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等猫来——胡歌篇(囚徒设定)

我不管!!这就是贺文!!!就是生日贺文!!!(神志不清脸)

王大猫生日快乐!

肉是真的写不完了,下次更肉TAT【跪

————————————————————

01

王凯心想:怎么做猫?我从来没有做过别人的猫。

但他又想:我竟然没有认出胡歌来,我太过分了,他有什么心愿我都该满足的。

所以他满怀愧疚地答应了胡歌,并很快收到了一个房间号。

当天晚间,他先去自己的庭院晃了一圈,倒了些高级猫粮。一转眼又看见那只“小白”。

“……”这家伙真是自带坑人体质啊。

小白绕着他喵喵地叫,走近之后他才发现,大约是30天过去了,小白换了名字:小然。

“噗。”Nick心情确丧地揉着然然猫,“小然然,我要去给别人当猫,暂时回不来了,这是我珍藏的高级猫粮,你多吃点儿……你也告诉其他猫咪,别来了,来了也没有吃的,真怕你们失望,至于我什么时候回来……也许个把月吧……唉其实我也不知道……”

一副要撒手人寰的口吻。

白猫被Nick捧在双手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在Nick神志不清地低头准备大吸一口的时候,伸出后腿蹬了一脚他的脸。

 

这个房间号竟然是五位数的,相当罕见,王凯撇撇嘴:这家伙肯定是氪金了,切,比特币玩家。

他进入房间。

他觉得不对。

他退出后再次进入房间。

真的不对。

这——?!

这哪里是个院子啊!!!这特么是个新地图吧!!!这——

这里是埃及。

为什么王凯这么清楚呢?因为——

“我看到金字塔了!!!”

王凯恐慌之余退出游戏打开联络器张牙舞爪地给胡歌比划:“有个大金字塔——”

“那是‘胡夫’金字塔。”胡歌的声音听起来愉快极了,滔滔不绝,“是一座喵喵金字塔,用来保管供奉喵们给我带来的礼物,我从这个游戏测试阶段就开始收集猫咪了……”

“……”王凯站起来去洗了把脸冷静一下:爱有多深沉,就有多吓人。

 

他回来接着进入游戏,进入“猫咪扮演”模式,点开定制猫咪外形的界面:“说吧,你想要只什么猫。”

胡歌开始形容,语速愈发加快,让人不禁怀疑他早就想好:“一只麦子黄色的猫,与喵喵金字塔颜色接近,威风凛凛的像狮子那样,唔,爪子要很厚很大肉垫鼓鼓的,尾巴长长一根,尾巴尖深色的特别蓬松,褐色的眼睛,眼睛要滚圆滚圆的,舌头深粉色,肉垫也要粉的!脖子有一圈围脖,毛要蓬松肚皮要软……”

“毛蓬松容易脏,很难打理诶。”王凯喃喃地抱怨了一声,胡歌那边默不作声了,他又急忙宽慰道,“哈,随你随你,都随你意。”

“还要圆耳朵。”胡歌听起来委屈兮兮地补充了一句。

“好……”王凯近乎宠溺地附和着胡歌的要求,一番调整后,他发了一张图片给胡歌。

“是不是这种啊~~”王凯拖着懒洋洋的长音等了好一阵,“嗯?怎么没动静了?”

胡歌的声音有点颤:“对对对对对!就是就是!快过来给我撸!”

“……”

王凯心情复杂地“哦”了一声。

 

02

四脚着地走来走去的感觉有点微妙……

猫咪视角真的很矮,而且脸上长满了毛的感觉让王凯不适应,很想抹脸,一阵小风吹来,他觉得脸上痒痒的,不禁伸出手……好吧,是爪子去拨弄自己的毛。

他抹完脸,又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爪子,粉色的肉垫,按在地上一点声音都没有,这真是太神奇了——

王凯忍不住又在地上跳了几下,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耶!而且轻轻一跳就可以跳很高,好轻盈好神奇!我会轻功啦盒盒盒盒盒盒——

突然,他察觉自己背后好似拖着一根什么东西——王凯转了个身,发现了一条尾巴。

尾巴!!!——他用前爪捏住尾巴,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那不受控制微微颤动的尾巴尖——我竟然有尾巴!我竟然能捏住自己的尾巴!天呐喔哦哦扯一下试试——扯啦!

尾巴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一下,脱离了王凯的爪子。

怎么会这样!——王凯更惊讶了!——尾巴这么随心所欲的吗?为什么尾巴会自己动啊?

他追着尾巴转了几圈,愈发觉得尾巴跟自己不是一条心。

好神奇啊!

 

“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啊。”胡歌的声音突然传来,听起来不甚愉悦,“快到我腿上来!”

