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囚徒—前奏(五)

15

胡歌的赛程结束。

观众们毫不意外地“喜迎梅长苏回归”。

其实他们的内心是呵呵的。

Nick对于满屏幕的欢迎胡歌回归祝贺胡歌拿到季赛冠军期待胡歌今年斩获大满贯视而不见。

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阿苏!正午有个新游戏特别好玩!我可以带你玩儿!”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嘚瑟自己的金条了。

胡歌忍笑着说别急别急,我们一个一个来,那款游戏还是个半成品,正式版出来了再玩也来得及。

Nick只好克制住自己想要炫富的心,接着跟他抱怨:“这个游戏我想跟你一起玩的,但我至今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只好先把弟弟捏了个梅长苏的脸。”

他的语气怨念极了。

胡歌就很“不解”地问他:“你为什么不把大哥捏成我的脸呢?”

(此刻公屏炸了:他说了我的?我的我的我的??那不就是本尊吗?!)

可惜Nick 这会儿做贼心虚,压根没去揣测他在说什么:“啊,那自然是因为……因为……”

自然是因为想占你便宜——Nick看到公屏上满满当当全是告状的弹幕:他是怎么诱导明家小少爷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喊他阿诚哥阿诚哥,又是怎么给小少爷施加了一堆拉丁文作业,又或者怎么故意怂恿大哥克扣小少爷的生活费再救世主一样出现在小少爷面前,听小少爷一脸感激涕零地对他说“阿诚哥对我最好了~”的。

老实讲,他就是一副要把靖王殿下那些年受得气统统找回来的架势——虽然多半是系统强制的,跟无辜的梅长苏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有句老话讲: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嘛。

梅长苏温柔地看着语塞的靖王,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好好好我懂了,殿下,咱们先玩游戏吧。”

靖王殿下感动地望着心胸宽广的谋士,压根不知道对方心里正想:无所谓,反正我会找回来的。


16

回来就开启了卫峥案。

靖王殿下将在神(xi)秘(tong)力(qiang)量(zhi)的作用下与梅长苏决裂。


“真的要决裂吗?”

Nick手握利剑欲言又止。

胡歌安慰他,这是剧情任务,你不用担心,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嘛——“咱们一定会通关的。”

“那好吧。”

靖王转身挥剑斩铃。

“殿下——”

梅长苏刚跪下来,就眼睁睁地看着靖王殿下跟鬼上身似的查看自己的钱袋。

“还好还好,”Nick 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债要自己还了。”

梅长苏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接下来的剧情演出很虐心,靖王对谋士根(xi)深(tong)蒂(qiang)固(zhi)的成见让两个人的误会更深了,靖王在大雪纷飞里固执地转身背对着梅长苏,Nick 叹了口气:“唉!他什么时候才能认出来那就是小殊啊。”

唉!——围观群众也在默默叹气:你还好意思说靖王。


卫铮案害得Nick 心情很是低落。

胡歌在结束直播后发现Nick其实并没有离线,只是关掉了直播间自己默默叹气,于是他就跟Nick语音聊天:“感觉你今天心情不好。”

“能好吗?”Nick 有气无力地说,“我不喜欢被人冤枉,也不喜欢冤枉别人。”

“哦……那只是个游……”

“苏先生!”

“………嗯?”

“那个……对不起,把你气吐血了。”

“……没事………”胡歌有点想笑:这个家伙有点儿太入戏了。


17

他沉默了,对面也沉默了。在非常寂静的沉默里,胡歌突然听到了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

“那是什么声音?”他很好奇,那声音有些耳熟,而他一时又想不起来。

“啊?什么啊……”

“就是,你那边的声音。”胡歌仔细地听,“哗啦哗啦的,有点儿像水声,但又不太像。”

“哦吼!你说这个啊。”Nick 笑了起来,“是翻书的声音啦,用手翻书……给你听啊。”

