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凯】囚徒—前奏(四)

11

当梅长苏大获全胜并把靖王殿下成功护送回营后,两个小时的直播也快结束了。

今晚的靖王殿下也是懵逼的,Nick一晚上几乎都瞪圆了眼睛看着残血的梅长苏来回冲杀。

残血。

冲杀。

浪的飞起。

靖王殿下觉得非常神奇,忍不住感叹:哇,他还没死诶,哇,他居然还没死,我去,这都不死,啊,他怎么还没死啊,啊,怎么老不死啊。

列战英默默围观,萧景琰疯狂掉钱。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群众们才发现原来靖王的小金库是可以呈负数增长的——即是说,居然可以透支耶!


为甚可以透支呢——因为有人替他还钱。

谁替他还钱呢——答案显而易见。


“夭寿啦原来靖王殿下是可以被包养的!!!”

一些资深玩家急忙去研究游戏的金钱系统设置,他们很快发现这个钱也不是想还就还的,必须满足以下条件,谋士的任务栏中才会加入替靖王殿下清账的选项。


默契度>90

金币数>10000000

两人连续上线天数>30

在此期间不能吵架/打架


其实前面三条也就算了,最后一条真是让很多谋士玩家恨得牙痒痒。

毕竟不少玩家追求游戏进度,每日游戏时长远超Nick,而且放弃了很多不重要的副本任务,于是他们往往不到十天就突入到了卫峥案的章节——

喜闻乐见,系统强制的吵架。


就这么错过了包养一只靖王的机会。

——所以说这个一边抱怨游戏进度太慢一边不温不火打副本攒钱的梅长苏到底什么来头啊!


12

Nick本来以为懵逼也就到此结束,谁知道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比方说他跟残血谋士一起回到营帐后,对方抹掉嘴角血沫灌下一碗药汤后精神焕发地对他说:“殿下,苏某接下来要请十天的假。”

Nick说可以啊没问题你忙去吧我就在北燕接着打副本好了十天后见。


他没看到公屏有人在提胡歌接下来一周的赛程。


“不过殿下今天可以陪我打一个结局出来的。”

“啊?什么结局?”靖王殿下还没从刚才的懵逼中回过神儿来又陷入新一轮懵逼,他一脸惊悚地问,“难道是战死沙场的BE结局?”

谋士微微一笑:“并不是,是一个HE结局。”


公屏开始有人嚎叫不会是我想的那个结局吧卧槽老梅你的钱已经攒够了吗!!!


只见梅长苏骑上靖王的马——默契度够高的话靖王殿下的马就不会把他甩下来——对靖王伸出手说:“景琰,跟我走吧。”

然后靖王殿下就上马了。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将士们,他们正迅速地集结成方阵,举起手上的兵刃欢呼起来,那个素来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的AI居然朝他挥了挥手,还强忍泪水。

“什么情况。”靖王殿下一脸懵逼,“为什么他们要欢呼。”


飞沙走石,朔风凄惶,夕阳西下,两人一马。

空旷悠扬的背景音乐响起,喜获结局:【大漠天涯】


这下公屏真的炸了:私奔了,666。我就知道这个谋士不安好心。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这里就打出私奔结局顺便一说画面真心美。


Nick在看完了震撼唯美的CG画面后不淡定了:“啊?啊?!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跑了??”


“在好感度>90,梅长苏的金币数量>99999999的时候可以解锁这个结局的。”某人耐心地给靖王殿下解释,“算是一个小彩蛋吧。”

他还一本正经地表白:“我热衷收集各种隐藏结局,强迫症那种。”


靖王殿下还是比较清醒的:“但我们的主线任务不是要复仇吗?难道不能复仇之后再解锁这个结局吗?”


“你说的是正统玩法的最终结局之一。”某人继续一脸平静,“可我等不及了。”


13

梅长苏请假后的第二天果然没上线了。

Nick在北燕接着打了两天副本后,觉得实在无聊,于是他干脆把这个琅琊榜扔到一边,去玩一些更——更无聊的塔防游戏。

公屏一片哀嚎,因为Nick玩塔防游戏也不说话了,只会傻笑。

一晚上都快被盒盒盒盒盒盒洗脑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收到了一份来自正午的礼物。

“随信中说感谢我对琅琊榜这款游戏的用心直播……为表谢意,奉上正午游戏团队的新作……目前还在测试阶段……唔唔,就是说我现在可以抢先玩到一个demo版的,谢谢正午游戏团队,最近阿苏也不在,那我们先试玩这个好了!”


