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诚】临时起意(ABO 肉)

预警:这篇真的画风很诡异~!!!

和 @浅野 太太讨论出来的脑洞,因为太好笑就急忙码出来啦,送给浅浅~

软软的黏人小少爷委屈少女攻明台(Alpha)X 很浪很野能力超强床上超霸道的老辣特工明诚(Omega)

台诚ABO哦!你没看错!设定也没看错!而且是肉!

好久没炖这么稀奇古怪的肉了,有攻哭唧唧撒娇打滚卖萌求安慰等等画面——总之sex相当之不传统,而且还是先性后爱,不适请绕行。

顺便说这篇写得时候超开心的,想到明台的委屈脸就笑不停hhhhhh

——————————————————

 

01

明诚知道,今晚有任务,这任务费尽了明楼的心血,为了除掉那个汉奸,整个小组已经准备三个多月了。

这会儿可不是发情的好时候,真是恨死自己,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妈的,好想动个手术把这烦人的腺体给一刀切了。

动手术的事情往后再讲吧——明诚揉着鼻梁长舒一口气,扯动领带咽了口水,秘书处的小姑娘抬头望他一眼,便立即红了脸颊。明诚很清楚自己的魅力,也很会施展魅力——不如说有时候压根就是在乱来:他朝着定力不足的小姑娘眨了眨眼,抛出一个璀璨的笑容。

哪怕对方跟他一样是个Omega,根本派不上用场。

 

迷晕一个是一个,迷不晕就揍晕——这是明诚粗暴的逻辑,他换了个姿势,懒懒地开口,嗓音苦闷得仿佛一团莎草——“我不太舒服~帮我倒杯水吧?”

“哈?啊?您,您在叫我?”


明诚转着笔颔首一笑:“嗯。”


小秘书员并不懂秘书长今天怎么突然转性,脸也不冷了声也不僵了,眼睛里还尽是闪闪烁烁的波光,满脑子只剩下他的命令,倒水,倒水——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险些碰掉了桌上的文件。


“诶,等等,要明长官办公室里的龙井。”


小姑娘忌惮明楼那不苟言笑的表情:“明长官……”

明诚敲着桌子:“对,就说是我要的。”


她是不太清楚两位上司的关系——明秘书长对明长官毕恭毕敬,言听计从,一声号令无有不遵,可是偶尔……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可是明长官要是不……”

“他敢。”明诚阴森森的,玩着钢笔有些咬牙切齿,眯起眼睛像是在想着什么不好的画面——“哼哼哼……”


秘书员转身跑了,明诚觉得身体更加燥热,心情也更坏了,龙井——那是一个暗号。他拉开抽屉,小心翼翼从一叠文件下扯出一个袋子来,这批抑制剂给他用得差不多了,今晚还有任务,可是嘛——


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间还早,准备工作也已经完成,左右都是打发时间,抑制剂真是无聊透顶,不妨去开个荤。


阿诚舔舔嘴角,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他眯起眼睛快乐思索的模样实在是像一只豹子,很危险的那种。


两三秒的功夫,他将抑制剂扔回抽屉,咔哒锁上。一把抓起桌上的电话——“阿香啊……小少爷在吗?还没起啊……哦,昨天睡得很晚?这小家伙,又去哪儿玩儿啦~那你喊他下来接电话,嗯,就说——我、找、他、有、事。嗯,好的,我等着~好好好,我不说他,放心~”


明诚翘着二郎腿,将自己埋进皮椅里,抓着桌上的座机放到腿上,悠闲地玩着电话线,甚至哼起了小曲儿。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下楼声,有人很快出声,听起来精神得很——“阿诚哥~~~~”

阿诚嘴角绽出浓重的笑意:“哦,睡醒啦,我的小少爷?”

“阿香真是——!我我早就醒了!我在楼上看书呢!我现在精神得很!”

“哼,精神得很。”阿诚好似想到了什么,又重复一遍,咂着嘴用一种琢磨的腔调,“精~神~得~很~,不错嘛。”

“阿诚哥?”

“我一会儿到家。”

“啊?”

“我发情了,你准备一下。”

 

02

“我发情了,你准备一下。”

——阿诚哥说完这句话就撂了电话,明台抓着电话愣了三秒,跳了起来:“阿香~阿香!!!”

“诶!小少爷怎么了?”

“去买菜!去买菜!快去——不天黑不要回来。”

“啊?小少爷你没病吧?”

“我放你假!去看看戏呀逛逛街,吃吃茶听听曲儿!缺票子嘛?我给你!”

“小少爷你今天这么大方……”阿香很是惊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

看着小少爷突然红扑扑的脸颊,阿香了然:“看来是奸。”

“你快走啦!”

 

(开车)

 

05

泡了个澡,在澡池子里又来了一发,郁结个把月的情欲被泄了个一干二净,明诚觉得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是舒坦的。他点了根烟,靠在床头抽了起来。


“你能不能不要在我房间里抽烟。”

“呼——”阿诚对着小少爷吐了个烟圈,呛得他直咳嗽。

“你命令我啊?”