哗啦啦啦啦啦——————

像唱歌儿一样,十分欢快的声音,不一会那声音又变了,轻轻的沙沙声,再不一会儿,又变成了秋风扫过落叶的婆娑之声……那些声音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律,相似却各有不同。


“这些都是书的声音。”Nick 颇为得意地告诉他。


胡歌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觉得那声音熟悉了,很小的时候他住在老屋,家里有一些几十年前流行的纸质书,他翻动那些书籍就会发出这样的动静。后来他当然也看书,出于环境保护的考虑如今的人们并不提倡纸质书,高度发达的实感科技也可以让他们阅读各种古往今来的书籍,就像是亲眼所见那样。

纸质书并没有被禁止出版,只是受森林法的限制和人们观念的变化,现如今每年出版的纸质书远远低于世纪初的平均水平。占有纸质书逐渐成为了纸质书爱好者的收藏行为而不是一种阅读方式——胡歌的日常爱好之一就是读书——读书,但不是翻书。

所以他也就很久没有听到那些翻书的动静了。


他问Nick :“你到底在哪儿?”

“我?我在亚洲纸籍保护城啊。”Nick完全没有听出来胡歌语气中的激动,“亚洲最大的纸质书籍保护与贸易城邦,我就在这儿出生的,盒盒盒盒盒盒…………”

胡歌心猛然跳漏了一拍,Nick说的那个地方他也算是是久仰大名。

一座名副其实的书城。


胡歌推开窗户,电子竞技城是个不夜城,各式各样的悬浮灯拖曳着华美的流苏在空中竞速,速度时快时慢,像一道道流星与闪电,配合着这座城永远喧嚣的节日气氛,照得整个城市都陷进一片幻彩斑斓的瑰丽梦境里。这里很美,是全球最炫目的城邦之一,而胡歌老早便感受到一种内在的抗拒:这里并不是他心之所向。


胡歌从摄影作品里见到过Nick 所在的城池的样子:清丽的山水间一座灰白的城池像鸟儿的羽翼般轻盈地层层叠叠向天空延伸,却丝毫没有夺去那片山水的灵秀与隽永。

那里夜间十点后就禁止高亮度的照明设备和一切喧嚣的笙歌曼舞,唯有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从暗夜的茂林间升起,就像生活在丛林里的萤火虫,缥缈又温柔。

那里就仿佛是一个化外之境,虽然它与外界联网,但城邦自有繁杂的限制与禁令,譬如每个能看到圆月的夜晚城中就会断绝一切公共照明,谓之曰“冥思夜”,又譬如城中禁止私人飞行器与连锁商业的入驻……在那里生活的人有着诸多不便,而决心去那儿的人往往再也不回来。


胡歌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可他就是积蓄着满眼的泪水,他的眼前浮现出那座水墨画般灰白的城,他的眼泪从脸颊滚滚而下,仿佛落在了那城涌漾的烟波间。

“我想去看看。”胡歌趴在窗棱边,他甚至觉得从这里纵身一跳,就能落在他所向往的那座城中,“拜托你了,让我看看吧——”

“哈?”胡歌突兀的要求与迫切的语气把Nick吓了一跳,“看、看啥?”

看城,看你。


18


胡歌无法忘记他第一次去王凯的家的情境,或者说,那是一个家与书铺的结合体——他推开门,风铃响了,鼻间一阵木莲的清朴,目之所及全都是书,有他看过的,更多的是他没看过的,在他眼前一路蔓延。


在书店的一角有个低矮的沙发,里面偎着一个慵懒的年轻人,半搂半盖着一条质感柔软的薄毯在午后三点的和煦暖阳里打瞌睡,额头沁出了汗还不转醒。有一只同样慵懒的猫在他大腿上抻爪子,而他脚边一只不怎么称职的牧羊犬正把脑袋搁在自己的爪子上,抬起眼来看着那眼含热泪的不速之客。


那一瞬间,胡歌的确觉得自己是被上帝关照的——上帝一定是极度关照他,才会为他准备这样的秘密花园。


TBC

评论(51)
热度(370)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