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囚徒—前奏(六)

·叙事偶尔跳脱可能会让一些读者觉得没有顺叙连贯是我的锅

·前奏就此完结

·车会开的

·《囚徒》的正篇是一个情节非常紧凑的故事。设定沿袭前奏,一样是两个人一起玩游戏。为了避免出现每次更新都要回去翻上一章写了些啥的……尴尬,暂定全部写完后再放出来。

·我爱歌凯,比心❤!

————————————

19

其实对初次见面难以忘怀的还有王凯。

不妨说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胡歌的难以忘怀比起他的难以忘怀来小巫见大巫!


那简直是天上一颗陨石来自遥远的宇宙,长途奔袭跨过亿万星河结果不偏不倚砸进他家里那般震撼。


他在沙发上睡了个十分惬意的午觉后餍足转醒,赫然发现眼前一个有着俊美五官的陌生男人,正盯着自己。

盯着自己。

盯着,自己。

眼都没眨。

“……”

吓死爹了!!!


王凯立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睡姿不良导致腰腿发麻,他向后仰去,对方揪了一把他的领子,两个人的脑袋差点儿撞到一起。

冷,冷静一看——好吧并不算陌生——王凯甩了甩脑袋清醒了些:“胡歌……?”

胡歌很满意对方顺利地接受了自己,他友善地一笑:“诶。”

胡歌来这儿干嘛?王凯刚清醒起来的脑袋又懵了,后退两步栽回沙发里窝着,“你、你来干嘛?”

胡歌也蹲了下来,他试图用手掌扣住王凯惊恐向后退缩的后脑勺,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的动作不要太具有侵略性比较好,于是他悻悻收回了手:“你同意我来的啊。”

他提醒王凯,前几天他在语音中说了想来看看这个城,然后Nick热情告知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地址,还十分亲切地表示他想来随时都能来,反正他开书店的广迎八方客。


“我同意——我——”王凯仔细一想,“你是阿苏!!啊!”

我勒个去!

我勒个大去的竟然真是胡歌!!!我了个大——王凯吓得高叫一声,猫都飞了,他的脸色惨白:“你你你真是胡歌!”

“我是胡歌啊,”胡歌真诚地点点头,“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没事儿吧?我又不是鬼。”


王凯脸色苍白是有原因的,鉴于几天前观众们被告知他们终于要面基了,这几天每天都有人来问他要见胡歌本人了激动不激动——他午睡前还在自己的游戏账号下立了条flag:激动个锤子阿苏要是胡歌我就裸奔!


现在你激不激动?——好激动呀!!!


20

激动一个小时之后,在书店里走来走去的王凯终于冷静下来。

他不冷静也没办法,胡歌已经悠然地坐在他的沙发上捡起一本书来看了快一个小时了。

《娱乐至死》——胡歌合上书,手指在封面上轻轻抚触,那封面被太阳晒了一天,变成了仿佛会呼吸有温度的活物。

他想他已经解开了那个荒诞签名的秘密。


胡歌问他:“你好点儿了没。”

王凯撩了撩头毛,基本恢复理智:“还行。”

“饿了没。”

“挺饿的。”——毕竟激动消耗能量。


“那就去吃点儿东西吧。”胡歌站起来,初夏的傍晚天光还很亮,城中弥漫着草籽与泥土的芬芳,在一个白昼的光合作用下空气干净清新,即使第一次来这里,胡歌也对这座城做了非常详细的调研工作:“喂,听说你这条街上有家面馆不错。”


王凯望天思考之:“喔,我知道你说的是哪家。”


他呼唤了两声他的猫狗,猫没有出来,狗倒是欢叫着跑了出来,王凯随手掩上了门,所有的动作都让人觉得舒适又自然,与电子城追求速度与效率不同,这里的节奏是一种懒洋洋慢吞吞的惬意感。


慢到让胡歌几乎以为这个城的时间是静止的。


他宣布:“真想待在这里哪儿也不去了。”

王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21

填饱了肚子,王凯把胡歌拽到二楼的起居室。

所谓起居室,几乎可以算是王凯的卧室了——这是他的游戏空间,柔软的垫子因为挤着两个成年男性而显得局促了些。

胡歌明白王凯为什么选择在这里打游戏。

这是二楼一段凌空架起的平台,这里的视线非常好,可以让王凯打游戏的同时还能兼顾一楼的生意,甚至还能看到窗外青绿的山脉。

“你简直像是住在天堂里,”——胡歌不吝赞美,都快哽咽了:“你有书,有猫狗,有游戏……”

他觉得自己快因羡慕而焚烧起来了。

“喔噢……”


王凯好像不能完全领会胡歌的感受,毕竟他从小到大不知道被那些书角磕到绊到戳到多少次,就算再怎么脾气好偶尔也希望这些碍事的家伙们都消失,好把空间腾出来让他布置点新奇又好玩的东西。


他很小的时候就跟在父亲身后步行很远很远去书籍交易所淘换各种书籍,也常常把收来的书籍捂一捂再倒卖给其他购买者。书籍对他而言并不神圣,阅读也并不像做礼拜那样满怀信仰而且不可或缺,总得来说,书——大概只是他生活中一样稀松平常的物什。


通常来说,他还是对游戏更有兴趣呢——何况今天的直播意义非常特殊!