“不,不是命令——”小少爷慌乱起来,他可不想讨阿诚哥不开心。


他其实不反感烟味,尤其喜欢看阿诚抽烟,阿诚哥抽烟的样子迷人极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啄他下巴亲他鬓角。只是这会儿他觉得理应是抱着阿诚哥躺在被窝里舒舒服服睡觉的,而不是阿诚哥抱着他,还抽烟——


小少爷扁扁嘴,很委屈。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地征服阿诚哥,拥有阿诚哥,就像每一个Alpha拥有独属于他的Omega那样?


他开始认真琢磨,强制标记是不可能了,根本打不过。能不能哪天他喝多了或者吃错了药,脑筋搭错线,允许自己标记他呢?

似乎也不太可能。

那自愿被标记呢?

——拉倒吧这个最不可能。


小少爷在思考中困倦起来,阿诚抽着烟只是在思考:明楼该下班了吧,没人接不要紧的吧,他不会智障地等我去接吧。早知道今天不回来了,爽是爽了不能及时抽身也挺无奈的。


他准备续根烟的时候低头一看,小祖宗抱着他的一根胳膊,沉沉地睡着了。


睡着了,刘海软软地贴在额头上,脸上因为洗了澡而变得愈发白净,睫毛的颤动显示他还没有彻底睡熟。阿诚盯着他的睡颜看了半天,得出一个废话结论来:小祖宗长得真好看。


他烟也不抽了,低头轻轻吻了一下明台的脸颊,清新的香味让他精神松懈下来,他用修长得让人嫉妒的手指轻轻抚弄明台的脸颊,给他整理刘海,看着他的睡颜心情便好了一大半:很好,保持这张可爱的脸,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只要你别从一个风流倜傥美少年,吃成一个不中看的死胖子。


“不准走……”明台迷迷瞪瞪的,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危机,突然开口说起话来。

“噗!”阿诚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低低的笑声像低音提琴一般,有着让人心醉的震动——明台这家伙太可爱了点吧——阿诚心情更好,柔声安慰:“我不走哦,我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你敢走……就再也别回来……别、别想再上我的床。”

阿诚内心呵呵。

“我不走,我真的不走。”他轻轻吻着明台的额头,用那醉人的声音轻哄着半睡半醒的明台,“我会一直守着你的,好好睡吧,小祖宗。”

明台似乎安心了,他点点头,彻底睡死。


“……呵。”

——才怪。

阿诚第三根烟吸完,便离开了房间,他特工出身,动作极轻。

想了想,又回来,取走了一片玫瑰花瓣。

 

06

明楼坐在后座,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阿诚。

他不敢计较阿诚放他鸽子,害他出卖色相借了汪曼春的司机的事,只是犹豫半天,明楼终于酸涩的开口了:“你——西服大了点?”


阿诚想了想,觉得明楼迟早要知道,便爽快地说:“衣服搞皱了,从明台的衣柜里找了一套新的先对付着。”

“搞……”搞什么。


明楼心知肚明,便更惆怅了,他又不是傻的,阿诚藏得再好,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明台那点儿小心思。这会儿他看到阿诚意气风发的好气色,真是想也不敢想家里的弟弟怎么样了。

一定……非常凄苦吧。


明楼试探着问:“你这是——舒坦了?”

“你说呢?”明诚叼着烟,眯着眼,双手在方向盘上弹小曲儿,笑嘻嘻地长舒一口气。


看来是的——我躲过去了小台也没躲过去,时也命也,大姐怪罪下来,我可要装聋作哑的。

“那个小祖宗脾气,都让你吃干抹净了,还肯放你出来——他没闹你啊?”

“切。”第四根烟,阿诚没有抽完,顺着车窗甩到地上,“他敢闹?再闹就给他按床上办个踏踏实实!”


果然如此——明楼几乎要垂泪了,他决定下个月给明台加点零花钱,阿诚可不是食素的,何况他自己分化出了点小小的纰漏,便对全天下的Alpha都有种苦大仇深的敌意,给他逮住一个好欺负的,定是要往死里欺负。他又不想惹毛阿诚——做人好难,做长官更难,做大哥尤为难——明台还是养养身子的好。

 

07

一觉醒来,阿诚哥果然不见了。

想当然耳,明台心情风雨如晦。

他一脸阴沉地坐在床前,拉开床头的抽屉,翻开一个本子,用钢笔狠狠记了一笔。

迟早要他还的,迟早要他还的!小少爷愤恨地自我安慰。


生气一整晚,却不料第二天下午收到一封信,那信拿讲究的信封包着,还有淡淡的香氛味道,阿香给他送进房间。他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急忙拆开信封——

掉落一片玫瑰,还有两张电影票,时间是周五晚上。

“净会搞这些哄女孩子的小把戏——!当我是什么了!”

小少爷捧着电影票,眉开眼笑地扑到柔软的床上仔细端详起来。


评论(69)
热度(754)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