他就加载了这个完全陌生的游戏——

《伪装者之家族史》


“因为是试玩版本……我可以选大哥,大姐,二哥……或者三弟。”

大姐肯定是不在他考虑范围,于是在游戏设定不明也没有攻略可以参考的阶段,Nick十分折衷主义地选择了二哥明诚。


“年代背景是民国时期上海滩……明家很有钱……有钱?”

Nick一下子激动起来:“我终于摆脱了贫穷的命运啊!”

结果试玩两天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摆脱贫穷的命运,明家是很有钱,明家的钱主要掌握在大姐手中。

“早知道选大姐了。”——Nick一脸悔不当初。


《家族史》只是一个试玩版本,交代了游戏中一家人的身世背景,Nick很快发现自己和三弟都是捡来的。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立即想到了自己在上一个游戏中的不受宠设定,心理阴影颇重的他开始阴谋论,“完了我觉得这又是一个夺嫡游戏。”


是的,因为主线剧情暂时不能解锁,他以为这是一个争夺家产的游戏——每个人都是伪装者。


万幸这个游戏对他十分友好,没有系统强制的贫穷,而且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喜:在demo版本中攒下的钱,正式版本里使用同一角色是可以继承的。


Nick看到这个提示立即满含热泪:“我要开始攒钱了!”

他真是穷怕了。


游戏的第五天,Nick把对食物的热情转嫁到攒钱上,他像一只仓鼠囤积食物那样不断地囤积金条,是的,金条,因为他对纸币非常没有安全感,但凡攒够了一定数额他就要去银行兑换成可以保值的金条。


Nick还无师自通地解锁了多项坑钱杀熟的技能,单位里从领导到下级他一个也没放过地柞了一遍油水,特别是那个梁仲春,因为“格外好坑”,每次Nick看到他一瘸一拐走过来都忍不住露出狡猾狡猾滴微笑,就好像看到了一个行走的保险柜。


“夭寿啦你再也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吃货殿下惹!”——公屏一片哀嚎。


也在默默围观的老侯抽完一根烟,决定修改正式版中明诚的人设,他对主创提出自己的新要求:“腹黑一点,加入财迷设定。”

“不要一身正气了吗?”

“一身正气的财迷。”


14

胡歌毫无悬念的打入决赛那天,Nick的公屏是有些骚动的。

似乎有不少人已经认定了这个梅长苏就是胡歌本尊。

今天的Nick在攒钱之余试图给弟弟捏脸——这个游戏中默认的三弟是一个熊孩子,热爱卖萌与撒娇,即使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Nick,也常常会忍不住为他破财。

明诚一息尚存的靖王之心默默安慰自己:“就当是给苏先生还钱了。”(虽然压根就不是同一个游戏)


大概是琅琊榜中经常被那个阴险狡猾的谋士套牢,为了占点便宜,Nick就把三弟捏成了阿苏的样子。

然后看着三弟抿着嘴朝他眨巴眨巴眼睛。

他忒得意地捏住对方的下巴欺负:“叫阿诚哥。”

“阿诚哥~”

“盒盒盒盒盒盒——”明诚笑得仿佛大仇得报。


“胡歌今天决赛,这会儿马上开始了,你不看看吗?”——公屏突然有人这么问。

“唉!你们总说胡歌是阿苏,这不是搞笑嘛!”今天Nick心情还挺好,主动聊起了胡歌的话题——他留意这些弹幕挺久了,“都跟你们讲了不是不是,胡歌哪有那么闲天天跟我打游戏……”

“他现在就在比赛现场啊,你发送一个语音邀请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阿苏现在搞不好已经睡着了,随便发语音邀请很不礼貌的。”

“Nick你试试嘛……还是说你害怕他就是胡歌啊。”


胡歌胡歌胡歌你们有完没完……大概是被公屏刷屏刷到烦了,Nick觉得发个邀请堵住这些家伙的嘴比较清净,于是他发送了语音邀请。

对方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听。


“嗯……真没接,”Nick一脸平静,“好吧,鉴于谁也说服不了谁,你们的脑洞我先不反驳了。”

这算个巧合,但当真就太脑残了——他这么想着就结束了今天的直播。


而他压根不知道那天晚上他的评论区都炸了。

毕竟同一时段的胡歌突然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后就露出了神秘莫测的微笑。


TBC

评论(45)
热度(336)

© 糖姜 | Powered by LOFTER