王凯撇了撇嘴,作为一只猫,他觉得受到了侮辱。

你说过去就过去?我不要face啊?

胡歌仿佛看懂了他的眼神,伤心地捂着脸:“你都认错猫了……嘤。”

“喵喵喵。”王凯急着辩解,却发现自己说出的话被系统强制转化成一串喵音。

胡歌突然心情大好,迅速抬起头来,“噫,这么快就卖萌呢?可爱,原谅你。”

“……”

什么猫病。王凯心想:还有,我怎么又想洗脸了。

 

03

胡歌坐下来,把猫放到腿上,开撸。

修长的十指陷进猫毛里,猫僵直的脊椎很快放松下来,不多会儿便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凯凯喵?”胡歌低头在猫耳边哈着气说,“舒服不?”

猫的脊椎又开始僵直了。

胡歌把下巴抵在膝盖上,猫就在他脸边,他亲了亲猫脸:“我们一个多月没见了吧。”

“……”

“我很想你。”

“……”

“如果是直接看着你,大概讲不出这么肉麻的话来。”

“……”

“但是,猫的话就没问题了。”

“……”

“我从小就喜欢猫,小时候家里有只白猫,我好喜欢的。抱着它跟它说话,我很怕生,人也很内向,总爱东想西想。爸妈觉得小孩子还是应该活泼些,所以很支持我玩电竞,电竞也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甚至改变了我的生活。可是……”

“可是我还是很怕,人一多我就会紧张,前几年我在公开平台上说错话,被人揪着不放,后来更怕说错话了,一说话就怕错,就很紧张。我每天都有很多事做,看上去很风光,其实没有多少自己的时间,从小到大,我都不敢任性……所以我很喜欢猫。”

“猫就可以很任性,自由自在,态度模糊却很可爱……”胡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怀里的猫犹疑地将爪子轻轻放到他的脸颊上,用肉垫碰了碰他的眼角。

随后用湿漉漉的鼻尖顶了顶胡歌的手心。

“喵……”

“喔,听不懂呢,什么意思?笑话我?”

“喵~~喵~~”猫用脑袋在胡歌的手心蹭来蹭去,左边蹭蹭,右边蹭蹭,尾巴也甩得很开心。

“呒,喜欢我?”

“喵……”

“你喜欢我。”胡歌把猫翻了个身,鼻尖埋进柔软的腹毛里,深吸几口,“你喜欢我——谢谢你。”

他感觉猫在用小舌头舔他的手心,痒痒的,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嘻嘻,凯凯喵?我突然有个想法……”

他的手摩挲着揉了一把猫的尾巴根。

“喵嗷嗷嗷嗷!”

猫顿时炸毛,腾空起跳,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一溜烟跑到了墙角。

胡歌拍了拍手,掀开被子,轻松写意地躺下:“笨蛋,想什么呢!过来睡觉。”

猫在阴暗的墙角谨慎地审视他。

“开个小玩笑嘛~~”胡歌在床上翻滚,“这可是个正经游戏哦,没有乱七八糟的功能,别乱想。”

猫在墙角,猫在思考:这是个正经游戏没错,可我也没乱想啊。

胡歌那边翻了几次身,没什么动静了。

烛火——是的,烛火也熄灭了,猫凯转过头,看了看月色下的金字塔。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猫凯很快又对自己惊人的视觉能力感到满意,他在月光中轻手轻脚地跳上胡歌的床,徘徊了一阵,在胡歌的臂弯间选了个好位子,团住,卧好。

猫紧紧地贴着胡歌,甚至能感受到那饱满的心跳声。

真好。猫打了个哈欠,团得像只虾米,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一双唇在亲吻自己的后脑勺,喷薄的热气让他的尾巴又像活了一般,不安分地颤抖起来。

 

04

礼物要自己找。

凯猫开始在“喵城”里寻找合适的礼物,胡歌的工作时间被安排得相当紧凑,早起便不见人影了。游戏中的猫粮——其实蛮好吃的。猫凯舔舔嘴角,新鲜的鱼被切成薄薄的肉片,品尝起来其实是寿司的口感。但猫粮带来的饱腹感并不是真实的,王凯退出游戏,揉着肚子塞了一份三明治,又很快进入游戏。

给他找个什喵礼物呢~猫凯在金灿灿的阳光中伸了个懒腰。

城里到处都是猫,随处可见猫的投食点,喷泉都是自然水源,广场上的猫在追逐打闹,几只猫在高大的方尖碑下磨爪子。

胡歌的猫城其实非常有名,每天会固定开放六个小时。“游客”——就是其他玩家,可以自由出入猫城。喂猫,游玩,或者参观。

因为胡歌还在城中建立了一所猫咪博物馆。

“……喵。”凯猫在墙头审视着熙熙攘攘的“游客”感叹不已,“我可能跟胡歌玩得压根不是同一款游戏。”

“那当然,这游戏胡歌经营了四五年了,牛逼吧。”

凯猫吓得炸了毛,转过头去,他发现有只小白猫正在他身后洗脸。

“……呃,小然?”