“你你你要是准备好了,我就联网了啊……”

胡歌哂笑起来,他学着王凯的语气说:“我我我准备好了。”

王凯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

进入游戏。


铺天盖地的弹幕汹涌而来。


简直没眼看——靖王殿下垂着眼睛拒绝观看那些可怕的关于他立下的flag的提醒。

梅长苏倒是当即神情凝重了起来:“殿下,您要裸奔?”

“额……”靖王殿下接着捂着眼,“那个只是一个玩,玩……”

“你们没骗我吧?”胡歌托着下巴思忖,用一点儿也不打算给Nick活路的口吻问到,“殿下真的说了如果我不是我自己的话就裸奔?”


他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胳膊肘被捏了一把。

这个动作在弹幕观众看起来是靖王殿下突然伸手扯了扯梅长苏的袖口。

被捏到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痒。

胡歌败于这无心的可爱。


梅长苏拍了拍掌心:“好了好了,先不管这个了,毕竟今天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哦,对,我们是见面了,是啊,我们正在一块儿给大家直播呢。要照片有什么意义?脸还是那张脸……是说裸奔的照片?这个嘛……”


“更重要的事……”靖王殿下试图自救,他用生不如死的诡异音调,艰难地转移话题,“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


“嗯,对呀,经过之前若干章节的努力。今天,我们终于可以打完正统的结局了!”


“说起结局,阿苏你的血条又要见底了!”靖王殿下惊慌地看着梅长苏最近频率越发加快的系统强制扣血,他忧心忡忡地说,“不要说废话了!快去完成主线任务吧——为什么只是在游戏的主界面里呆着也会掉血啊!太残忍了!”


“殿下不要担心嘛,你现在比以前有钱多了呢。”——毕竟已经荣升太子了。


“你闭嘴!”萧景琰OOC地说,他已经不在乎被系统扣钱了,“能不能好好活着,我可不想继承你的遗产!”


梅长苏一脸感动地眨眨眼。


“放心放心,”他用更加轻松的语调宽慰王凯,“我还有很多续命的草药,足以撑过最后的翻案章节。”


王凯——他的游戏账号是个非常稀松平常的昵称:Nick——有一点跟靖王十分相像。


当初他答应弹幕观众不偷偷看攻略,以保持靖王最真实的第一反应。


这个他的确做到了,即使他认出林殊的时间比系统设定的时间要提前很多,他也认认真真地按照靖王的设定装瞎。

但他并不知道网络上别人晒出的几个结局具体都是什么。

他只知道,有一个结局,是梅长苏死了。


这个结局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官方一定会设定一个BE结局让梅长苏死掉——于是Nick就非常记挂梅长苏的身体状况,希望他们能够躲开那个要死人的BE结局。


阿苏——也就是胡歌,一直告诉他:“放心好了殿下,我们正在happy ending的康庄大道上一路飞奔呢。”


“嗯,我相信你。”


happy ending是真的,一路飞奔也是真的——围观的弹幕痛心疾首——梅长苏啊梅长苏!你还敢说自己不是世界上最狡猾的人!

观众们默默看着他们耿直又对梅长苏毫不设防的靖王殿下——不,现在是太子殿下了——他听到了梅长苏的保证,终于放下心来。

那松口气的表情却让每个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今天的两个小时是异常沉闷的两个小时,唯独Nick的情绪非常高昂。

所有的人都知道结局了,唯独Nick还不知道。

群臣请命了,旧案重审了,冤魂终于得到了慰藉,林氏一族的宗祠也被恢复。

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备受鼓舞地对阿苏说:我们快赢了耶!


“好像该最后的大结局了!”Nick心情愉快地站在城楼上,冤案虽平而边境不稳,他打算领兵出征,被梅长苏拒绝了。


梅长苏拒绝他的理由非常OOC:“你技术那么菜,不要出去丢人了。”

飞流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卧槽!”闻此靖王也忍不住OOC了,“我最近操作大有长进!不信你让我先去试试!不行——不行你再出场呗……”


很好!弹幕们群情激愤:殿下千万不要怂——这个时候把梅长苏留在金陵可以收获一个四十而殁的结局!虽然是个BE但是一定要比你即将面对的那个HE靠谱得多!殿下!快开公屏看一眼我们的肺腑之言啊殿下!


