌站起来气呼呼地出门了。

他想了想,还是嘴贱给王凯回了一句:你今天回的有点快啊。

然后王凯就没理他了。

 

在上海拍戏有个好处,就是他可以不用住酒店直接回家,陪着爸妈的时间也能多一些,呆在家里总是放松不少,搂着猫猫们,没事儿就去骚扰骚扰王凯。

这能怪他吗,他这边仿佛有千斤之担,可王凯那边永远是四两之轻,被王凯的态度所困,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大发脾气如何斩断一切。说起来他们似乎是已经斩断了的,可现状又似乎没什么改变,他需要的可能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决裂,就像决斗一般,如果是那样他才能好好放手。他才能下定决心。

可是对方就那样平平淡淡的跟他你来我往,甚至连暧昧都不算,王凯拒绝他情绪泛滥的撩拨,却又放任他垂死挣扎的关切,认真又客气,亲和又疏离。

胡歌简直要被逼疯了。

他疯了吧,就会手贱。

他自拍一张,给王凯发了过去,胡子拉碴的,这就是他新戏的造型,他问王凯,我帅不帅。

等了好久,王凯也回他,挺爷们儿的啊,这造型不错!

然后王凯也发来一张照片,他站在路边,周匝好热闹,看样子正跟几个弟兄一起喝酒撸串,就拜托别人给自己拍了一张。

那青年站在路边叼着烟,背后是繁华的街道,那是北京的夏夜,干燥又清爽,晚风吹起他的衣角。他穿着短袖,露出的胳膊有种瓷器之美。却比之更加的料峭凉薄。

他笑得比较浅淡,有点儿耍酷的意味,眼神是有些疏离的,凝望着镜头看不出情绪。

可是这张照片却如此摄人心魄,胡歌觉得他一定是太久没见到王凯了,对方的形象一下子鲜明地捧在自己的手心里,他忍不住用发抖的指尖触摸对方的眉眼。

连欲望也蹭得一下涌向四肢百骸,他痛苦地倒在床上蜷缩起来,想到王凯在自己怀里时断时续的呻吟,想到那双泫然欲泣的眼睛,想着他咬着手指不停地抽噎,感到自己像发烧一般从身体内部窜起的热意,让他头晕目眩,也令他齿冷胆寒。

他本就无比地思念着这个人的身体,他后悔自己不该先去发什么照片撩拨对方,王凯礼尚往来的回应让他毫无防备地被击倒了,不想放开这人的情绪再一次泛滥,冲破心防让他溃不成军。

他想现在就冲过去,把他从人群中拖走,拖进自己怀里,带到没有人的地方疯狂地亲吻。

胡歌委屈极了,我不过是小小的撩拨你一下,你有必要这样报复我吗?

他问王凯,开心吗。

王凯说,挺开心的,人多热闹,你也该来吃一次夜市儿。

胡歌回他,我也想啊,跟你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凯打了一大串笑,然后又回他一句,行,下回你来北京,我请你吃遍京城!

胡歌抖着手指打下,什么时候有空,正准备要发,姆妈的声音突然传来。

“歌歌啊,”姆妈在房间外敲门:“晚饭吃不吃啦,你有事的啊?”

胡歌一下从床上翻身坐起来,拿袖口擦了擦脸,说:“吃啊,吃啊!等等我啊!”

 


【清流】

那天晚上,他迟迟没有回复王凯的微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外面似乎要下暴雨了,气压低得惊人,他看着对方的头像,又刷了一会微博,空气好闷,心里也好闷,他将王凯那张照片保存了下来,放在手机里细细的看,突然一下,弹出来一条通知。

身在北京的青年跟他讲,晚安。

晚安,他跟自己说晚安。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自己说晚安。

胡歌那颗皱巴巴的心啊,就好像一块缺水的海绵,已经纠结成块彻底干掉了,现在又像被人扔进溪水里面轻轻地揉搓了一遍,那些杂质啊灰尘啊全都被冲掉了,拿去让太阳一晒,清风一吹,好了,又是一颗蓬松柔软的心。

胡歌说,晚什么安啊,我还没睡呢!

哈哈,其实我也是。

你怎么不睡啊。

吃太撑,消消食,你呢。

我明天放假,不想睡太早,不然多浪费啊是不是。

哈哈哈哈,对对对,第二天一定要睡懒觉的。

你消什么食呢,是跟郭晓然他们夜聊呢吧。

被你发现啦,我们在然哥家里开演唱会呢!玩得可疯了。

那你还跟我聊天,你怎么不唱啊。

还没轮到我,诶我也没说我要唱啊。

唱两句我听听呗。好听给你发红包。

……

……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胡歌跟他聊到了凌晨两点多,期间甚至打起了电话,对面的几个傻弟兄跟王凯一起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给他听,他躺在床上笑出了眼泪,跑调啦翻船啦救命啊,然后王凯就开着功放让胡歌加入到了夜聊中来,他听着程皓枫讲自己的糗事,听郭晓然讲笑话,他自己也给他们讲,上海又热又闷,这个时候拍外景真是害死人了,衣服黏在身上,别人都夸他D罩杯……

后来声音越来越杂,郭晓然抓起电话跟胡歌说,胡歌啊,王凯他喝多了,这会儿正在那边闹腾呢,我先把电话挂了啊,你也早点睡。

他听见背景音里有人在喊stop,stop,let me go,不是那喝多了的傻小子又是谁,哈哈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王凯你喝多了飙英文呢还?胡歌满足地在床上躺平。

好困啊,好久没有这么困了,今天一定能睡得很香吧。



评论(19)
热度(270)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