“哈,你认出我了?”白猫开心地绕着他嗅了嗅,“不枉我吃你那么多猫粮。”

“……”原来猫与猫之间,是可以对话的。

“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经常来啊,这个猫城很有名的,而且对猫开放——以前没这么多猫的,最近好多猫哟,十之八九都是胡歌的粉丝吧,跑来看他的。”

“竟然可以随便看吗?”

“当然不能,宫殿,”小然伸爪一指,“就是那边,没有邀请不能进入的。”

凯猫立即骄傲起来,志得意满地想:我正是从那边来的。

“不过,胡歌偶尔也会出来晃晃,坐在广场上逗猫。”

“…………哦。”

“我想也许也撸到过人吧。”

“……哦。”

“这算是粉丝福利吧?”

“唔,算吧。”凯猫趴在墙头,懒洋洋地走神儿,五分钟后他被太阳晒得迷迷糊糊,开始神志不清地吃爪爪。

白猫对他的熟练感到意外:“……老兄,你还真像只猫。”

 

05

“你叼了个什么回来?”胡歌蹲在地上,看着面前在黄昏中发出浅麦色的光辉的猫,“找了一天吗?爪子有没有被烫伤啊?”

他的声音都温柔了起来,捏着猫爪仔细检查。凯猫歪着头想了想,一脚把自己刚刚在路边随便叼来的小石子踢开了。

“是这个吗?”胡歌想跑去捡,没想到还没站直身体,就被猫一个飞扑扑倒在地上。

“喵~~!”猫的爪子踩着自己的前胸,跺来跺去,有些急躁的样子。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胡歌无奈地笑了,“感觉你现在心情很复杂。”

“喵~喵~喵~”猫的叫声更急躁了,似乎在抱怨着什么。

“凯凯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胡歌笑了起来,他被那柔软的肉垫一下下踩在心口的位置,感觉心都要被踩化了,“唔,听不懂,你能不能说人话。”

“喵!”猫把眼睛瞪得圆圆的,他说了什么,胡歌根本听不懂,只好保持微笑,左一下右一下亲着猫脸。

猫叹了口气,挣脱胡歌的手,赌气一般从窗户跳了出去。

 

06

那天凌晨,胡歌到家了。他静悄悄地回来,王凯甚至没醒。

那个家伙睡得很沉,但表情一点也不平静,不如说还有点愤恨。

胡歌蹑手蹑脚地洗漱一番,再悄悄地爬上床,柔软的床因为躺着两个人而变得不再空旷。王凯睡得迷迷糊糊的,竟然还给他挪了挪地方,不知是不是条件反射。

赶路与时差让人疲惫,他现在只想搂着这家伙睡一觉,一条胳膊才爬上王凯的腰,不料对方竟然翻了个身抱住了他——腿还往他腰上挂。

“不许,不许,不许……”王凯像鱼吐泡泡似的嘟囔了一串。

“不许什么啊?”胡歌把耳朵凑近。

“撸别的猫……”王凯的声音消沉下去,“……对不起……”

大概是连晚饭都没吃,梦中饥荒。王凯抱着他的脖子瞎啃了几口,又昏睡了。

胡歌呆愣了片刻,嘿嘿嘿嘿轻笑起来,样子傻傻的。他突然觉得自己没那么疲惫了,大半夜的,竟然有种想唱歌的冲动。

“你睡什么睡!”胡歌晃着王凯的肩膀,“醒醒!该还债了!”

 

07

“石子儿也是礼物,你认命吧!”

“报复我?报复我吗!你这肯定是报复我吧?!!这是什么破名字啊——你还是叫我阿黄吧!阿黄好听多了!”

胡歌看着脚下围着自己转圈圈直打滚的猫,这家伙肯定又在抱怨抗议了,可惜自己听来都是令人愉快的“喵喵喵”。

胡歌表情严肃:“不行,不换!你的名字事关重大!”

猫歪着头,一脸困惑,脑门上浮现出一行字:斯芬克斯·凯

“你不是总说,觉得那边少点什么嘛……”

胡歌把猫抱起来,给他指指窗外,喵喵金字塔旁边又有了新的建筑工地,猫沉思良久,突然扭动挣扎起来——

“喵——!!!”

 

【END】


评论(35)
热度(346)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