可是不论是Nick还是靖王,都没有胡歌或者梅长苏来得老谋深算——Nick玩得游戏太少了,压根不懂这些游戏公司的套路。


“我还有冰续草。”梅长苏给萧景琰看他的装备栏,“你看,这个是可以治好火寒毒的,你放一百个心吧。”


Nick实在太过于信任这个游戏界的大神了,他想着大神都是笑到最后的人,怎么都不至于把自己给玩死——

就这么在一片肃穆萧杀的气氛中,萧景琰目送梅长苏——他的玩伴他的战友他最为看重的兄弟林殊,出征了。


青砖黛瓦 故景如旧

草木无情 不解凡忧

……


背景音乐一响起来,Nick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这BGM不对劲啊。”


“这是梅长苏的角色歌。这个时候唱很应景啊。”胡歌还在粉饰太平,“嗯,还挺好听的。就是调子有点忧伤……慢歌都这样。”


王凯没回应,他被那哀婉的曲调弄得浑身发起抖来:“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长苏的使命已经完成,景琰……保重。”


胡歌说完这句话,退出了VR。


房间里已经一片漆黑了,胡歌能看到一些王凯的轮廓,夏初,窗外升起了一轮满月。透过婆娑的树影探进书铺。这个时间并非是他事先计算好的,而一切都比他所设想的还要美好。

王凯还沉寂在VR带来的游戏幻境中,而胡歌只消看他抖动的嘴唇,就能知道他现在正看着什么——


天光渐白,画面一转,Nick 发现自己只身来到一座祠堂,他的神情有些困惑,他问了几声有人在吗,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苏先生去哪儿了?”Nick 嘀嘀咕咕,“我是不是打出什么隐藏结局啦??”


他笑嘻嘻地跑来跑去,问这是哪儿啊,怎么没人啊,空旷的祠堂只有猎猎风声,在他耳边低低呼啸。


直到他走进祠堂,直到他注意到那些牌位,直到他看到有一个崭新的牌位上还盖着一张白布,直到他用手掀开那方白布,直到他看清上面的名字。


获得结局:【赤焰千秋】


Nick懵了,傻了,他在空旷的祠堂,像一团散掉的棉花那样瘫坐下来,“阿苏……呜……阿苏……这是怎么了……阿苏……”

他一旦激动起来,就会忘记官方规定,又开始了那不伦不类的称谓,他吭哧吭哧克制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直播就此被切断了,有人不死心地还要再等等,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呼朋引伴说散了散了:等个毛!他们今晚要是还上线我站的CP才是真的BE了!!!


22


“阿苏……呜……阿苏……”

在王凯忍不住哭出来的时候,在旁边安静观察了半天的胡歌适时地帮他切断了VR连接。

直播间被关闭了。他用两只手将王凯的脸扳向自己,月光下他看到一双溢满了眼泪的湿润瞳孔。


“胡!胡歌……呜呜呜呜…………”王凯像是找到了目标,揪住对方的领子,泄愤般的捶了他几拳。


胡歌急忙把他搂进怀里,“我在呢我在呢”——他拍着对方的脊背温柔地说——“别怕,我没死,我还好好的……”


“呜呜呜呜…………”


王凯哭得更凶残了,大半是真伤心,小半是被气哭了。胡歌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一定是早就算计好了骗他的,骗得他太惨了,里里外外给他骗得怀疑人生——王凯被气得胡言乱语:“呜呜呜我恨你……阿苏……呜呜呜胡歌……呜呜……都说好的……本来呜呜呜……骗子……我的阿苏……”


他觉得自己快哭晕过去了,也许真的是要晕了,从小到大看了不少悲剧小说也没有这一轮真情实感的VR让他觉得感同身受。

他在一阵又一阵天旋地转的昏沉中无法保持理智——他抱紧了他身上那段横木——他的阿苏——好吧那其实是胡歌——但是都是一样的——


“我不想失去你……”他小声哽咽着,彻底地失去一个人,只能把他的音容笑貌刻在心底,这彻头彻尾的疼痛太真实也太残忍——


“你不会失去我的。”胡歌看着把两条胳膊都挂在自己脖子上哭得稀里哗啦的王凯,自己也忍不住红了眼眶落了泪,他突然体会到王凯为这个游戏投入的真情实感并不比自己少,他们都是傻瓜吧,明明是一场游戏,偏偏是两个较真的人。


“你永远都不会失去我的。”


也许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他还是吻上了那双颤抖着的唇。


【END】


评论(79)
热度(434)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